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 Space自由论 Voice

或许THE TRUTH 卑微存在着

文 | 卓宜丰

有的。
总有人是理解的。真理尚存在。
它不属于,相对论。
独立与自主。我想。

即便。
荣获普立兹奖的首位非古典、爵士音乐人Kendrick Lamar根据圣经马修5:3-11章节,改写下:
Blessed are the Liars
For the Truth can be Awkward
是的。你认定,Majority会力挺真理。然而,我们并非哲学家,无需穷尽毕生,追寻那种虚无缥缈。

在现实乍沉乍浮中,我们找到得以为继的生存之道,在舍弃信念以后。

那让人无所适从的真理,算了吧。我们深信,喂养我们的,什么。甚至不必威胁我们的生存,无需把我逼入墙角。我,妥协。

即便。
在1984,温斯顿是Minority of One,严刑拷问下,仅剩惊恐而混乱的自己。我是否在道德方面凌驾于霸权者?一脸错愕与茫然。人的Conviction,所谓的信念,正是罪行本身,是会被定罪的。

即便。
Socrates为信仰而不肯苟活,或许至多仅是一种偏执。我们也无需感情用事。

为真理辩解,那抽象而不着边际的,什么。退而求其次,绝不是捍卫掌握不住的事物而应该持有的姿态。然而,我们显然不想一头撞向硬墙。那或许正是症结所在。

我们的畏惧。与不坚定。劣根性。不肯对自己坦诚,去欺骗。

我们卑微地活下来。然后,又怎样?

这样一段话,被投射在黑暗舞台的半透明帷幕上。(你当然可以视而不见,跳过它,大概也没有损伤,于身心。)

I AM WHAT I AM- the latest marketing slogan by an American sports shoe producer, not simply a lie, not a simple advertising campaign, but a military campaign, a war cry, directed against everything that exists between beings, against everything that circulates indistinctly, everything that invisibly links them, everything that prevents complete desolation against everything that makes us exist and ensures the whole world doesn’t have the look and feel of a highway, an amusement park or a new town; pure boredom, passionless but well-ordered empty, frozen space, where nothing moves but registered bodies, molecular automobiles and ideal commodities. (以上文字摘录自《The Coming Insurrection》,翻译自法语原文《L’insurrection Qui Vient》,由匿名者Comité Invisible创作。)

「I AM WHAT I AM」不单只是一个谎言、一种广告战术,更是一场军事战争、一声作战口号,攻向所有存在于我们之间的东西,所有不分你我的行动,所有我们之间隐密的连结,所有荒凉的战地上仅有的障碍物,所有我们赖以存在的事物,所有世界上还未被高速公路、游乐园或新市镇完全覆盖的地带:这场战争让世界只剩下纯粹的无聊,没有激情,百依百顺地成为一个荒芜、冰冷的空间,只剩下被精密控管的身体,让如分子般排列组合的的汽车、美好的商品在其上快速通过。(中文译文摘录自《革命将至:资本主义崩坏宣言&推翻手册》,译者为隐形委员会:台湾分部)

表面如此鲜明美好的广告标语,潜意识里或许对我们的世界观造成影响的是:我们被所穿戴的服饰给定义。我们其实根本不是。我们自己。

或许我们终究欺瞒得过,毫发无损地一再以表象展示个人本质。每一条公路通往另一条矗立同个广告看板死寂的喧嚣公路。每一座城市连结上另一座失去经纬度荒芜的繁华城市,然后分别住着思维消过毒内心遭扭曲的你我。

舞台剧以《Crazy》一曲(吉他轻松版)开始,非常contemporary与indie风格,和Gnarls Barkley原版风格迥异。容许我,对号入座。知其不可奋而为之,疯狂也。改编自创作于1882年的经典Henrik Ibsen 舞台剧,以契合时代,这是导演Thomas Ostermeier 的现代诠释。意大利面取代烤牛肉,Stockman夫妇与报社职员组Band唱Bowie 的《Changes》、Nico的《These Days》,怎能不引起我共鸣?

但形式归形式,超过百年的文学作品,最根本的题旨完全反映今时今日的这个局势,难道不让人唏嘘:我们的思想是往前,是倒退,或许只是永久性的原地踏步?

无论事情如何进展与演变,我们都能利用那局势。

从媒体人口中说出这番话太不稀奇。Ibsen笔下的自由言论代言人或许还未进化至此,然而那种虚伪已经溢于言表。那或许在我们的不自觉中,正是我自己。

温泉水被发现含有毒素,就事论事,就是如此。若必须冠以堂皇的革命之名,也仅是强加。

更何况,人啊,对于往哪一边靠拢,简直朝三暮四。

Hovstad說:People are—— people。

所言甚是。

我们到底是,什么?

假设我们还存有思想、正义与灵魂。

我们所能抛弃的太多。唯有利益。

当你准备好舍弃它。你不仅会失去,也极可能成为,人民公敌。An Enemy of the People。

我也希望。不是这样。

Published 10/07/2020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