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Avengers: Infinity War》因为是英雄所以不可逆转的命运

文 | 杨丽玲

不,绝不会是你以为的。

这就是我喜欢《Infinity War》的原因。

不要再揣测哪位超能英雄会从此挥别。假如你压抑得住好奇心没有预先上网查看情节,假如没有看过的人不识趣地炫耀式剧透,你看到这一部复仇者联盟故事如此完结应该会目瞪口呆。

我当然没预料到,自己流泪的次数比看《现在,很想见你》时更多。

是的,没有比看《Infinity War》更让人心碎的了。开场前15分钟,我也讶异自己竟然已哭了。

没关系,Mark Ruffalo也说他看戏时哭了3回。

超能英雄片,旨在娱乐大众,本来万变不离其宗。

就算是《Black Panther》把非洲裔文化拍得神采飞扬,方程式也没太大变化。一开始一定是英雄意气风发,然后遇强敌受重挫,再成长为拯救全世界的真正强者。钢铁人、奇异博士、蜘蛛侠等皆是如此,每位英雄的机遇,都一样励志,毕竟世人最爱相信天之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终究有好结局等着正义之士。

但这一部,真的有点不一样。

有人认为《Infinity War》一举粉碎Marvel十年来的英雄信念,我反倒觉得这是英雄之所以为英雄的最高境界。

如此设定,显露出Marvel财大气粗/艺高人胆大的勇气。

不怕你罢看或不爽,想怎样就怎样,只此一家就是可以任性。

不过首先,这部戏讲的故事,是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大家都看过Marvel电影,了解每一位英雄的背景、性格与天赋、弱点。

Marvel的狂傲自信,近似Tony Stark。

但不要不服气。

因为这不仅是一部电影。Marvel已建构了一整个宇宙,世界围着它转,是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是梦想得以存在的逃避空间。

问问自己,你身边有没有人从未看到Marvel电影?我没有。19部,总一两部是你看过的,否则日日要应酬不相干的人哪来那么多话题?近年的DC电影只能用来笑没啥可讲的,从这点看来,Marvel的确功德无量,我就算厌恶Disney垄断市场改变游戏规则也不得不被降服。

好莱坞影史上最重要的一部电影,足以瘫痪好莱坞一整年的演员陈容,人气最高不是X战警也和DC没关系的明星几乎网罗其中,对,接下来的《Captain Marvel》卡士还有Brie Larson和Jude Law。

目不暇给是肯定的,2小时30分钟分给包括反派超过25位明星,人物众多,个人平均篇幅实在不足。不仅黑寡妇和黑豹殿下的对白寥寥无几,连美国队长的作用也像是为了出来打那几场架而已。

导演Russo兄弟已事先声明,绝不自我重复,所以上回复仇者联盟在机场对决大战的场面不会再上演。全体明星同场是不可能的事。人多势众, 太空地球打得难解难分,兵分几路也合情合理。

没关系,Wakanda背水一战,壮烈震撼如《魔戒》。

钢铁人和奇异博士被配对一起针锋相对互不退让,英美神探福尔摩斯的毒舌魅力谁比较强,看完我也给不了你正确解答。同是刁钻自我狂妄的Robert Downey Jr.和Benedict Cumberbatch气场对决迸出火花,观众乐见其成一定觉得满足。

钢铁人是我的最爱,从10年前的第一集直到现在,比对恋人还至死不渝。10年Marvel电影,根本是Stark个人救赎成长史。我不知道是不是RDJ的戏太好,每集我都逐步看到钢铁人个性的深化与变化,轻而易举感受他的复杂内心世界。

很少有演员站在RDJ身边,不失色,Cumberbatch果然是那个例外。奇异博士最后绝招,我无厘头想起了粤语残片某一招,和他在奇异博士电影里最后挑战Dormammu那一段同样让我叫绝。

 

钢铁人或许稍胜奇异博士一筹的是,身边有个流行文化狂粉蜘蛛侠像膏药一样誓死追随当side-kick。Tom Holland的新蜘蛛侠铁甲战袍,有点酷。最酷的是穿梭在众神人之间游刃有余,绿巨人制造笑料总显得尴尬,这个死仔的呆萌趣味倒是浑然天成。这回上太空遇星爵,也算是系列电影里第一次有了志同道合的英雄知音。

不过我更希望星爵和雷神索尔有更多对手戏。两个Chris,点到即止碰面,我意犹未尽啊。

我不喜欢《Thor》里那个搞笑的雷神,但这一集的他,我觉得太有阳刚魅力。希腊史诗式英雄回归,才符合他的气魄。一无所有天煞孤星,没有沉溺在悲情之中,他是神,岂容亵渎。Chris Hemsworth是典型laid-back澳洲男,私下爱开玩笑,我却还是觉得不苟言笑比较适合他。

这回就连Tom Hiddleston,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他和Taylor Swift庸俗烦人的娱乐圈绯闻,又一次原谅/再一次爱上Loki。

银河护卫队那堆本来唯利是图的边缘怪咖,最没有作为的竟然是星爵,我就算偏心Chris Pratt也得承认他的美式幽默在复仇者联盟当中总有几分格格不入。无所谓啦,就像校友聚会,有同班好友也有同级陌生人,搞清楚了大家是混哪里的,默契慢慢培养就好咯,反正世上无论如何总有任凭你多努力也还是无法融入的圈子。

Zoe Saldana最有故事所以也最有发挥,陷入血海深仇与养育之恩的天人交战爱恨交缠,一心慷慨就义悲壮得很,身边的男人们都黯然失色。

Vin Diesel的Groot已长成沉溺在自己世界里的冷淡叛逆少年,Bradley Cooper的浣熊Rocket和雷神有bromance,这些控制不了情绪的家伙,凑在一起还是挺可爱的。

另一边厢,美国队长率众回归,找上黑豹联手……紧要关头超能英雄逐一登场救援,我时时忍不住鼓掌惊呼。

好吧,既然《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是他的故事,这次美国队长不是戏份最多的也不算委屈,我只是可惜了与他出生入死的Scarlett Johansson,金色短发造型酷极美极,我都来不及好好欣赏。而且怎么黑寡妇重遇班纳,就只有几秒的暧昧情绪飘荡空中?不过看她和酷爆的女战士Danai Gurira并肩作战,我不是女权主义倡导者也觉得那一刻热血沸腾。

幻视和绯红女巫负责文艺,罗密欧与茱丽叶式苦恋继续排除万难情意绵绵,Paul Bettany难得以真面目示人,和Elizabeth Olsen生死相许的动人爱情可歌可泣是想当然的。

意外的是,唯一见过所有复仇者联盟的,似乎是班纳/绿巨人,想来上次内讧置身事外的他,整合起众人势力,丝毫没有自尊放不下的挣扎,只不过我还是有点不习惯以往时常摆出忧郁状的Ruffalo得肩负起搞笑重任。

对了,是粉丝就不会不知道复仇者联盟上回因为理念冲突,打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今集面临宇宙生死存亡,恩怨情仇火速烟消云散。

都说了,共患难永远比同富贵容易得多。英雄不易当,你看Don Cheadle的战争机器上次被搞得残废,这次见到罪魁祸首们也芥蒂全无大气联手抗敌。

做英雄的,都要认清真相,这是极限职业。尽享崇拜荣耀之际,生死,与人无尤。

我终于明白了导演所说的,这10年的19部电影就是为了成就一个宇宙无敌大反派Thanos灭霸。讲了这么久这么多人的故事,似乎真的是为了这一集的铺排。以Josh Brolin为原型CGI打造出来的灭霸,是灵魂人物,电影根本是他一步步掌控天下的传奇历程。

爆米花电影,概念必须简单,最忌讳有看没有懂,还好《Infinity War》的基本概念浅显易懂。

讲灭霸像你打电玩或你妈超市集印花一样,找寻6个无限宝石——橙色的灵魂宝石(Soul Stone)、绿色的时间宝石(Time Stone)、蓝色的空间宝石(Space Stone)、黄色的思想宝石(Mind Stone)、红色的现实宝石(Reality Stone)、紫色的力量宝石(Power Stone),把控制力量、时间、空间、灵魂、现实和思想的宝石镶在无限手套上,就能成为的全能宇宙主宰者 。

大部分Marvel电影反派的形象都单薄无趣,大只佬灭霸有超越,他有人性有感情会伤心痛苦。对于自己的信念,无论内心多煎熬也要继续,形象伟大得我差一点儿都忘了他是奸的。

没提及漫画书里对死亡女神对迷恋,电影里的灭霸的动机单纯,要让每个星球存活下来。这是知识的诅咒,他对Stark说。看得太清楚,知道得太多,是痛苦的。Stark也曾假设某日世界不再需要复仇者联盟的美好境界。

每个时代必会出现像希特勒那样的狂人,兴致勃勃实现自己以为的理想国度。宇宙的资源是有限的,灭霸想达致完美的平衡状态,立意执行无偏差灭族。这理论,乍听之下你也不知该如何反驳。有违的是虚无缥缈的道德观,但对与错,如何判定。

低气压结局待延续,得不到closure的人必然感到不满甚至愤怒。一般情况下,我必定反感 。但我少有地,觉得若就此完结,也不错。

当然,作为迎合普罗大众的娱乐大制作,本不该如此让人沮丧。

《Civil War》里,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超能英雄们,争论着自己是否该受到制约监控 。

这一次却讽刺般用现实狠狠点出现实。

以为无所不能但联手打到飞起也不见得战无不胜,有时无论多努力也是徒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未必力量够大。

英雄与平民,同样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众超能英雄在一个大反派以及他手上那几粒宝石跟前,何其脆弱。

我怀疑《Infinity War》想讲的,也是牺牲。

不让任何一人牺牲,这是美国队长一直强调的,甚至冷酷如奇异博士在面对两难困局时也难免有妇人之仁。

但如果一个人的牺牲真的可以换来整个宇宙的和平、拯救半个地球的生物……

电影不断让人物陷入没有退路的绝境,逼着他们决定。而英雄与反派,终究各自作出选择。然后,完成了,各自命运。

超能英雄,有必须贯彻的品格。

好人做好事,坏人干坏事,是注定。英雄和反派的所谓选择,其实从来没有选择。

 

 

Published: 27/04/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