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 Japan娱乐 Pop

听见他们的声音:日本独立乐团奋斗之路

文 | 黄敏玮|摄影|Viola Kam (V'z Twinkle)

日本乐团,近年渐渐走出国门。

对于他们,或许陌生,但音乐永远是跨越一切障碍的最佳沟通语言。就算是第一次听他们开唱,也能一路快乐唱唱跳跳。

为崛起中的日本独立乐团提供舞台,日本音乐频道Space Shower TV 2001年开始主办Space Shower Retsuden,至今已有100多场次。

早前的《Space Shower Retsuden Asia Tour 2017 》新加坡站, 见证日本乐团的音乐实力,聆听他们的故事。

独立乐团出身,目前努力进攻主流与海外市场,相同,却又不同。舞台上的Kyuso Nekokami好玩quirky,私下活泼热情,一人一句七嘴八舌,亲民特质是卖点。

04 Limited Sazabys主唱GEN的独特嗓音是最大特色,咋听下还以为是一把女声呢。访问时间,也由他代为发言,其他团友全程只在一旁点头微笑。态度严谨,相当符合我对日本人的印象。

 

Kyuso Nekokami

YA=Seiya Yamasaki(主唱/吉他);SY=Shinnosuke Yokota(键盘/主唱);KO=Kazuma Okazawa(吉他);TK=Takuro Kawakubo(贝斯);TS=Taisuke Sogo(鼓)]

当初是怎么组团的?团名的意思是……

YA我们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同是音乐社的成员,组团是因为当年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SY“穷鼠猫啮”是一个日本谚语,指的是被逼入墙角的老鼠也会咬猫,就算再弱小也有能力大反击,战胜强大势力。

会怎么形容Kyuso Nekokami 的音乐风格?

YAEverything is ok。我们任何曲风都可以诠释,我们的音乐可以很多变。我们欣赏的音乐人很多,从中吸取养分后,都会成为属于Kyuso Nekokami风格的音乐。通过音乐,我们想表达的讯息是:我们的生活未必是美好的,但仍用自己的力量努力着。

TS大家对于社会现象也许有很多想法,但未必会用于表达出来,我们希望代表大家,成为那样一把声音。

TK我们有一首创作叫“Phantom Vibration”,反讽意味相当浓厚,讲述的是现代人对于智能手机的过度依赖,有机会的话可以去看看MV,哈。

8年,你们在方面有哪些转变

KO一开始,我们创作的音乐,灵感主要来自生活中的不满,会比较愤世嫉俗。但这些年,我们也尝试了不同种类的题材和曲风,音乐已变得更多元化。

些年,最大的成和改是什么?持不的,又是什么?

SY以前的我,只会考虑眼前的事情,眼中除了眼前的观众,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但现在的我,所留意思考的远远超过眼前所看到的。

TS以前会只想随着自己的想法做音乐,但现在的我们会试图在乐团想要的VS大众想要的之间,找个最佳平衡点 。

TK从前的我只会在安全范围内设定目标,所设定的目标都是自己有能力达成的,但这些年的磨练,让我改变心态积极挑战自我,把目标定得更高。

YA不变的是,我们不是那种酷酷帅帅的乐团,外形方面勉强不来,我们一直都是如此——就只是平凡人,和大家没是一样的。

乐团成立至今,最艰难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TK我们的起步,是独立乐团,我们一直认定我们会以独立乐团的身份继续发展下去。当初获得机会进攻主流市场时,我们思考了很久,怎样的转变才是对的?毕竟,独立乐团本质上是和主流乐团很不同。转型,是最艰难的。

SY其实,也算是从粉丝角度作出考量吧。我们的粉丝热爱独立音乐,当你成为主流乐团时,某种程度上必定会丢失他们原先喜欢的东西。究竟如何权衡?

已经找到答案了吗?还是仍在摸索中?

TK虽然渐渐转型成为主流乐团,但是,我们的转变不大。和从前一样,我们聊的还是钱不够用等话题。关键是,和大家有一种connection,一种共鸣。

 

争激烈的日本乐坛站稳脚步,是否很困难?你们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SY无论是独立音乐或主流市场也好,其中一个相同的挑战一定是创作出有别于一般音乐人的歌词。我们的音乐讲述的不是爱情,而是呈现出日常生活中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

现场表演当中,我们也会做一些别的乐团不会做的事。

KO哈哈哈,例如:每次表演的时候,台下粉丝都会用手掌撑起我们,让我们在上面hand walk。

YA新加坡没有这样的东西吧?

哈,没有,但你真的未曾摔倒

SY哈,粉丝们会互相帮忙扶持的,哈,而且Yamasaki还蛮有运动细胞的……

除了hand walk,每次巡演还有哪些必做的事?

SY开唱前,我们一定会开会,仔细了解当天的流程和现场的装置。因为舞台上,我们时常会有一些即兴表演或动作,必需知道哪些装置是不可以移动的。

各地巡演的生活如何?最stress的是什么?

TK我们都很恋家,在各地巡演时不能回家,是一件很stress的事。时间不太长就还好,超过两个星期不能回家,我们就开始感受到这股压力了,哈哈。

SY我们是各自租房的,人不在家还是要照样付房租,很浪费!

接下来忙些什么?

SY我们一回国,就要投入新的工作,这次会和另一个乐团一起巡演。哈,又要浪费房租了!

面对媒体,感觉上你们非常轻松自在,侃侃而谈。在日本经常接受访问吗?

SY我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害羞吗?哈哈哈。我们都来自日本的关西,那里的人都比较热情友善,而东京人则是酷酷的,也不太会跟人聊天,跟关西人截然不同。

TS我们比较有趣!

 

04 Limited Sazabys

[GEN (主唱/贝斯);HIROKAZ (吉他);RYU-TA (吉他);KOUHEI (鼓)]

当初是怎么组团的?团名的意思是?

哈,团名没什么特殊意义,只是觉得长一点的名字比较好,加上数字应该会很不错,团名就这么定下来了。

当年,我和HIROKAZ去一家live house看喜欢的音乐人表演时结识,聊着聊着,我们发现我们年龄相同,兴趣也相同,决定组团。HIROKAZ和RYU-TA则是同学, 原本我们还有另一名鼓手,不过他后来离团了,我们找到KOUHEI,邀请他加入。

会怎么形容04 Limited Sazabys 的音乐风格?

节奏快的强劲音乐。Sweet voice!Good melody!

9年,你在音方面有哪些转变

一开始,我们唱的是英文歌曲,我们喜欢一些外国乐团并向他们看齐,所有想模仿他们吧,只是后来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听众群是日本人,我们想好好地向粉丝们表达自己,于是开始唱日文歌。

些年,各自最大的成和改是什么?持不的,又是什么?

这9年来,身边人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与力量,我们渐渐学会相信别人,哈,以前的我们不是这样的。不变的,应该是我们呈现的现场表演吧。

不一起玩音乐时团员们有哪些集体活

因为我们长时间在一起玩音乐,没有工作在身的时候,我们会很渴望找回自己的私人时间和空间。

团员之间会有发生争执的时候吗?通常会怎么解决?

Fight it out!哈哈。我们会把问题说清楚,不会有所保留。

乐团成立至今,最艰难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刚开始累积一些名气时,是我们最没钱也最没时间的时候。忙着做音乐和表演的同时,我们还各自都忙着打兼职工赚钱,那是最辛苦的。有时粉丝在打工的场所碰到他们,会问:乐团今天休假吗?也只能回答“是”,我们不能说自己在兼职。

争激烈的日本乐坛站稳脚步,是否很困难?你们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非常困难。日本有太多乐团的,竞争非常强。挑战在于,如何吸引新的粉丝。我们一开始走的是punk rock 路线,后来也渐渐尝试 pop、吉他等音乐类别,让更多听众认识我们。

各地巡演的生活如何?最stress的是什么?

从一个的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新加坡地方不算大,没有这样的问题,但日本很大,车程通常很长。

巡演时,有哪些必做的事?

一定会有庆功宴,而且也会一定品尝当地的招牌美食。

这次来新,最印象深刻的是……

之前趁空档去了滨海湾金沙,也到了牙笼吃东西,我们很喜欢肉骨茶。

接下来忙些什么?

4月初有个音乐节,是我们自己筹划的,就在名古屋市。我们去年起开始搞这个音乐节,已经是第二年了,虽然过程困难重重,但我们得到了幕后团队和朋友的支持与帮助,we can make this happen。

 

《Space Shower Retsuden Asia Tour 2017 》,日本乐团多认识一点……

  • Frederic

    来自神户的三人乐团,由双胞胎兄弟Kenji (主唱/吉他) 和 Kouji Mihara (贝斯/和声),以及他们的同班同学Ryuji Akagashira (吉他)组成。

    舞台表演和音乐创作相当纯熟,演出当晚压轴登场。

  • THE ORAL CIGARETTES

    不是第一次登陆新加坡。两年前,已在本地音乐舞台亮相。

    2010年成军,团员包括:Takuy​​a Yamanaka(主唱/吉他), Akira Akirakani (贝斯/和声), Shigenobu Suzuki(吉他), 以及Masaya Nakanishi (鼓),让人留下印象的作品,是动漫《流浪神差》的主题曲《狂乱 Hey Kids!!》。

 

Published: 23/03/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