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你成为20年前想成为的大人了吗

文 | 杨丽玲


台北大安森林公园,3月29日,免付费演唱会,网络上直播。

我心存感激,可以在同一时间跨越空间阻隔和台湾人一起参与他们回到起点的演唱会。

没有荧光棒,有的是星星、风和树。
五月天一直强调,这是一场很普通的演唱会,属于5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伙。

普通就好。或者,普通最好。全员到齐简简单单唱歌玩音乐,有他们五个人就够了。有一句没一句的无聊玩笑,才是五月天。温暖励志的话不用多说,歌曲里已心领神会。

20年前的五月天没有想过今天这番光景吧。

怪兽说当时的他们只要有地方表演已感激。石头忆起以前念的高中就在附近,第一次失恋喝酒就在眼前的大树下。玛莎笑谈当年没钱吃炸鸡猛吃胡椒盐,冠佑爱拿店里的吸油面纸擦眼镜。阿信为了隔天的演出彻夜在公园看守器材,只有空无一人的舞台和数不清的蚊子陪伴着他。

噢,第一代鼓手钱佑达也来了。哈,五月天的鼓手都是戴眼镜的文人型款,大伙儿聊起高中时穿过公园搭公车去士林吃火锅。

哗众取宠的时代,很多演唱会的声光视效愈来愈炫目。却觉得感动少了,我不希望是因为自己麻木了。无懈可击的完美与计算,我不太有感觉。我不过想在同一个空间里,感受我喜欢的歌里的真心。

过去的一定最好,因为记忆会美化一切。

但五月天不可能停留在以前和四分卫、脱拉库等一起打拼的年代,乐坛的时代来了又走了,最初唯一期盼只是有唱片公司愿意为他们发一张专辑的五月天还在而且活得很不错。

一天就好了。

回到20年前,请来四分卫、脱拉库、陈绮贞,沉溺最初情怀。

我一直以从他们第一张专辑第一次来新就已为他们喝采鼓掌为傲。

老五迷应该都能明白这种感觉。看吧看吧,这5个家伙很棒很厉害吧,我早就知道了!掩不住的沾沾自喜,当然不过是无聊的自我满足。但新加坡是在台湾之后啊,在香港之前,在中国之前,在日本之前,在很多很多人爱上五月天之前,已和五月天两心知。孙燕姿、蔡健雅等都得从外地红回来的岛国,难得有眼光这么一次。

20年,五月天奋斗成了天团。

老五迷偶尔也会慨叹,五月天变了,过度商业化了,创作力减退了……是啊,我有时也会埋怨。

但我真能确定,自己还和20年前一模一样吗?
就算表面上看不到,脸上一定多了粉底遮得到但自己可以数得很清楚的细纹,肚子上肌肉摸起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紧绷如昔,创作的欲望、叛逆的热血还在却不时有无法自我超越的焦躁与怯弱。

大家都以为自己没变,希望永远直挺挺当那个倔强少年热血青年,但岁月会让人不知不觉哈腰低头。不磨人就不叫现实。我们边想方设法赚钱过活边用五月天的歌自我激励/自欺欺人,径自寄托理想,却忘了,五月天得长大,成员们也都接连成家生小孩了。

我们和五月天,一起变老,但眼前生活的形状,也许不一样。

能力愈大,责任愈大,辉煌背后,必须承担万人宠爱的重量。个中滋味,旁人不可能全然体会。

人不变,世界也会变。感性存在韩剧里,热血适合在日剧中挥洒,活在现实若一直天真下去,别人会怀疑你虚伪。

人活愈久,愈是俗事缠身,有时要热血也没时间没精力啊。未必无心,只是无力。
是不是所有人都和阿信一样,二十岁的时候以为自己不会活到四十岁?但我们终究必须亲眼目睹自己从青年、中年变成老年。

我们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最后发现我们可能只能努力不被世界改变。

喜欢五月天的人,骨子里都是浪漫的吧。

以《志明与春娇》开场,《倔强》结束,很好。每回听到《戆人》、《轧车》,我就会觉得很安心,一切好像还和最初一样。

无论迷恋过多少偶像,没有人比五月天对我的人生,更重要。

1997年,也是我毕业踏入社会的那一年,没有,那时的我没有对前途充满憧憬,在经历过家人间的残酷,我对一切都是不相信的。第一次听到五月天,正是在我绝望内心充满惶恐地踏入更陌生的社会的时候。

20年后,我回到最初,孑然一身,想更清楚地明白自己。五月天,依然给我力量,在动摇的时候相信,不妥协是可以的,不一样是可以的,看不清前路是可以的。

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听中文歌了。已没有什么人专心在唱歌了吧。养孩子的做翻糖蛋糕的跑去演戏的开演唱会的当评审的被评审的,当然也是市场供与求的问题,很不忍心责怪音乐人。

我也没想到,现在的自己边写边听五月天,依旧潸然泪下。

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以前对你说是朋友的人不见了甚至莫名成为敌人,你深刻爱过的人现在想起却像是前世的记忆。唯五月天唱的一字一句,脑海里还清晰记着。

他们的歌有股力量,甚至有能力团结人心。
当五月天歌曲响起,一起大声唱和用力跳舞,你就发现别人对你的敌意在瞬间暂时消失,隔阂没了猜忌没了厌恶没了,我至今仍难以置信曾和某个应该没太喜欢我的人在我破陋的小房子里一起唱K唱五月天。

不同时刻的人生片段,常会随着五月天的歌,浮现。记得的忘了的。啊,曾经有过这样的欢乐与苦痛。

噢,没关系。

没什么大不了。

不怕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就让我和世界不一样。

他们在演唱会上说,这一刻,是幸福而且重要的。

那一夜,相距3000公里的我,也觉得很幸福。

五月天,现在的你们追求的是什么。
自由吗?
快乐吗?
活得畅快吗?

这些问题,也许我其实最想问的是自己……

成为自己想成为的大人,真的,很难。

大家都辛苦了。

 

 

Photo Source: 滚石唱片

 

Published: 04/04/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