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 Craze娱乐 Pop

《与神同行2之终极审判》因与缘 • 罪与罚 • 一念地狱

文 | 杨丽玲

农历七月看地狱故事,也算应景。

电影第一集还没看时,就对电影公司的朋友说了,这部戏没得输。

这样的题材这样的卡士,票房纪录超越《尸速列车》,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有动作有鬼怪有笑料有温情有特效,《与神同行》的元素比《尸》更丰富,地狱审判戏胜在有新鲜感,满足了我们对死后世界的无穷想象,而且符合华人的认知。毕竟我们从小就有地狱存在的概念,在文化上完全不觉有隔阂。

电脑特技,就该这样用。我甚至觉得第一集做了一次很好的示范。特技不过是工具,不可本末倒置。好莱坞,是时候来向韩国人重新学习如何讲好一个通俗又好看的故事。

第一集找来韩国最有观众缘的车太贤——天生标签着“一个好人”,无需多作铺陈,大家顺理成章对他有认定。救火员为救人而死,千年难得的“贵人”,完美形象轻而易举建构。但人类都有阴暗面,原来背后有隐情,后半段突然加添弟弟在军中冤死以及孤苦老母独留人间的情节,达成煽情目的。

韩国片厉害在twist,故事必有反转,纵使隐约猜得出,明知乃刻意经营,依然被撩动心弦,韩国影剧人皆为算计高手。

不得不长篇大论回顾情节,因为续集基本上就是故事延续,哥哥车太贤之后轮到弟弟金东昱接受审判,没看过上集的人,哪知道发生乜事。

电影作品,必须是可以独立存在的。就算是系列电影。从这点来看,《终极审判》已有缺失。

上次贩卖亲情友情煽情,这次同样有老有少还加了千年恩怨情仇。只不过续集上映,还是有不少人认为不及前作。

这是当然的。

地狱早走过一遭,已无新鲜感可言。上回地狱使者与判官过招一关过一关,辩证是非善恶,总不能又来一遍吧?关于弟弟的死亡真相,差不多都已说明,症结不过在于凶手有意抑或无心,难免悬疑紧张感大减。和车太贤相比较,金东昱的号召力与魅力明显弱得多。是的,我确实嫌弃金东昱全程嬉皮笑脸喋喋不休话太多。对导演金容华执意起用金东昱,我没feel。想来换成让人厌恶不起来的车太贤式演员,观感可能又会不一样。

与此同时,三名地狱使者江林/河正宇和解怨脉/朱智勋、李德春/金香起在地狱与人界兵分两路,一个带着贵人冤魂在阴间打怪鱼斗恐龙闯关,另外一大一小在阳间和保护家宅的家神马东石做好事顺便听身世……双线发展,主题失焦,枝节散乱,主角三人对手戏又仅有寥寥几幕,我承认自己有私心,看到河正宇和朱智勋鲜少同场很是失落。

河正宇为何执着纠结于金东昱的冤死,不惜以千年功德作为赌注。拼什么?连金也百思不解。

《终极审判》审判的是金秀昱,为的却是让地狱使者河正宇赎罪。假如地狱即法庭,情况就似辩护律师硬是借被告冤案以解心结。

“证明了是贵人,然后呢?”

“可以投胎。”

河正宇一派理所当然,但金东昱次次听了,耸耸肩,露出不置可否的可笑表情。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谁稀罕再世为人。不能成神佛,宁愿在地狱,也不要重新开始做一次人。

这其实是河正宇千年救赎之旅的终结。

第一回讲罪与罚不外乎人情,第二回讲前世宿命无从挣脱。续集比上集,更似警世寓言。

“会者必离,去者必返”,死后并不是一了百了的。昔日结下的因,即今日成就的缘。爱恨情仇离散聚合皆为因缘果报,人类以为的偶然,实则万物运作之循环法则。

“世上并没有坏人,只有最坏的情况。”马东石叹着气,开解朱智勋和金香起。各人都有故事,皆有隐衷。当然,每个人会有自己的选择。诸般欲望,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怨不得人。身不由己,有时是借口。

铸下大错,弥补无从。但人类更无可救药的是,地狱修行千年见证生死轮回竟也未能大彻大悟。

说穿了,请求宽恕不为对方,为的是自己的解脱。做人做神最大的痛苦就是忘不了却又回不去。“真正的地狱不在脚下,而是这一千年来无法传达歉意的折磨。”河正宇忏悔,我陪着痛哭。

看戏有思索,大家是时候反省过往种种啦。但关于情节设定,就不要多想吧。

否则你会觉得活着死去都绝望,不只现实世界连地狱也讲家族裙带关系,阎罗王李政宰一己私欲“话晒事”,想让谁有得捞都行,一千年苦心设计等待听到那一句sorry。

续集继续大卖座,第三、四集当然非拍不可。地狱使者、漫天神怪,开启了韩式独特的超能英雄系列。

但下一集,主角是关怀兵D.O?同一宗案件中被牵扯进来的人物故事怎地没完没了?不是说千年都难凑足49位贵人吗,怎地又突然贵人大放送?河正宇、朱智勋和金香起,千年恩怨一笔勾销,电影却还纠结不肯前进……

人类啊,本性难移。

 

 

Published: 20/08/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