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 Craze娛樂 Pop

《與神同行2之終極審判》因與緣 • 罪與罰 • 一念地獄

文 | 楊麗玲

農歷七月看地獄故事,也算應景。

電影第一集還沒看時,就對電影公司的朋友說了,這部戲沒得輸。

這樣的題材這樣的卡士,票房紀錄超越《屍速列車》,並不讓人感到意外。有動作有鬼怪有笑料有溫情有特效,《與神同行》的元素比《屍》更豐富,地獄審判戲勝在有新鮮感,滿足了我們對死後世界的無窮想象,而且符合華人的認知。畢竟我們從小就有地獄存在的概念,在文化上完全不覺有隔閡。

電腦特技,就該這樣用。我甚至覺得第一集做了一次很好的示範。特技不過是工具,不可本末倒置。好萊塢,是時候來向韓國人重新學習如何講好一個通俗又好看的故事。

第一集找來韓國最有觀眾緣的車太賢——天生標籤著「一個好人」,無需多作鋪陳,大家順理成章對他有認定。救火員為救人而死,千年難得的「貴人」,完美形象輕而易舉建構。但人類都有陰暗面,原來背後有隱情,後半段突然加添弟弟在軍中冤死以及孤苦老母獨留人間的情節,達成煽情目的。

韓國片厲害在twist,故事必有反轉,縱使隱約猜得出,明知乃刻意經營,依然被撩動心弦,韓國影劇人皆為算計高手。

不得不長篇大論回顧情節,因為續集基本上就是故事延續,哥哥車太賢之後輪到弟弟金東昱接受審判,沒看過上集的人,哪知道發生乜事。

電影作品,必須是可以獨立存在的。就算是系列電影。從這點來看,《終極審判》已有缺失。

上次販賣親情友情煽情,這次同樣有老有少還加了千年恩怨情仇。只不過續集上映,還是有不少人認為不及前作。

這是當然的。

地獄早走過一遭,已無新鮮感可言。上回地獄使者與判官過招一關過一關,辯證是非善惡,總不能又來一遍吧?關於弟弟的死亡真相,差不多都已說明,癥結不過在於兇手有意抑或無心,難免懸疑緊張感大減。和車太賢相比較,金東昱的號召力與魅力明顯弱得多。是的,我確實嫌棄金東昱全程嬉皮笑臉喋喋不休話太多。對導演金容華執意起用金東昱,我沒feel。想來換成讓人厭惡不起來的車太賢式演員,觀感可能又會不一樣。

與此同時,三名地獄使者江林/河正宇和解怨脈/朱智勳、李德春/金香起在地獄與人界兵分兩路,一個帶著貴人冤魂在陰間打怪魚鬥恐龍闖關,另外一大一小在陽間和保護家宅的家神馬東石做好事順便聽身世……雙線發展,主題失焦,枝節散亂,主角三人對手戲又僅有寥寥幾幕,我承認自己有私心,看到河正宇和朱智勳鮮少同場很是失落。

河正宇為何執著糾結於金東昱的冤死,不惜以千年功德作為賭注。拼什麼?連金也百思不解。

《終極審判》審判的是金秀昱,為的卻是讓地獄使者河正宇贖罪。假如地獄即法庭,情況就似辯護律師硬是借被告冤案以解心結。

「證明了是貴人,然後呢?」

「可以投胎。」

河正宇一派理所當然,但金東昱次次聽了,聳聳肩,露出不置可否的可笑表情。生亦何歡,死亦何苦,誰稀罕再世為人。不能成神佛,寧願在地獄,也不要重新開始做一次人。

這其實是河正宇千年救贖之旅的終結。

第一回講罪與罰不外乎人情,第二回講前世宿命無從掙脫。續集比上集,更似警世寓言。

「會者必離,去者必返」,死後並不是一了百了的。昔日結下的因,即今日成就的緣。愛恨情仇離散聚合皆為因緣果報,人類以為的偶然,實則萬物運作之循環法則。

「世上並沒有壞人,只有最壞的情況。」馬東石嘆著氣,開解朱智勳和金香起。各人都有故事,皆有隱衷。當然,每個人會有自己的選擇。諸般慾望,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怨不得人。身不由己,有時是藉口。

鑄下大錯,彌補無從。但人類更無可救藥的是,地獄修行千年見證生死輪回竟也未能大徹大悟。

說穿了,請求寬恕不為對方,為的是自己的解脫。做人做神最大的痛苦就是忘不了卻又回不去。「真正的地獄不在腳下,而是這一千年來無法傳達歉意的折磨。」河正宇懺悔,我陪著痛哭。

看戲有思索,大家是時候反省過往種種啦。但關於情節設定,就不要多想吧。

否則你會覺得活著死去都絕望,不只現實世界連地獄也講家族裙帶關係,閻羅王李政宰一己私慾「話曬事」,想讓誰有得撈都行,一千年苦心設計等待聽到那一句sorry。

續集繼續大賣座,第三、四集當然非拍不可。地獄使者、漫天神怪,開啓了韓式獨特的超能英雄系列。

但下一集,主角是關懷兵D.O?同一宗案件中被牽扯進來的人物故事怎地沒完沒了?不是說千年都難湊足49位貴人嗎,怎地又突然貴人大放送?河正宇、朱智勳和金香起,千年恩怨一筆勾銷,電影卻還糾結不肯前進……

人類啊,本性難移。

 

 

 

 

 

Published: 20/08/2018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