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号星期五,2P只能选1P——PJ Harvey/ Passenger

文 | 卓宜丰

我没有在抱怨啊!有的选总好过没得选。对不?2017年第一个13号星期五,愈来愈充满社会意识的英国创作性格女歌手PJ Harvey,与民谣抒情大胡子Passenger同一时间在本地开唱。风格迥异,听众群理应大不同。但作为贪心的音乐迷,我…两个都想要。

谁没有过去。就先说一说在还没被强大聚光灯照射以前,他们都曾经默默耕耘过,注视不是一开始就有的。PJ与乐队第一次公开演出,在原本有着50几人的演奏厅,第一首歌结束之后,人竟然已经不剩几个,其中一女子还走到鼓手面前吼道:“你们知道吧?没人喜欢你们。你们别玩了,我们还是会付你们钱的。”也不难想象,PJ前期Punk Rock式大呼小叫唱法,不是一般乐迷能接受的。听一听《Dry》或《Rid of Me》专辑,就能领略其中。/Passenger. 原本是乐队名称,后来拆伙,Michael David Rosenberg 省略掉前面的/后面的. 继续沿用Passenger。对于很多人而言,他是凭《Let Her Go》一夕爆红的。他为好友Ed Sheeran暖场累积人气,才能让这一曲风靡全球。然而,16岁就毅然放弃学业,在街头演唱的他是十足游唱歌手。借网络让他有另个平台,把歌曲放上脸书,只为记录他的生命点滴,并不贪图什么、奢望什么。“如果有10个人买,那很好。如果有100个人买,那也很好。”他是这么说的。

PJ绝对不是单调型,她属于试验性。形象、包装至创作形成一体。狂野魅惑时期以性感之身带来充满性与暴力明喻/暗喻闪现的《To Bring You My Love》。赢得一个又一个音乐奖项的《Stories From The City, Stories From The Sea》是时尚现代的PJ和Pop靠得那么紧那么近。如今看来,仅是擦边,我暗自窃喜。《White Chalk》以钢琴曲为主,PJ身穿一袭复古式维多利亚风格白色连身裙静静坐着当封面女,音色也变得纤细。活在这个时局,政治觉醒是必然。《Let England Shake》回溯英国历史中黑暗战争时代,回照现今纷乱世事。Passenger的音乐不按任何排列序,混合播放的话,应该也不太容易分辨出哪首歌来自哪个时期吧。风格一直是这样噢。舒服的曲风、简单的编曲、独特的歌声。当然除却乐队时期,Passenger只能以Pre和Post《Let Her Go》作为分界而论。我听出后期创作《Whispers》I和II确切地靠近简单民谣,异常淡定,几乎找不到企图复制《Let Her Go》的痕迹。我真的很喜欢,可以一遍一遍不停播着。

Passenger 属于轻松聆听型,歌中不隐藏艰涩难懂的什么,是日常生活、情爱世界的小哲思。你我都懂得的。模糊的、遗忘的,借着他的歌声,我们记起,并看得澄清。当然,有时啊,他的文字游戏玩得有点过。正是hits and Misses。准确有时,误差有时。这很正常。载体中过客之一员,我被联系上的几率是高的。

就引新专辑《Young As The Morning Old As The Sea》中的歌曲《Home》的一小段:
they say love is for the loving
and without love maybe nothing is real
so am i loveless do i just love less
oh since love left i’ve nothing left to feel
so many winding roads
so many miles to go

Passenger的最精彩之处在现场,他与一把吉他。我这样认定。而且演奏厅若小至仅能容纳数百人更趋完美。道理很简单:跌宕起伏、波澜壮阔都不是他。他音乐的本质是静谧。

PJ 的触角延伸出去,随着摄影师兼纪录片导演Seamus Murphy到科索沃、阿富汗与华盛顿转了一圈,结合见证世间残酷的影像,出了一本诗集《The Hollow Of The Hand》。静止、寂谧、无声的所在,风暴不曾回避過。我们的掌心已经虚空。PJ到底看见什么?透过她的诗作,你会看到一点点。这一段节录自《The Abandoned Village》。
I looked for the girl upstairs. Found
a comb, dried flowers, a ball of red wool

unravelling. A plum tree grew through the window,
on the window ledge a photograph

in black and white, but her mouth is missing,
perished and flaked to a white nothing.

I asked the tree what it had seen
I asked the tree what it had seen

PJ新专辑不可能逃得出战乱的梦魇。《The Hope Six Demolition Project》不可能不沉痛。世界尚未结束,感觉得到,痛,或许不是绝望。

演出详情:
Passenger- Live in Singapore
地点:The Star Theatre

Mosaic Music Series – PJ Harvey
地点:Esplanade Theatre

两场演出都在1月13日(星期五)晚上8时开始。请上Sistic 网站购票。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