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 Craze娱乐 Pop

做演员当如 韩石圭

文 | 杨丽玲


 

《浪漫医生金师傅》。呃…这个剧名原本让人挺纳闷的。

金师傅,何许人?

灵魂人物竟然不是剧中CP柳演锡和徐玄振,而是到了第三集才算是正式登场的韩石圭。对于主角,韩剧甚少有这么长的铺排。《面包王金卓求》、《九家之书》编剧姜银庆的剧本比很多当红人气编剧的作品,有意思。

剧集最高收视率在第三周冲到了23%。完全合乎情理。世界纷乱的这个时候,这部剧恰合时宜。

韩国需要一位金师傅。

“对于根据状况,就可以改变原则的人,我只能送上无视和嘲讽、轻蔑和各种脏话。”

 

这个时时刻刻让人想飙脏话已无原则的世界,需要一位面对权势理直气壮的金师傅。

 

医学界鬼才被迫害隐姓埋名,“神之手”在破旧小医院同样尽其所能发挥所长解救苍生。

每集都在咿呀鬼叫嘶吼哀叹世道不公自己却也找借口随波逐流变成同一类人的柳演锡,被韩石圭痛斥那一幕,我想鼓掌。

“你埋怨体系,埋怨世道,埋怨创建规则的那帮人,都随你。但是无论你怎么埋怨,这世道也不会有任何改变,那帮人都不会知道你的名字。如果真想战胜这一切,只要成为需要的人就行,别总是埋怨别人,而是靠自己的实力。若不改变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

 

 

男人的帅,有很多种。不一定是样貌。

《浪漫医生》里乱七八糟窝在病床上过夜睡大觉,脚上拖着拖鞋,急症室就地开腹。我眼中的韩石圭,帅得很。

“医生的伦理,只有一条:救活。不管发什么什么事,都要救活。其它的事让它滚蛋去吧。”

 

就是这个男人,撑起了一部剧。姜编剧在写故事的那一刻,脑海里应该有他吧。

他是能为编剧带来创作灵感的演员,视他为偶像的宋仲基曾经说过。我其实一点儿也不想借助人气偶像来引起大家对他的兴趣因为这样对他未免太失礼,但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我也唯有如此。哈,这样的借口若是被金师傅听到了一定会冷笑吧。

 

52岁了,我没觉得他老。男人比女人经得起岁月的磨练。不过印象中的他好像从未年轻过。

喜欢电影的人不会不知道韩石圭的,他是韩国20世纪末最顶尖的电影男主角。第一次看见他是1998年的《八月照相馆》,那时的他已经34岁,那时我也还不认识演爸爸的“花样爷爷”申久。

那时,是韩国电影高峰的开端。

身患绝症的照相馆老板和女交警的爱情故事,导演许秦豪没有哭天抢地玩drama,拍得很淡很人生。

韩石圭非常普通人,戴着老实男眼镜,很沉默,脸上永恒挂着微笑,默默为自己的死亡做准备,却在生命最后一刻遇上了爱情。在全智贤之前,清丽脱俗的元气女神叫沈银河。

很多电影里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但我记着他和她肩并肩吃雪糕的画面。

也记得让我大哭的那一幕——他教年迈的爸爸学习操作录影机,但爸爸就是学不会还不明所以儿子反正会在身边干嘛要学会。他发脾气,默默回到房间里把操作步骤写下来,在黑暗中哭泣。

还有最后那一段,他在照相馆,笑着为自己拍下了遗照。

电影里的韩石圭,很典型未经整形的韩国男人的模样,但我当时对沈银河为什么会爱上他这件事没有一丝怀疑。

隔年,再见韩石圭。《生死谍变》,韩国第一部好莱坞式动作片,除了他,尚有崔珉植、宋康昊。对我而言,这三人合体,至今仍是不可超越的经典。

是在国家与爱情之间拉锯的英雄,没料到韩石圭拿枪也异常有魅力。

1999年又和沈银河合作《爱的肢解》,2006年我才又看见《淫乱书生》里的他。中间拍了部《双重间谍》票房失利,据说事业自从陷入低潮,还身体欠佳,2003年两度接受手术。他是用实力说话的演员,不太出演娱乐节目也甚少传出任何八卦新闻,我几乎将他遗忘……

 

2011年,突然宣布相隔16年出演电视剧。《树大根深》里当世宗大王,会急躁会爆粗会去田里施肥,他把一代圣君演得自自然然很人性。

前年《秘密之门》又一次当“王”,这次却是残暴多疑的英祖,我看了一半已不忍心袖手旁观他和李帝勋父子相残。

“王”之气场,不是人人有,我也不明白这位原本是配音员、样子就是在韩国大街上可以随意找到的大叔,何以让我心生敬畏。

真正的演员,就该如他。

不滞于物,不动声色。

变身于无形。

 

 

Published: 28/11/2016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