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Westworld》黑暗真世界

文 | 杨丽玲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我,是为了执行监制 J.J. Abrams而观看的。

因为念念不忘“Lost”带来的震撼。据说他20年来朝思暮想希望重拍1973年Michael Crichton的原著作品,几年前终于找上到了Jonathan Nolan和太太Lisa Joy一起创造了,西部极乐园。

曾和哥哥Christopher Nolan共同撰写《Memento》、《The Dark Knight》系列和《Interstellar》,Jonathan所打造的世界,想当然,极度黑暗,想当然,不会只有cheap thrills。

血淋淋赤裸裸的,是人性。

地球终于高度发展到了那一天,人类无病无痛一切都好只欠烦恼,于是来到了人工智能游乐园,花费4万美元为所欲为一整日。

选择当英雄的,太少。原来大家内心都潜藏邪恶因子,渴望享受奸淫掳掠的快感。 1400位客人们刀枪不入至高无上,杀杀人拍拍照,当一次自己故事里大于生命的主角。

机器人接待员host是牲畜,是布景,牛仔是成全人类当英雄的失败者,美女是用来泄欲凌辱的工具,园内各区域各种不同storyline,没有规则不设限,可以肆意更改情节,不会被批判,因为故事是为伟大的人类服务的。

就算接待员比人类还像人类,也不是真的, It’s only a game。但事实是:没有法律制约没有道德束缚,人类根本经不起试炼。

 

傲慢的人类,自以为是神,任意支配命运。对他们来说,是消遣;对机器人而言,是人生。

接待员讲着西部牛仔电影里的cheesy对白,日复一日,没有偶然,都是按照各自角色预先设置的情节发展,死而复生,生而即死,千百次支离破碎的身躯送到了lab被程序员修补得完美无瑕,reset隔日醒来又面对完全一样的人生,复述一模一样的台词。

“我回来了。有人曾告诉我,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路,而我的路就是和你在一起。”牛仔James Marsden每天从bar柜台看见窗外的农场女儿Evan Rachel Wood,两人深情款款,不是命中注定,而是程序设定 。

爱情,也是假的。

连老爸都可以换人当,明明看上去已是另一个人,Evan还是不变地每天对着屋外充当父亲的男人说着相同的对白。你在嘲笑她?可能你也早已活得麻木盲目却不自知。

但人工智能是会不断进化的…30年来身不由己被支配活过不同故事线,数据深埋变成前世一般的印记,睡梦中看见了记忆的碎片,脑海里听见了声音,开始对话开始质疑开始有想法。

觉醒,必从困惑开始。

 

Humans fancy that there’s something special about the way we perceive the world, and yet we live in loops as tight and as closed as the hosts do, seldom questioning our choices, content, for the most part, to be told what to do next.”

 

我想起了《The Matrix》。你会选择的是蓝药丸还是红药丸?蓝药丸让你相信你想相信的,红药丸使你觉醒看到世间真相。

只不过《Westworld》里面临抉择的,是机器人。

假如有两个你,一个会有感觉、有怀疑,另一个平静安心过日子,你会希望自己是哪一个。

愈清醒愈痛苦。真相,面对不易,很多人看到也会装看不到。Westworld与现实世界,皆相同。

相信冥冥中有主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都是台词皆为谎言。Westworld里的接待员们,拼了命奋力求存,愈努力愈是讽刺。因为一切是徒然,连说句话都不是来自自由意志,天底下最可悲之事莫过于此。

不想被reset。快乐的,痛苦的,不想忘记。

机器人谋反有理。尤其人类都忙着为一己私欲明争暗斗。

农场女Evan Rachel Wood不再娇弱,第一次换上牛仔服寻找新天地;酒馆妓女Thandie Newton自我upgrade,反客为主策划逃亡觅出路。

对照现实,各国平民相继反抗体制与权威,我完全可以理解。尽管,一切的反抗也许从来就在计算之中也许最后是徒然。

 

人类世界里的大善人、西方极乐园里的“Man In Black”——Ed Harris一出场就是可怖魔鬼。极善极恶原来并存,人的虚伪可以很极致,以爱之名作恶多端,时间会让一个人的真面目无所遁形。幻灭之后偏执成魔,竟将自己一生困在西部乐园,苦苦寻找答案,Maze是什么?终极大魔头Wyatt在哪里……

我想起了《Lost》曾让我苦苦思索为我制造的观影乐趣,《Westworld》第一季完结,功德圆满,谜底揭晓,我没有失望。

没有优雅而冷酷的Anthony Hopkins,剧集不会如此惊心动魄。留着第一代机器人陪伴在侧,他一直看起来很悲伤,站在超然位置俯视操纵愚昧众生,是啊,没有比无所不能的神更寂寞了。

怎会是为了区区金钱权力虚名。

我只是想讲故事。他轻描淡写地说。

是他的创作、心血,无法容忍任何人亵渎,必须专心致志,绝不能乱了分寸perspective。

作为主宰者,最完美谢幕,是让化为自己故事的一部分。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结束怎会有重新开始,但下一季,怎么可以少了Hopkins叔。

世界上大多数问题没有答案。但想不通,也要想。

谜底,必须由自己解开才行。

愈来愈依赖人工智能而逐渐失去思考能力的人类,终有一朝,将被取而代之。这一日,也许很快就会到来。我说的,不是电视剧,而是我们现在所存在的现实。

 

 

 

Published: 6/12/2016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