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給電影一個純粹 關於2018台灣金馬獎

文 | 楊麗玲

台灣金馬獎曾經是連小島國新加坡也關注的年度盛事。我甚至特地飛往台灣採訪,最記得有一年逮到穿著墨綠色西裝一個人悄悄先行離去的周星馳。

那是台灣有侯孝賢、楊德昌、李安、蔡明亮、張艾嘉,而香港有許鞍華、杜琪峰、王家衛、徐克、吳宇森、關錦鵬的年代。

台片很藝術,但後來連藝術性也消失了;港片原本雅俗共賞,現在卻成為小眾、獨立製作。

中國片,卻還未能形成主流。

華語片在島國如今似乎已沒有市場。

所以金馬得獎名單愈來愈陌生。今年,我暫時能在這裡看到的只有《影》。

大導演張藝謀怎可能直到現在才得最佳導演。雖然他後期的作品,重形式風格而欠真情實感,但就算不看他創作巔峰期的名作,後來的《千里走單騎》和《歸來》也都是好電影。至少在我看來,勝過某狂妄馮姓導演。

訪問過張藝謀的經驗很好,他是很平實很謙虛的大導演,你瞧他在金馬台上台下致謝辭,身段都放得低。大家都關注的評審團主席鞏俐則豪爽率直、喜怒形於色,我偶爾難免遺憾這兩人最終沒有走在一起。

鞏俐有原則,難動搖。這回拒絕向媒體解說評審過程,也沒有上台和李安頒發劇情長片大獎,甚至主持人陶晶瑩也未曾訪問她,成為議論話題。有說是因為她對評審投票結果不滿意。她曾放話:「有我在,公平就在這」,不願endorse自己不認同的賽果,倒也蠻符合有個性的她的作風,我並不感到意外。

據說鞏俐呼籲評審從心出發……但按照人類喜惡作為評斷的獎項,本來就難有客觀公平性可言。

李安支持台灣電影工業,扛起執委會主席重責,這個主席不好當。還好,總算有不少大明星們給了面子。

劉德華近日在香港捲入政治紛擾,到台灣可以稍稍取暖。又玩毛遂自薦這個梗,但拜託女主角不要是現在臉很膠的謝金燕,我當這只是維持風度的玩笑話。

胡歌、孫儷、鄧超、張震、劉嘉玲、桂綸鎂、周迅、劉若英都來了。不過,真正讓我有幾分驚艷的,是個羅家英一起頒獎的苑瓊丹,諧星也可以優雅。

王力宏和莫文蔚的表演,一個獻予配角與幕後影人一個致意Diva,是這些年來,我看過最點題也最真摯亦最完美呈獻的金馬演唱項目。

可以聆聽很有feel的陳奕迅與雷光夏,感覺也很好。

最大獎劇情長片頒給了年僅29歲卻在電影《大象席地而坐》首映數月前自殺的導演胡波,胡媽媽上台代領,李安導演給了一個擁抱,上演了最溫暖一幕。對於這部230分鐘的名副其實長片,我非常好奇。但如此篇幅如此題材,我肯定在新加坡不可能有機會公映。

影後獎座留台灣,謝盈萱第一輪評選已高票勝出,她在《誰先愛上他的》里的演技,我待來臨的新加坡國際電影節才能欣賞得到。

徐崢以《我不是藥神》獲最佳男主角,雖是經過三輪苦戰方突圍,但徐崢的戲好,確實也不太有爭議。

有爭議的是上任影帝塗們,他在頒獎時把「中國台灣」掛嘴邊,我若是台灣人大概也會超不爽。

雖然先挑起敏感政治議題的是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她在台上致謝,激動表示「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其後,中國網絡直播突然全部停止,而中國影人被下令不得出席金馬相關酒會,各自的慶祝活動則不開放採訪。一眾中國大小明星包括仍在神隱中的范冰冰齊齊轉發「中國,一點都不能少」微博做個愛國好公民。

「台灣這邊是開放的,影展是開放的,他們愛講什麼講什麼,只要來金馬獎,我希望就藝術論藝術,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世界來干擾……請大家給電影人一種尊重。」

李安導演,也許感到相當無力。他,確實盡力了。

電影世界,應該是純粹的。

 

 

 

 

Published:17/11/2018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