刘德华 或许变的是时代不是华仔

文 | 杨丽玲

这是我第三度到香港看他的演唱会。
《My Love Andy Lau刘德华 世界巡回演唱会 2018》,那一夜,我脑海里萦绕不去的是:假如我是香港人,会有什么感觉?

1. 《忘情水》(
2.《预谋》(
3. 《中国人》(
4. 《笨小孩》(
5. 《谢谢你的爱》(
6.《独自去偷欢》 (
7. 《如果有一天》(
8.《假装》(
9. 《冰雨》(
10.《爱你一万年》(
11.《暗里着迷》 (
12.《练习》 (
13.《十七岁》(
14 《你是我的梦》(
15. 《男人哭吧不是罪》(
16. 《你是我的女人》(
17. 《My Love》(
18.《心只有你》(
19. 《今天》(
20. 《我恨我痴心》()+《忘情水》()+《再吻我吧》()+《无间道》()+《不需要爱情》()+《沒有人可以像你》()+《爱不完》(
21. 《情深的一句》(
22.《 一起走过的日子》(
23. 《如果我有事》(
24. 《仍唱我的歌》(
25. 《真永远》(

在香港演唱会上有那么多的华语歌曲,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纵使已知他的演唱会曲目,但当坐在红馆里,一首接着一首听,感受原来,是不一样的。虽然华语歌不到一半,不过以香港歌手在香港开的演唱会而言,应该已经算很多了。

而且先入为主,造成偏颇的主观意识,开场不久后那段超过9分钟的加长版《中国人》以及我周遭围绕的大陆观众,所制造的冲击实在太巨大。

他穿着一袭白色中式长袍唐装,打大鼓,营造浓浓中国味,我无感,甚至有几分不知如何自处。即使紧接着唱的是我喜欢的《笨小孩》,也尚未能回过神来。

或许是我的错。是我对已经无可避免改变了的香港社会景况,心中早不知不觉藏有怨忿,加上网络上不时接触网民恶言毒语,当下不快的感觉发酵放大。

时代巨轮不断向前,《中国人》这首歌的大格局是合时宜的,选作重点表演项目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毕竟华仔在香港回归前,已偏爱中国风。若现在的观感不同,便是你我人心变异。

香港人应该和我一样,期待听到南音《神雕大侠》多于《中国人》吧。

那一晚演唱会观众席上原来还坐着“姑姑”陈玉莲。隔日中午在茶餐厅边吃烧鹅脾饭竟然看到电视正重播《神雕侠侣》,情节演到了杨过和小龙女助郭靖死守襄阳城,杨过因为郭靖一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而放下家仇。现在看,格外让人感慨。

金庸眼中把《神雕侠侣》的杨过,演得最贴近原著精神的,是刘德华。我10岁那年看杨过,华仔自此成为人生第一个不可动摇的偶像。

刘德华,是集体回忆。
8年前在香港看他的演唱会,最感动的是感受到无论男女老幼姨妈姑姐都对他宛如亲人一般的关爱。

记得有一回和华仔谈起他是属于我们的集体回忆,“我也没想到很多人的生命里有我的脚印出现,希望给大家记得我的是:一个好人。”他说。

唉。
我一直希望,香港人爱他如故。

我看电影看演唱会本来就容易被撩动情绪,大多时候是因为感动,这回却是五味杂陈,有温暖有失落有动容有唏嘘有想分享的感受也有不想面对的现状,我无法确切形容当下的复杂感受。

华仔选唱的华语歌,我不厌恶,甚至每首都会唱。但置身香港红馆听《独自去偷欢》的亲切感,毕竟和《爱你一万年》大不相同。

远到香港红馆看演唱会,本来就是为了听广东歌的。而我也认定他唱广东歌的味道、投注的情感,和听起来老派的华语歌始终不太一样。我常说我喜欢他第一张广东专辑《只知道此刻爱你》,旁人当玩笑话,我其实认真得很。

红馆里,要辨识哪一些是香港人哪一些是大陆人太容易。

香港人会随着广东歌高声唱和、会听到华仔说话后大笑边加几句街坊抵死评论,就像坐在我右边的两个港男,还有右边上一排中间的男女也有如此举动。
而坐在我左边隔着楼梯的夫妻还有我上面一排的男人很多时候无动于衷,没什么表情,华仔说什么,从头到尾好像都没听懂,唯有在华语歌曲唱起时才突然出现激烈反应。

有些东西,先天注定难以和谐交融为一体。

就像Cantopop和华语歌曲本来就风格迥异,交错呈现无论如何都难凑成一个完美。

尴尬,我只能如此形容我身处的空气氛围。在我坐的那一区,似乎也只有我是无时无刻都在挥动荧光表唱和尖叫自high的。坐在和我相反方向的友人幸运得多,她说她周围都是comments很好笑的香港观众。

比预料中地唱了很多华语歌曲是否明智?我有些怀疑。
做人做事很多时候,纵使出自真心即使问心无愧,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满足得了所有人。
前阵子因为人工岛事件而引起争议,我原以为演唱会是他挽回港人的心且全身而退的最好时机。就算不以香港全民K歌的《一起走过的日子》作开始,也该重点凸显他一路走来心路历程的《十七岁》,提醒着港人他还是40年来娱乐大众为香港付出、属于香港的那个华仔。

当他一个人在台上开始高唱《十七岁》,前奏响起,场馆内的气氛是暖暖的。红馆顶上灯光一点一滴映照出,女儿刘向蕙画的温馨全家福。

音乐确实能唤起回忆,尤其这次他唱了很多年代久远的歌。

发布《你是我的女人》时,我见证他和Kenny G在香港半岛酒店开记者会。那些年,出专辑是大事,甚至请得起媒体食宿全包入住半岛。听到《冰雨》,我想起了当上记者后第一次出国访问兼撰写封面就是为了这张专辑。那时候的艺人与媒体,还有一丝信任存在还是可能适度开诚布公无所不谈的。

Encore 之后的那一串广东(plus少数华语)组曲,对我来说才是正场,我看得忘我high疯顾不了四周陌生人的眼光。《我恨我痴心》+《忘情水》+《再吻我吧》+《无间道》+《不需要爱情》+《沒有人可以像你》+《爱不完》……Andy go Andy go go!嗯,《无间道》怎能只唱副歌,意犹未尽呀。

不需要嘉宾也还好没有,两个Andy Lau和华Dee大头娃娃在演唱《无间道》时出场,锦上添花凑热闹即可。

华仔,听到了每当你唱广东歌时全馆齐声唱和吗。

还有这么多歌没唱,他却选了《如果我有事》,在舞台中央静静坐着唱,很有feel。这是我非常喜欢的歌也非常喜欢的电影,郑秀文和他加杜琪峰的配搭,至今还是港片无可替代的。

雨或晴靠着我 暗或明接受我 纵是碰著了风波
感激得你不放低我 更维护我
陌路同途 但仍唱我的歌
如火般的眼光温暖我
继续燃亮我 回头再讲一声 再共同渡过

他是应该用《仍唱我的歌 》作为结束而非《真永远》的。

华仔,依旧是熟悉的那个样子。
舞台上仍然会露出调皮表情,也会说些有时撩粉有时诚恳有时自嘲的话。很他。
年过半百大病初愈,扎扎跳满场飞,还是那个为了让“山顶”的观众看得清楚而把自己吊得高高地四面台轮流转唱着歌的华仔。

不卖力就不是刘德华。

怎可能不为所动。

时代会变,世界会变,香港已变。
一场演唱会,不过稍稍透露了现实。

脑海里浮现演唱会前一天在深水埗旧黑胶唱片行里发生的那件事。
我原本兴致勃勃在一堆唱片里埋头挖宝,后来有位从苏杭前来的女顾客上门,一进来即对老板说,“把所有的张国荣和刘德华唱片拿出来,都给我。你有什么冷门卖不出去的唱片,我也要了!”咦,买唱片原来还可以有这样的操作,我以为只有名牌店才会出现“给我每种颜色来一件都包下来”的情况。本来忙着计算钱包里的现金够不够买下手上不舍得放下的阿Sam、阿Lam加安全地带唱片的我,不免自惭形秽。
老板把张国荣的唱片试播了一遍,女生却似浑然不知,好像没听过哥哥的歌一样;又或者,她太忙于发表意见,“你们一定很爱张国荣咯……刘德华,你们前阵子是不是讨厌他了……我看他的演唱会,一个人唱3小时,在我们那儿的艺人不可能这样。你是怎样看他的?”
“呃,他是非常努力的。”老板口操不算标准但表达还算清晰的华语,回应。女生又说了一遍:“刘德华没有什么唱片吗?你有什么我就要什么!”
老板上一分钟还正侃侃而谈自己执着不变的旧情怀。
但情怀是可以贩卖的,纵使买方压根儿不理解根本并非知音人。我们就是活在这样的时代。

我放下了手上的唱片,悄悄退出唱片店。又一次想起了以前年年都去香港的自己为什么已有5年都不曾踏上这片我喜欢到看夜景也莫名感动的土地。

有些现实,我无所适从,不忍更不想面对。而我更不想自己活得愤怒沦为那些藏在暗处为了宣泄而肆意践踏他人的卑劣网民。

演唱会结束后,通常看完show会high翻的的我,却沉默了,恍神得连八通卡掉了也浑然不知。
不太想说话,大抵因不知该从何说起。

沉淀几日后,传简信给同场看演唱会的友人。她纯粹得多,不像我对香港怀有情意结,纠结着一大堆无谓的情绪。虽然她也说不喜欢开场的曲目安排,虽然她也以为会听到更多的广东歌。

觉得怎样?
“It was good to see him being happy and healthy.” 她这么回应。

是吧。华仔去年堕马受重伤确实给了大家很大的震撼。原来我们以为一直都会存在的那个人,某一日可能突然就这样失去。
我想起陈百强、张国荣、梅艳芳……那些属于香港属于美好属于集体却再也挽不回的记忆。
有些事有些人,或许等你再回过头看时已成遗憾,追悔也无用。

现在的华仔,快乐又健康,也就够了。

“我是一定不会有事的。”重要的事,说三遍。他说会为了在演唱会现场的每一个人,也为了曾经喜欢他的人——不再做危险的事,不会让自己有事。

“曾经喜欢”?他意有所指。我不禁黯然。

演唱会来到第14场,他唱到《如果有一天》时,嗓子哑了,唱不下去,表演腰斩。
他,哭了。以他的性格,应该会比谁都自责、更生气、更痛苦。

粉丝心疼谅解,网民幸灾乐祸极尽恶毒地诅咒。

想想,他也只不过表述了一次自己对一件事的立场。

容不下不同声音的社会,是假民主真霸道,何其独裁。是我错怪了演艺圈中人个个懒理世事每每置身事外只愿风花雪月赚赚钱炒炒菜穿穿潮牌跑跑马拉松,大家的确都该懒理世事每每置身事外只愿风花雪月赚赚钱炒炒菜穿穿潮牌跑跑马拉松。

如今我五十七看从前 沙哑了声线
回忆我冀望那掌声都依然到今天
那首潮水 忘情水 不再经典
仍长埋你的心中从未变

他在演唱会上唱《十七岁》时改了歌词,2004年时他唱的是四十岁。不知不觉他已唱到了五十七。

经典不经典,声线沙哑不沙哑,舞蹈跳不跳得起劲,show震撼不震撼,到如今其实都已没关系。
掌声依然会在。
会记得的人不会忘记。

所以,他也无需太为难自己了。

那一夜演唱会,我最感动的,是当他坐在舞台中央唱歌,简简单单那一幕。

自在就好。他常这么说。
自在就好。
健康就好。
大家一样。

帽子、T恤、外套、毛巾、领巾,设计简单,我相信是为了符合粉丝年龄层。我最喜欢的,是一套两款的项链和手链。
演唱会官方商品,不想到红馆外摊位人挤人,也可以先到尖沙咀的海港城的限定展览处买入。顺便,看看两座巨型华仔塑像。

Photo source(部分): My Love Andy Lau World Tour Facebook

Published: 29/12/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