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s Got Talent》新世代进化论

文 | 黄敏玮|摄影|Asia's Got Talent

选秀节目层出不穷。这几年,视觉频频被疲劳轰炸。坦白说,早已没热衷追看。

《Asia’s Got Talent》时隔两年回归。

第一季,没有每一集追看,不过根据当时现场观摩录影的经验,达人们的表演,几乎不是唱歌就是舞蹈,基本上,就是你我认知中自然而然归纳为“才艺”的表演。跟我印象中百花齐放、表演项目甚至有些稀奇古怪的西方《Got Talent》系列节目,有些差距。

这一季的新加坡海选,我曾到场探班。但吸引近500名参赛者的试镜活动,在后台两间小房间神秘进行,不对外开放。不见礼堂内任何参赛者现场练习,大家静悄悄排排坐,呃,其实像观众多于参赛者。当真无从知晓节目有何看头,应该期待些什么……

 

节目开播,比想象中更具娱乐性。

或许是因为《Got Talent》系列节目的固定模式吧,节目基本上很难出错。但预设框框内能玩出的新花样也相对不多,最直接的,大概就是为评审团注入新血吧?

Jay Park新加盟,接棒中西方偶像团体代表人物Melanie C和吴建豪,偶尔下场配合参赛者玩玩,其实也挺不错的。但我还是喜欢继续坐镇的David Foster。尽管讲评风格不变,依旧是那个大家熟悉的毒舌幽默的Dreamcrusher,但今时今日的选秀节目还是需要这样的存在的。毕竟,不怎样的表演太浪费时间+折磨观众眼镜,是需要那声残酷一叮的。配合继续扮美当白脸Anggun,大家各尽其职,一唱一和讲评投票按铃,默契不俗。

各国参赛者呈现的才艺,从来是make it or break it 的最重要元素。开播至今,菲律宾阿嬷玩嘻哈饶舌,泰国小妹耍空中杂技……这个舞台,继续看似充满无限可能。当然,也有无趣/横看竖看都无法符合“才艺”标准的失败案例。没被制作团队剪辑掉,当然是为了博君一笑。

目前为止,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ADEM Dance Crew。软骨功结合舞蹈,让人边看便惊呼:Ouch!

好奇心驱使下,开始搜索这组人马的资料。原来首个让评审按下黄金按钮直接晋级半决赛的团体,是去年《Czech-Slovakia’s Got Talent》总决赛参赛团体之一。呃,他们该不会想将各地《Got Talent》舞台一一挑战吧?

 

3届世界冠军荣衔不是盖的。花式跳绳,原来可以这么精彩。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香港火箭特技跳绳队的纯熟表演,背后埋藏8年苦练,每日只睡3、4小时的艰辛。

 

无法不爱来自日本的达人们。舞台上展现日式创意与幽默,每一集都让人捧腹大笑。

 

 

 

印尼魔术师Riana脸臭臭一言不发,怪异幻术,是迄今节目中最让人毛骨悚然的表演。

 

同场加映:小红点之光

选秀比赛,见到与自己相同国籍的“自家人”过关斩将,往往会莫名激起国人的自豪感。

无独有偶,这一届的《Asia’s Got Talent》成功站稳脚步的新加坡参赛者——女高音Lauren Yeo(14岁)、Prasheela Ramesh(14岁)以及姐妹花Ariane(12岁)Anne-Sophie Cazaubon(10岁),皆以歌喉取胜。

 

Ariane和Anne-Sophie,尤其引人注目。一首选自《拉克美》(Lakmé)的《花之二重奏》(Flower Duet),获得David Foster好评。

早在你我连儿歌都可能还学不会的年纪,两姐妹拜师学艺唱歌剧,至今已8年了。很好奇,当初究竟是什么让她们决定投入性质一点也不“小孩”的歌剧,而且还坚持了这么多年。

“歌剧,就像一个个故事,只不过是用唱的。一直以来,我们觉得用这样的方式说故事最动听。”姐姐Ariane说。

这些年,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和舞台剧,一步一脚印累积了宝贵实战经验。父亲是法国人,两姐妹目前就读本地的法国国际学校,Ariane只将歌唱视为兴趣,以课业为重,妹妹Anne-Sophie则恰恰相反,希望未来能成为专业歌剧演员,“我长大以后,欢迎你来看表演!”

一旁的妈妈却坦言:“唱歌剧的梦想,她从来没改变过。但作为新加坡人,这条路会走得相当艰难。每次这么告诫她,她总是愤愤不平地问:‘妈妈,你这是在阻拦我吗?’我不是在阻拦她,但她必须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幕后运筹帷幄!传统电视数码时代求存!

数码时代,观众选择太多。加上选秀节目近年已泛滥成灾,要继续吸引观众目光,绝非简单任务。负责筹办这次《Asia’s Got Talent》的索尼亚洲影视电视网节目高级副总裁兼内容与行销主管林丽慧(Virginia Lim),自有一套见解。

要在亚洲区找有才艺的人,会很困难吗?观看英美选秀节目,总觉得talent pool很大,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表演很多。相对来说,亚洲的情况,会不会很不同?

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本身的看法又有一点点不一样。

我认为,在亚洲存在着地理位置上的限制,亚洲由多个国家组成,有时是需要一个平台的,但尤其在东南亚,展现才艺的平台并没有外国的成熟。英美地区这些年打造了非常成功的节目和平台,他们把节目达人的推动和宣传掌控得很好,而具备才艺的人都知道去哪里展现自己的才华。这是目前在我们亚洲比较缺乏的,也是我们公司支持筹办《Asia’s Got Talent》的原因。我们提供平台,让亚洲有才华的人能够展现才艺。再有才华的人,都需要较正式的管道…… 这,才是亚洲地区目前存在的问题。我倒不会觉得问题出在亚洲缺乏有才华的人,而是少了一个很好的展现平台。

选秀节目的热潮已经持续蛮长一段时间,究竟要怎么做,才能继续吸引观众的目光?

有些选秀节目可能做太久、太多了,对观众来说,是视觉上的一种疲劳轰炸。 我个人认为,一个选秀节目,不能只呈现一种才艺。当节目呈现多项才艺的时候,就能在本质上保持一点新鲜感,就像《Asia’s Got Talent》,参赛者够展现任何一种才华,无论是唱歌、跳舞,甚至是魔术。只要是他们有热忱的东西,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因为他们是不受限的。毕竟,我们要发掘的,是一个有才华的人,而不是一名歌手、演员、主持人、魔术师。

数码时代,观众观看节目的习惯也不一样,就连免费电视频道也渐渐较少观众留守电视前。有线电视也有自身的挑战,你们如何应对?

我们处在一个很关键的时代,有老一辈的人在看电视,也有一批年轻观众,而他们都已经走向数码平台了。我们清楚意识到观众在改变,他们的观影习惯也在转变。尽管观众群始终存在,但大家已开始通过不同的非电视平台观看节目,而我们已不能奢望观众像从前一样留守电视前,根据电视频道的播映时间走。

我们必须走向观众,所以我们推出了随选内容,同时也尝试制作一些适合数码平台的内容。例如,录制这次的《Asia’s Got Talent》的同时,我们也派出数码导播随行,专门录制与节目内容截然不同的短片。我们会录制一些幕后花絮。每个参赛者都有自己的故事,为什么会喜欢唱歌?为什么会喜欢变魔术?

传统电视的挑战,在于你只有一小时的节目时间,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但网络平台的最大优势,却在于带宽和时长并不受限,你可以根据内容的属性,打造并上载很多不同时长的短片。

传统电视正面临转型的挑战,我们也不断尝试制作更多数码内容,满足观众需求。而身处付费电视行业的好处是:我能够巧妙融合传统电视和数码内容,将1小时的电视节目呈现给我们的核心观众,但与此同时,我也能提供数码内容,透过数码平台扩大观众群。

 

《Asia’s Got Talent》每逢星期四,晚上7时30分,透过AXN播映。

 

Published: 01/11/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