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 Space自由论 Voice

关于2020新加坡大选,我想说的是……

文 | 杨丽玲

有些现状,我以为应该会变,却一直没有改变。

在野党和非主流媒体这几天反复强调,恳求大家相信的一件事是:投票是秘密的。这不是民主选举的最基本吗?从1948年已开始第一次(市政局)选举投票,时至今日,怎么还必须不断地说服大众相信。

事实是…

为人师表的朋友每一届大选都对我说:我是公务员,不可以投在野党的。

年轻后辈上一届大选对我说:我妈说不可以投在野党,不然以后申请什么都不会批准。

不是因为相信,不是因为支持,而是因为恐惧。“不能”、“不可以”,活在这片土地,最好遵从,不要质疑。

大家最常讲的是:“是这样的”。

经济不好,是自己的错,是我们怠惰了,是我们失去竞争力。老了还收碗盘捡纸皮卖纸巾,是自己的错,是我们没存够钱看医生养自己。疫情失控,是这样的,全世界都是这样的,确诊人数(截至7月7日)台湾449、香港1286、澳洲8755、南韩13181、日本19775…新加坡44983……呃,是这样的啦。句号。

我去年还对香港朋友说,选举时一定要带她参加一次群众大会。五年一次,站在人群当中,我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是新加坡人,觉得国人是同在一起的。也只有每五年,国人才愿意诚实地直视、公开地讨论一些存在的社会议题。

与其说新加坡人只爱风花雪月,不如说大家心有所惧。很多人连一个post也不敢like,担心被标签,担心朋友圈有意见。

每逢大选,在野党的群众大会我都会去,包括大草地上只有数十名观众的小党的群众大会。

因为置身媒体圈的我非常清楚,唯有亲耳听见亲眼看见,才能相信。

可以无视更可以在遣词用字在画面选择上,做偏颇的处理,一篇报道一个video出来的效果,足以暗示或透露出某些不太正面的信息。

我想起了五年前当《1965》上映时,已离开政坛的Nicole Seah在电影中客串了一个角色,我正在写影评时接获指示:绝不能提及Nicole的名字。是自我审查,抑或是上上上上上上面有旨意,我不知道,只觉得纳闷。对于一个当时已经远离政治圈的人,有必要吗?但传递指令的人,神情是紧张的。不过是无关痛痒的娱乐性质报道尚且如此,而这当然也不是唯一的一次…而媒体圈的人只会这样说……“是这样的啦”。

所以,在这片土地上,任何愿意站出来挑战威权的人,我都觉得很有勇气,也理应得到尊重。

我没有看过任何一个抗衡体制的人,因此大富大贵,相反的,人生被摧毁的居多。

少时看见惹耶勒南一个人在地铁卖党报的一幕,非常震撼。现在忆起,除了难过,更觉得愧疚抱歉。

反对即等同于居心叵测,这是长期以来的认定。香港朋友们近日常听到的“邪恶外国势力”、“颠覆国家政权”,我从小已听惯听腻。

Anyway,从上周开始,我每天都上网看群众大会演说,官方的非官方的。

啊,老人问题、失业问题、下一代的未来……这些问题,当权者原来都知道。

当我的选区执政党候选人滔滔不绝趾高气扬地论述让老人掌握数码技能的鸿图大计,我承认我边听边翻白眼,因为脑海里浮现了…每星期四等着收旧货Karung Guni来的邻里老人家。

有位老奶奶会推着一大堆纸皮箱和报纸经过我窗前,但听说她拿到的钱,都被儿子拿走。这样的老奶奶隔壁座还有另一位,有一次遇到她堆满杂物的推车卡在沟渠缝隙里,她急得满头大汗怕Karung Guni车开走不等她。还有一位老爷爷时常翻找楼下的垃圾桶和环保箱捡东西。

到热闹的邻里中心闲逛,每走几步就会看见卖纸巾的老人。

我们的老人不像在欧洲,可以在退休后悠闲学习数码技能跟上时代;也不像中国的老人,有空到公园跳舞。我认识的中国朋友说他刚来时,到小贩中心看见老人们收盘子,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我们的老人们很辛苦,苦了一辈子,却还要继续烦恼生活,直到死的那一天。

我那些有事业有小孩的旧同学们这几天不断在whatsapp群组里留言,有抱怨自己被公司同事笑是minority少数族群因为整家公司里外都是外国人,也有更忧心自己的孩子们将来只能当Grab司机当delivery boys还要自我安慰这些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或许未必所有人有这样的忧虑,但有这样忧虑的人确实不在少数。

对于2020大选,我其实难得充满乐观情绪。

不在于在野党可以赢得几个席次,而是我们的年轻人,站出来了。我一直都很羡慕香港和台湾,有很多信念坚强的热血青年。

23岁的崔宣明(PSP新加坡前进党),26岁的Raeesah Khan(WP工人党),29岁的孙俊伟(PSP新加坡前进党),20代的候选人,言之有物,表现沉稳,自信却也谦逊。

当年轻一代看到了社会的问题,愿意挺身而出,而且选择站在体制的另一边、弱势的这一边,毫无畏惧阐述自己所相信的,这座城市,仍有希望。

“很多人以为衣食无忧足矣,但这是不足够的,必须有尊严地活着,这是生而为人的权利。”说这些话的是年轻的Raeesah。这个女生,最近无端成为竞选新闻焦点。

不平则鸣,何罪之有。

怎看都是有心人借题发挥扣她帽子,然后再被无限放大渲染。

也该适可而止了。

切勿低估大众的智慧与正义感

民主,民为主。议员,本该是公仆(servant of the state),不该高高在上永远傲慢talk down然后五年一次为了选票才肯稍稍把头低下来。

选举这几天,警察先生们特别忙。据说很多市民去报案。

时代变了。

将对手妖魔化,挂上假新闻标签,只有我天天看电视看报纸的老妈会相信。无所谓,我尊重个人选择。

你相信你的,我相信我的。

要长远繁荣昌盛下去,这个岛国需要有远见且有温度真正有心想改善民生的人。

还有……清廉,从不是高薪养出来的。

 

 

Published: 07/07/2020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