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Blade Runner 2049 》那麼想成為真正的人嗎

文 | 卓宜豐

那是千絲萬縷的煩惱,我警告。起碼應該也有數以萬計的真正人類,對生而為人這個無法改變的事實,感到莫可奈何吧。

當複製人密謀發起革命,宣稱:「為正義而死是我們做得到的最人性化舉動。」我差點沒能爆笑出來。是在糊弄誰啊?

Dying for the right cause is the most human thing we can do。革命領袖對K說。

企圖賺取最後眼淚的沉痛一擊,我也感到悲哀。最弔詭的是以正義之名向人類發動戰爭,最人性化的表現即是反人類。

人性在未來2049的複製人眼中是可取的,我只能如此推斷。
那戰爭的原委則是我們活得愈來愈不像人,對否?

好萊塢具視野的大導刻劃的未來世界皆幽冷和黑暗。《Blade Runner 2049》承載著未來期許,也擔負過往cult經典盛名。所以,單以篇幅長達2小時43分鐘就讓人訝異。漫行於偏鋒的冷靜。談內在、虛實、夢境、回憶、出身⋯⋯將動作爆破特技輕描淡寫帶過。

Ryan Gosling的面無表情,成就K抑壓情緒的一瞬爆破。啊~
我著實有些驚嚇。面對複製人的苦痛與愛戀。

終將回歸冷靜。鵝毛大雪飄呀飄,K靜靜躺下來,所有情感糾葛屬於別人。真正的人。

K的使命,或Blade Runner的使命,和35年前沒有不同——讓對人類產生暴力行為的舊款複製人「榮休」。一直履行職責的K日復一日,卻也還可與虛擬女郎浪漫出遊。

K有夢,歷歷在目。是真實的記憶?抑或只是為讓K產生錯覺:他的複製人生也有幾分真實?

秘密埋葬在枯樹下。見證奇蹟吧。複製人也能產下新的生命。
至此,K開始動搖。在血肉之軀的某陰暗角落,受到震盪。怎說也是超越現代的AI喔!震撼之下,不能無動於衷吧。而人類,即便是到遙遠的未來,還是未改其迂腐。除非另有企圖,否則對於破壞既定程序的事物,亦或有損利益之事,總是予以否定。

「毀滅那孩子」變成主旋律。K對於靈魂一事而介懷。Soul,該怎麼定位呢?唯有真正從母體中誕生的生命,才被賦予人類的靈魂。是這樣嗎?

其實,我比較欣賞LAPD女上司給予K的慰藉:You’ve been getting on fine without one。無法不贊同吧。

總之,若喋喋不休就只能在科幻X形上學的漩渦中打轉。

不如讓K啟程去歷險。去遭遇磨難。讓一本具功能性的手冊蛻變成一本帶著哀愁的詩集。

對於編劇Hampton Fancher而言,K是如此創造出來的。如果以書的世界來說,原本屬於遵從索引即可助人完成任務的手冊一本,歷經奇境、磨練與愛,竟失去其功能,變成可觸動人心的詩歌。

這是一部文藝電影,以好萊塢動作大製作為掩人耳目。
為使觀眾不太昏昏欲睡,簡單轉折還是不可少的。

那奇蹟的孩子是誰?

過程中K不可能不對自己的身世之謎起疑,甚至想像自己就是那孩子。再懶惰的觀眾也有同感。你看,那副模樣也有幾分Harrison Ford。

當然,原Blade Runner 千呼萬喚始出來。等得人有點不耐煩。
沒關係啊,歷經歲月滄桑,還是那副令人稍微安心的嘴臉。

不遑多讓,福伯脾性未改,還未打個照面,先不打不相識。牽扯進來的是唱著萬世情歌的貓王hologram。

然後,再現冤家父子兵般,一來一往,言語對峙。Sometimes to love someone you gotta be a stranger。從Harrison Ford 嘴裡說了出來。一直藏匿在廢置的退卻華麗的Casino中,和老黑狗一起嚐著取之不盡的威士忌,總也有苦衷。

K,想得太多。或許需要的只是一杯陳年威士忌。

因為有詩歌而產生自由意識。K有了自己的鬥爭。就算他知道這個鬥爭,或許於他無關。

原創導演Ridley Scott將棒子交予《Arrival》新銳導演Denis Villeneuve手中、兩代Blade Runner新舊演員交替。

Do you dream about being interlinked? 系統問K。無語。宇宙間的最後一個獨立生命,或許最後,K感受到了。戲裡戲外似乎皆具深長意味。電影對未來是一則則警世預言,我們豈能不活在現在。

 

 

Published 19/10/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