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Tenet》发生过的已经发生我们还能怎么办

文 | 杨丽玲

“Don’t try to understand it. Feel it.” 

 

别尝试理解它。去感受它。电影里,有人对尝试理清时间逆转概念的John David Washington说。

全世界看了电影的影评人,都在竭尽所能,解读《Tenet》。边困惑,边竭力巨细靡遗地用大众可以明白的语言作出大众认为合理的解释。

或许,是大家想太多。

大导演Christopher Nolan或许有他想表达的,又或许他不过是想向经典谍战动作片致意。Nolan之所以为Nolan,因为他从不甘心落入典型,于是在电影里加入了科幻元素,风格很他。但搞不懂时间轴,不明白逆时原理,被回旋门、钳形攻势搞糊涂,也不影响观影体验。就当在看一部黑人演员主演的007,也未尝不可。难道《Interstellar》你都100%想明白了吗?有时候,电影像极了爱情。

未必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世间事,不一定都能想通。在人类依赖网络事事google而逐渐怠惰思考的现在,难得有这么一部电影让你绞尽脑汁也未必想得通。

《Tenet》是应该看至少两回的。在电影院里。

第一回看,先不要阅读任何关于电影的解析,连故事也不要有概念,最好一无所知。“Ignorance is our ammunition” 《Tenet》里也是这么说的。

然后,从头再看,寻找零碎线索拼凑全貌,“噢,原来是这样”,恍然大悟之后,更有满足感。

若你想着日后在串流影音平台上,取巧地倒带快进找真相,我只会替你感到遗憾,因为你将错失看电影的真正乐趣。

“This reversing the flow of time, doesn’t us being here now, mean it never happened?”

 

Nolan是一个很会编故事的电影人,不爱直白简单地说,总在挑战观众的思维极限。不喜欢的人觉得他做作“玩嘢”,喜欢的人奉他若“神”。

我欣赏Nolan从不低估观众的智慧。他总会在每部作品中,制造一些从未有过的经验,或是在叙事手法或是在概念创意。

作为疫情时代第一部隆而重之登场肩负救市重任的超级大制作,没有比《Tenet》更合适的。

电影带给我的兴奋,不是开场歌剧院里先声夺人的枪战,或是公路追逐抢夺,也不是媒体大肆宣传的震撼性飞机撞毁实录,甚至不是最后高潮在“逆时与顺时”、“过去与现在”交汇时刻的对决。

大导演驾驭场面的功力,若要质疑便太可笑。其实在高科技时代,电影里头还有什么大场面,是作为观众的我们没看过的。

唯有在难以超越的的框架内,让想象自由驰骋,才可能拍出精彩。这是Nolan最擅长的也是他作品的魔力。无论他的设想多天马行空甚至近乎荒谬,都有能力把故事编得煞有介事/天衣无缝,让观众深信不疑。

“你不是在发射而是把子弹抓住。”唔…既然Nolan这么讲,也许大概可能…是这样吧。

他sell什么大家都buy,一头雾水时会先质疑是不是自己智慧有限而不会认为是大导演在唬弄你。这是神与人的分别。

比起中文译名《天能》,《Tenet》更有意思。顺序逆转,犹如一面镜子反射,意义不变。

150分钟,浑然不觉时光流逝。真相愈明朗化反而愈烧脑,边看边忙着推论这些假设性逻辑。逆时子弹怎么work,拳脚对决逆向顺时怎么呈现才是对的…… 

是我的问题,我看时总忍不住想起周星驰/至尊宝和他的月光宝盒,以及他竭力想逆转却失败的爱情。

是是是,《Tenet》里说这不是时空旅行。所谓穿梭时空改变宿命,形式逻辑各有各道理。

假如十年前的《Inception》里堕入人类思维空间犹如梦境般迷人,《Tenet》所预设的世界看似一般实则疯癫荒诞。现在过去,逆时顺时,平行发生。在匪夷所思的2020年,思考时间与存在,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

《Tenet》不会是我最爱的Nolan作品,因为他拍过太多颠覆之作,成名作《Memento》20年后看依然惊艳。

我其实希望自己可以更爱这部电影。在几乎快忘却坐在电影院沉浸在虚幻境界里的那种感觉的这一刻,得以坐在IMAX影院里,欣赏这样一部有心人制作的电影,定然让人感恩亦感激。

“Do you think you’re the one who are capable to save the world?”

“I’m the protagonist.”

 

主角,没有名字。导演说因为他的存在是超然的,所以不被名字局限。

无名男主角,一开始只被告之自己所做的一切大于国家利益,关乎的是人类存亡。谍战片,主题不外如是。但自己所要执行的任务是什么,也不知道。要阻止什么?末日?核武?

观众与他一起,困惑茫然地摸索着解谜。过程,我觉得有趣。

John David Washington在电影后半段不断重申:“我是主角。这是我的任务。”

事实上,《Tenet》的确是他的故事。

一切由他而起。

我认为John David Washington要独自撑起一部大制作,仍需一段时间。不是演技问题,是他还未有足以凌驾于一般的慑人气场或魅力独撑大局,小华盛顿仍然太凡人,尤其相较于父亲Denzel,或者身旁一派悠哉闲哉却一出场便让银幕亮起来的Robert Pattinson。

或许因为有对比所以失色。我更想知道更多关于神秘的Pattinson的一切。原来他才是全知者,无怪乎眼神总似饶有深意。融合纯真与邪恶、光明与阴暗于一体的Pattinson,让我不期然开始期待他当蝙蝠侠的英姿。

如果我们做了不一样的事,现实是否能改变?“发生过的已经发生。”Pattinson回答了不止一次。

纵使如此,总要相信世间有奇迹。人类,皆有信念,我们都有想要相信的对与错。就算信念是盲目的,就算自己正为着自己并不了解的理由而战。

及早回头,拨乱反正。为了未来。

我擅自认定这是Nolan最想透过电影对你我说的。

我们是时候开始用不一样的角度,看世界。

看不见的危机,最致命。置身这仿佛末日的2020年的我们应该最有感。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