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法拉 & 徐子珊 放下后的第二人生

文 | 黄敏玮


TVB台庆剧陆续登场,女主角,呃,不怎样。
开始想念起她和她。
曾是当家花旦,未达到大家眼中的事业高峰,已宣告不玩出走了。
人生蓝图,重新制定后出发。
笑容,更灿烂。
姿态,更高贵。

 

陈法拉 打造自己的舞台

“我离开,是为了清空这7年储下的小把戏。”

2013年,离开了无线。契机,是当年的重头剧《冲上云霄II》。都是周旋于吴镇宇和张智霖之间惹的祸,陈法拉作为女主角演技上的不足,藏也藏不住。

选择认清问题,收拾包袱到美国进修。时间点,也正好是与Neway太子薛世恒分手又分家以后。抛开过去展开新人生,是最佳时机。

短期课程结束,又继续报读了纽约茱莉亚学院戏剧硕士课程。 32岁,回归校园4年。是早在徐子珊离巢、胡杏儿嫁人、钟嘉欣当妈前,最早say bye的那个,对于香港电视圈,她似乎没有太多眷恋。

学校课业如今是正职,演艺事业不过是假期工,偶尔趁学习空档拍拍广告亮亮相,她笑说是为了赚点学费。但今年,打了女星们盼都盼不到的假期工——回港主演舞台剧《前度》。连开35场且一票难求,港人理所当然是冲着男神黄子华而来的。但对久违了的她,我猜大家最初只是心存好奇吧……不抱太大期待的那种。

不过,也许是两年进修有功,也许只是半个圈内人更容易以平常心看待一切,舞台上不再是当年被笑哭戏挤不出眼泪的那个她,表现广获好评。

 

掌声中结束了美好暑假,回到平凡又踏实的校园生活。

“每天早上踏着单车上学,呼吸新鲜空气,开始忙碌、充实的一天。9点开始上课,到晚上10点排练完毕,我很珍惜这个让我深入认识及挑战自己的空间。”

据说目前与曾任法国驻日外交官型男Emmanuel Straschnov甜蜜热恋中,社交媒体上看得到……哈,才怪咯。不过,倒是不介意分享校园生活。特效化妆课、学校公演、郊游摘苹果……快乐写满脸。

 

未来是未知,担忧计算不来。活在当下最重要。

“学习,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我也不知道未来怎样,我只知道,只要享受自己选择的生活,任何地方都是我的舞台。”

 

 

徐子珊 人生自由式

与徐子珊做过两次专访。

第一次,在2013年。大笑惨叫拼命打哈哈,长相不太入屋、有一定hate factor的她,感觉上很努力放低身段做个讨喜的艺人。

第二次,印象深刻。时隔一年,简直判若两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懂她不懂,她表现得不太care。仿佛有一种,沉淀过后的平静与大无畏。

“我以前只是一直困住自己。生活的模式,会让你把自己困死在一个地方,原本有的自由你不记得了,原本有的空间你也不记得了。你只知道在一个框框里面生活,你一定要选这个选那个,但人生还有很多选择的。这一刻,我可以放下这份工,去做其他的东西。Why not?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当然,要有个推动力,但你问我愿意吗?我愿意,只是还没找到那个good cause,但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如果生命中还有我更加想去做的事,不就放低下现在的一切咯。因为往后还有更多年的生活,回头看,你会发现,it’s nothing。 ”

当时与无线的艺人合约仍有一年,她应该已萌生离开的念头,只是那一刻我没能相信,她能潇洒放下打拼多年的成果。 Ok,也不算完全和花花世界娱乐圈说再见,但签约邵氏旗下的王祖蓝工作室,她选择了,改变。

不仅如此,不是美学科班生的她早前修读珠宝设计课程。并非玩票性质,她随后投资了7位数港币搞珠宝网络生意。

 

目前,已设计了30个作品,其中一款设计,以德国经典哲学命题“鸭与兔”作为灵感。是鸭是兔,是视角问题,从另一角度看,会有不同答案。

与她现阶段的心境,相当契合。

 

这一年,努力执行的,还有旅游计划。柬埔寨、希腊、丹麦等地,留下了足迹。很轻松candid 悠游自在。哈,只是有点好奇为她一路捕捉无数个快乐moment的,究竟是谁……

 

A video posted by Kate Tsui (@kate_tsui_) on

 

 

Photo/video Source: 陈法拉 Instagram徐子珊Instagram

Published: 07/12/2016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