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age

卓宜丰

Yifeng

  • Most Days Are Stones

    电影开场的数分钟,对于我,是至关重要的。当然,也有虎头蛇尾,让人愈看愈沮丧的。但,只需片刻时光,好电影足以令我沉入另个世界。所以,当响起“When you asked how I’ve been here without you,I’d like to say I’ve been fine and I do”,就算你早就预期接下来将目睹无不充满滑稽、不可思议的剧情,你也会变得温柔。
    《Logan Lucky》的成败紧系于开场的这一首John Denver的《Some Days Are Diamonds》。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银幕上,修车老爸一边与小女儿对话,一边指示她逐一递上工具。音乐转弱。谈话内容是John Denver另一首名曲《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的背景故事。
    噢,原来一同创作这首歌曲的三个家伙,全都没到过西维吉尼亚。歌词中的谢蓝多亚河、蓝岭山脉都是凭风景明信片,一边听着来自于该地电台的音乐才写进歌中的。正因如此这首歌才变得更具普遍性与共通性也说不定。乡村路成为所有人回不到的家园,唯有凭藉着飘散在风中的这首旋律怀想着。
    剪辑拼凑老爸在阴暗隧道驾着怪手工作。音乐再次居于主导。正逢Denver唱着“Sometimes the hard times won’t leave me alone”等等。
    疯狂喜剧的基调被一首歌如此稳稳打下来。让导演Steven Soderbergh无后顾之忧,爱怎样就怎样,创造游戏之作,成全劫富济贫。
    如果说我有异议的话,是针对歌名而言。让(Some Days Are Stones) 躲在正名的括号后边,多少令我感觉不是滋味。
    当然,会闪闪发光的钻石更易引人注目,也具激励人心的魔力。但,我觉得与其把冷漠无动于衷的石头藏匿起来,不如让它稳稳当当地摆在眼前,去坦然承认,给它一个定位更为恰当。它不断地阻隔前路,对我们的喜怒哀乐不为所动。
    过早允诺钻石般的人生,只会让人觉得遭受欺骗吧。
    不如听点更真实的:“Now the face that I see in my mirror
    More and more is a stranger to me
    More and more I can see there’s a danger
    In becoming what I never thought I’d be”
    是的是的。真实的东西决不轻易让人承受。
    那就算了,别看镜子咯。

  • All the Sad Young Men

    算了吧,所有悲伤的年轻人。世界不是你能想像。时代已经越过最美好的山峰。
    那些梦想家般的老一辈已经觉悟。他们都❌了,为改变这个世界。
    你只需要,改变你自己。在健身室,在美容院,在厨房,在梳妆台,在电脑屏幕,在selfie,在instagram,在like 与following。赚最多最多的钱,享最及时最极尽的乐。活到1000岁,在有能力的时候,搬到火星去,创造一个,美丽新世界。
    你非得活在你的世界不可。
    Who gives a shit, anyway?
    无所不在的悲伤,不是你应该承担的。
    你没有余裕去哲思。你的任务更为重要。
    变成一个最强悍的少年。谈一场最灿烂的恋爱。
    你根本不必在乎,为人生解码。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凭着爱(或药)。
    继续迷失在爱情里。没有什么能解除人生的痛。
    或许,你能找到一点温暖。
    Shouldn’t have taken it all, so hard。
    即便存活在1Q84与1984,人们也试图以最原始的情感与本能欲望挑战难以臆测、讳莫如深的命运与体制。
    无需深究胜利或否。Our Future is bleak。
    世界是虚空的地方,没有比虚构更真实的现实。
    我一直在想。凭这个,聚集勇气。

  • 在高原 This Fear of Emptiness

    我第一次感觉到被撕裂的痛苦。像是有什么要从这躯壳残暴地狂奔而去。这是来到高原后的生理反应。我感觉天转地旋。我下意识地抬头仰望。远处的黑点在增加与扩大。那并不是轰炸机。不是。在耀眼阳光中闪烁着的冷冽锐利光芒,属于有温度的什么。
    我跌落在草原上,索性躺下来。
    我想把我的灵魂奉献给秃鹰。
    别傻了。
    我有想过,并得以印证。在秃鹰眼中,那也是,最不值一顾的东西。它们在空中盘旋一阵,只为确定我是否也将献出我的肉身。我呐喊:那是我唯一真正拥有的东西。
    我痛苦的怒吼,在高原扩散。听进谁的耳朵都显得不真实。秃鹰头也不回地飞离。没有眷恋。它们在蓝得不太真实的天空中化为黑点,消失了。
    我一直想和世界撇清联系。我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感觉到沉沦与黑暗,我应该已经不在高原。我看不见。
    什么,都看不见。我几乎感觉不到肉身的存在。而灵魂是没有重量的。
    我何以沉沦?
    炼狱缺失万物引力,所有幽灵在空中飘浮。在无止境无边际的黑暗中,漫游。This is a void。The emptiness 。毫无意义。那种恐惧沁入心扉。我终究逃脱不掉。
    这一边的黑暗,和那一边的黑暗,是不同程度的色泽?我感觉不出。或许,我是在一个狭小的黑盒当中原地转动。我还以为在飞。飞。飞。
    转。转。转。而已。
    在意识到我欺骗了自己的灵魂之际,为时已晚。那甚至不是一袭暗黑的帷幕,我被一块染满鲜血而后变成暗红色的破布蒙蔽心眼。
    我回到高原上。我的灵魂经已剩下最后的喘息。它望见一具被撕裂、尚存温度的尸骨。回身乏术了吧。它勉强让自己还能聚在一块儿。非常勉强。
    那绝对是。
    不值得的。
    猛然间,非常忧郁的驴子先生,英伦乐队Tindersticks 的Alter Ego出现了。嗯嗯。

  • 包括我自己 Everybody Likes to Talk 💩

    双唇或有律动或无节奏地上下张合。那是一天内不可缺少的运动。音节从中发出来,我想搜寻其意义。有时候,我再努力也是徒然。
    在说什么啊?如果能以emoji替代的话,或许正是一块一块💩,噢,这么kawaii,实在无法不令人😅。嘿嘿,都说图案能抵千万字。
    有什么关系呢?为契合自己的廉价,不摆高姿态,💩就💩吧,没什么好🙈。
    图案有多点想像空间喔。你看有人不就以为是朱古力软性条状冰淇淋嘛,被旋转力度摆布,交叠成型。
    暮色苍茫啊,等待一辆往德里的公交车。谁知道会邂逅移动💩城堡呢。偏偏连转角都没有,在斜坡上一点一点变大。确认,揉揉眼睛,再确认。直到,说时迟那时快。被人拉着的💩车,已经超越我,往前奔去。这时,如梦初醒。我是追上去的。来不及了噢。暮色更为苍茫。我怎能表达我的🐱🐱之意呢。然而,卖💩块的印度人就了啊,了我❤️啊!
    我卖了一块。乐开怀。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
    压扁的💩(绝非由随便什么烂人制造的,而原属神圣的🐂),像🍵饼,真的,我不骗你。当然是草渣啊,晒干后有点无色无味状态。嗯。握在👋中,说温暖,是骗你的。只能说💩啊,还是有价值的喔。温暖也只能是流过❤️底。真的。所以,不要动不动就说like 💩,当然不是不准许你喜欢💩。只是太贬低💩,没礼貌。郑重其事点,好吗?
    心底真like。再说吧,大大声LIKE💩。
    人的一生平均能制造出多少吨💩啊,有没有这种数据?
    不过,说也异常,前一阵子,💩饼(有机无机啊?)在网络上竟畅销如热饼。怪哉。
    最后,非提不可的是,Michael E. White 有首名为《Rock & Roll is Cold》的歌曲,当中就不断重复唱:“Everybody likes to talk/ Everybody likes to talk 💩”。但歌曲非常好听,一点也不Like💩。不过,如果真的要跟进时代的话,这世代的💩块反倒是由键盘一块一块打击出来的才对。Opps……包括这……全篇通💩。

  • 罪/ Tachycardia

    道路斑驳的树影在晃动,我抬头望向光的源处,双眼被扎得疼痛。
    我在找寻人生空洞的什么。
    我有眼却看不见。我静下心聆听,听不见阳光透过枝叶缝隙的声音。
    我有罪。
    这个,我比谁都清楚。
    没有。
    没有就此缘由而信奉了祢。
    我没有这个能力。我,或许,仅剩下屈服。
    我简直敢轻率断言:这是祢设置的圈套。将即将沾染罪恶的灵魂,遣往这个世界。失去了自我拯救的意识,与能力,我们仅能等待。
    我回想不起尚未被玷污的纯洁原灵魂,倘若存在这东西的话。
    悠悠口琴作响。Conor Oberst 唱着人生中极度,无奈。
    No,it was not me。毕竟跳脱不掉,生而为人。
    现实生活,对于我,不算什么。But I’m the one who has to die。认了吧,无论如何。
    每个人都有必需承受不到的梦魇。
    那是祢的凶悍、祢的温柔。On a slow day
    The rain against the window pane
    恭喜啊!我们还呼吸着、存在着。
    Life’s an odd job。恩典,属于祢。
    我们岂敢轻易说。
    放弃。

  • Going Nowhere

    作家,或许,是世上最恐怖的什么之一。他们言之凿凿,构建一种缥缈的虚无,让人不慎跌落,那口井,还信以为真,能从中获得救赎。
    到最后,什么也没有。
    我也很惧怕,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人生即是,这样。
    极度,可能。我敢保证。
    汲汲营营就为找到最终力证,推翻一切。
    被推翻,一直以来。
    🎧继续传来。音乐。Elliott Smith。
    it’s dead and gone, matter of fact
    嗯嗯。
    要绝情噢。记忆魂魄也要杀个片甲不留。
    Return to this abandoned place
    Should have been forgot
    嗯嗯。
    唸唸絮絮。
    每个结束,都是结束。
    不要穿戴糖衣。我们曾经存在过。没有人会记得。真的。
    Missed you a lot
    嗯嗯。
    在我狠狠把你忘记之前。直到我再也记不得你的,样子。
    可以忘,应该还好。
    到最后,其实,也没有什么。

  • Love X The Catcher in the Rye

    不是开玩笑的。To be young and in love,真是了不起。谁不曾有过?终究必需让这个时刻狠狠地被糟蹋。倘若可以像划火柴一般,充满神经质地看着它燃烧,直到握不住为止,再把它扔进烟灰缸。还不算太坏。
    属于这个世代的家伙,长得一个模样,过着一种烂透的生活,在弹指之间误解世界。有什么值得嫉妒?对于我。不知怎的,我近乎悲伤得哭出来。听着Lana Del Rey俗不可耐的最新单曲《Love》。美丽与空虚,无可掩饰地在我眼前展开。我们都爱,俗不可耐的东西,然后,为它而耗尽时光。这是毋庸置疑的。还有什么值得反叛的?
    在于那些家伙。好样的。我们是以误解来虚构这个世界。虚构成一个,成千上万,足以活下去的缘由。
    世界,在我们眼前,幻灭无数次。我们一次一次让它,复活。
    你已准备就绪,整装待发。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啊。没关系啊,纵使你不足以面对未来接踵而至的各种事。To be young and in love,足矣。
    永远的少年走进纽约的中央公园,冬天的冷空气使湖面冻结。鸭子到哪里去了?他认真地思考这件傻事。
    除了笠原May,还有谁会介怀鸭子人们的事啊?还不如沉溺在自己青春无敌的恋爱中。

  • Forever Young

    你说,大过年写一些轻松的事,好吗?当然啦。
    那就说一说大过年吧。人说:长得越大就会开始讨厌过年。
    我说:不会啊。要保持初衷。
    难道不会有人问东问西,说些有的没的?尤对单身人士而言。
    会啊。若你很介意,就……反省一下,你干嘛这么在乎别人怎么看你。还有,耐力啊,好好练一练,你的耐力。看谁能outlast谁。很有趣。
    或许很奇怪,有些可能一年都见不到一次面的人,也会有牵挂。总之,希望大家都过得好好的。大过年,一起喜气洋洋,开开心心的,多好。谁也知道这只不过是表面。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奋战与抗争的。过完年,大家必须退回自己的角落,继续努力。不管你对抗的是形而下形而上的,世俗精神的,就算是我们无从招架的。这个时候,就当是休战咯。集聚力气,再冲刺吧。
    这几天,我正是带着这样的祝福,祝福着这些人、那些人的。我希望,你也能感受到。
    这样吧。我一直让Bob Dylan 重复在我耳边唱着的这首《Forever Young》,我也点送给你。
    May you always do for others and let others do for you
    May you always know the truth and see the lights surrounding you
    有噢。有光,有真相。而Dylan 常常喜欢让歌曲以不同的调调出现。我现在一直听着的这一版收录在2016年出版《Side Tracks》这张专辑中。当然,空喊话是没用的。一起努力吧。

  • Je me révolte, donc nous sommes

    怪现实不如骂自己。活着,最忌自怨自艾。把自己狠狠地臭骂一顿,或许还能叫醒自己。
    现实原本荒谬。年少强说愁之时,不是已经(假装)懂得。现在不可能退化得以为它是顺遂的。如果现实如你所愿,那才真正需要惶恐不安吧。这很可能表示你已看不见这世界的不公不义。接下来的日子,你唯有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剥削者,不是吗?
    怎么闻起来,有点酸葡萄的滋味。
    为了表达我的所思所想,抱歉,这里我用了简单的二元对立法。
    无论如何,对付现实最好的方法,就努力反抗啊。活在现实中,被它死死地牵制住,却怎么也不肯站到它那一边去,就对了。无论,它以什么来与你交换,以什么来诱惑你上钩。你都要,一。一。回。绝。尽可能还以一个老拳。
    当然,你是不会赢的,纵使再努力,再努力。
    但没办法啊。Je me révolte, donc nous sommes。
    我反抗,故我存在。卡缪说的。不要让荒谬的现实,变成你习以为常的麻木与痛苦。
    我们终将撒手于徒劳,也要好好地FIGHT 一场。没关系啊,那就是,人生。这⋯⋯
    不好意思,我说的啦。

  • O

    😭
    新年到。让所有眼泪流光光,面对最残酷现实。
    Damien Rice 首张专辑《O》中那一首《Amie》就已经唱道:
    Nothing unusual, nothing’s changed
    Just a little older that’s all
    如此透彻,真好。年复一年,总应该有所领悟。对不?
    我们不过是一个漫无目的,终究哪里都到不了,在O里转圈圈,又回到原点的士兵。
    Just another soldier on the road to nowhere
    除非,除非,你就是那个Amie。
    有法说着O的故事,但却能说成你还相信新的一年,将为你我带来改变。
    Tell it like you still believe
    That the end of the century
    Brings a change for you and me
    无需一世纪的结束。一年的结束、一天的结束就可以。
    继续相信噢。
    还有时间让我继续。😭
    让眼泪流光光,岂不值得?让接下来的364天,哭无眼屎。呃不,是不再哭泣,笑口开开。
    Believe! Ok?

  • HACHI

    那是不值得的。何必?
    不要太靠近人类,会受伤的。
    2016年最后一天,偶然看见电视在播映李察基尔版本的《Hachi: A Dog’s Tale》。好悲伤。
    李察基尔饰演的Parker离世一年后,日本朋友到访,对着Hachi说:
    Parker is a good friend, but he is not coming back. If Hachi wants to wait, then Hachi should wait.
    Hachi以纯真无辜的眼神看着,静静聆听。
    哗!要看这种电影,就活该眼泪汩汩直流。对不?我偶然遇见,是无辜的。
    最后,他说:
    Have a long life, Hachi.
    但愿你活得长长久久健健康康。致与我偶然遇见的那些狗儿。非常抱歉。你们等着,人类只会辜负你们。
    看着Hachi不问值不值得,细雪纷飞的夜,在铁道上踽踽独行。无论如何,好悲伤,在2016年最后一天。

  • 行尸走肉吧

    16快要过去,17即将到来。是验收,是重新出发。梦想呢?倘若脑袋不好,心又是空的。也无所谓吧。像10年前死仔而今sad sad post teen的Jamie T干脆坦承自己犹如丧尸:No Pain No Gain, Walking Like A Zombie。几好。没有痛苦,谁稀罕什么获得?就当放个长假咯…
    (噢,你是说那部日剧啊?)
    What?!呃嗯~非常抱歉。我不是你那个年代的!
    怀抱理念,太费神。倒不如像《Zombieland》中的Bill Murray在Beverly Hills假扮丧尸度日,才有望伺机大复活。反正不会被认出来的。大家都是丧尸。真的。
    听着这首节奏那么好的《Zombie》也不要太激动。就用僵硬的身体左右摆摆,上下摇摇。不要被发现,你,还活着噢。小心。
    不过,我还是必须郑重警告:Murray就是卸下心防,恢复正常身份,才会在电影中一命呜呼的。
    不好意思,正是这样。大吉利是。

  • 站在堤坝歌唱

    后遗症。这几天一直身处在La La Land 当中。什么烂片来的?冇端端唱歌、跳舞,灯光忽暗忽明。Bollywood咩?如果听信,就此错过。唱唱歌、跳跳舞,我也以为会,很HAPPY。怎知?这么慘。还坠入男性女性视角的分野当中。女性很积极很积极地一次一次试镜,然后写独角戏剧本,面对一次一次失败。男性也很执着很执着,对着爱着的爵士。在她面前,在爱情面前,或许也像爵士Live合奏,有冲突也有妥协。他总是一副不care,其实什么都听进去了。男性,你还要背负默默的酷之形象吗?女性,你总是可以如此理直气壮,放下一切,往前走吗?呜~呜~City of stars, 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t see。我要站在长长的黄昏堤坝吹着口哨大声唱 。

  • 失意者国歌

    好时代永远已经过去。不要怀疑。there is no finer time to be alive。正是,最好的时代,非当下莫属。当我们试图指着它的时候,它已经不复存在。有时会质疑,面对现实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最重要却是,不要活得像稻草人。噢,不是想公开承认自己不合时宜。而是,历经近30年,update一下,再feat原唱叶启田。少了当年的坚决、理所当然,有的是轻松了、淡定了、温柔了。永远的失意者国歌。听着这首新版《爱拼才会赢》,想一想,身为失意者也不是太可怕,也说不定。

  • 真正的grief

    真正的grief是难以启齿的。这部音乐纪录片的诞生,据说是因Nick Cave不想一一回答记者对丧子之痛的提问,想借此片作为事件的交代。如果,完全没有跟进Cave的新闻,就走入电影院看这部片子的话,可能要等到中途(1小时20分),Cave妻提及找到一幅Arthur五岁时的风车画,才恍然,噢,原来有这么一种说不出的伤痛。Arthur的出现很brief,或者几乎没有。然而,却是中心,Cave说:巨大创伤不留任何空间。那不能对创作起启发性作用。请尊重他。他把时间看待为具伸缩性的,我们会拉着它前进,到了极点,它会’啪’一声把我们拉回原点。而真正的grief是难以启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