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 Craze娱乐 Pop

《秘密森林》当世间已无正义II

文 | 杨丽玲

今年最精彩的韩剧,我已经认定了,是这一部。

就此结束,让追了八周的我很失落。没关系,tvN播完,还可以上Netflix看,但英文剧名叫《Stranger》,我也不是很明白。看完大结局再从头看一遍,依然欲罢不能一集集接下去,寻找可能遗漏的细节伏笔。

司法独立,可以是统治者的口号,从来不是必然。本应是指正错误的机关,现实中很多时候沦为助纣为虐的加害者,庇护的是当权者是权贵而不是人民。

韩剧常描写检察厅不畏强权寻找真相捍卫正义,我爱看,因为就算对现实已绝望,透过虚构情节也能得到心灵上的安慰。

最初是为了曹承佑与裴斗娜而看。

气质的一对,演技都是浑然天成,却从未合作过。

现在的曹承佑怎么比《假如爱有天意》时更让人心动,家里还收着这部让我哭得很惨的电影DVD。我以前也爱《马拉松》里那个自闭症男孩,那双纯真清澈的眼睛,至今也还在。

裴斗娜,37岁还像我记忆中那个古灵精怪的元气女生。以前当大家都爱宋慧乔的时候,我最爱的,是裴斗娜,她与元斌当年是我认定的最完美配搭。个性独特,自然清新,潇洒却不失可爱, 这几年大多在好莱坞影剧作品里看见她,终于等到她回归韩国小荧幕。

一定会联想到近期的朴槿惠闺密干政案。

不只在韩国,政商勾结把持朝政在每一个国家都是进行式。这年头大家早幻灭,高官高喊清廉为国家奉献一生,谁还会相信?

电视剧里傲慢跋扈的财团会长被逮捕面对群众,依然理直气壮,情景格外真实。

“我是一直以来负责大韩民国30%GDP的人,大半辈子为国家经济付出了辛劳。检察官们或许用法律给我套上某个罪名,但是在大韩民国的历史面前,我是无罪的。我们若倒下,大韩民国也会随之倒下。”受审时坐在轮椅上声称有病,画面怎么似曾相识,和朴槿惠受审总摆出病恹恹模样甚至声称脚趾痛送医的情景,吊诡地像是案件重演。

“在我们国家,无辜失去子女的父母太多了,他们都要变成杀人犯吗?你把他们也刺伤了。无论如何都要克服的那些人,被你给坏了名声。”

裴斗娜痛斥为枉死的儿子复仇的凶手的一番话,我擅自解读为是向《世越号》沉船事故痛失孩子的父母们致意。饱受愤怒煎熬的他们,至今仍无处讨回公道。

正义是永远的暗恋。暗恋,只能渴望,求而不得,无论多努力。

“我要守住我们存在的有责任和义务的人。”

“不要守护我们的存在,而是请您守护我们存在的理由。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义?”

当检察厅总长畏惧各方势力而欲解散揭露弊案的特调组时,地检各组部长尽管怕丢官却硬着头皮劝谏。

可能什么也不会改变。

有权有势拖拉一会儿即逃法网,捍卫公义的英雄反而难有立足之地,《秘》就算到了结局依然让人感觉无力无奈。

这,就是我们所身处的世界。

这世界需要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

检察官男主角黄始木,少年时动过脑岛切除手术,失去感觉和情感,对于信任与怀疑、共鸣与轻蔑、负罪感和原谅等完全无感,换句话说,他是没有人性的。无欲则刚且品自高,没有情感没有欲望便能摆脱人情世故束缚,不受摆布不被动摇,心无旁骛100%理性,所以轻而易举看穿表象。

旁人猜不透他所以惧怕,是世人太复杂,他其实很纯粹。唯一执着,可能是对食物。一个过着孤独人生、对生活不太上心的人,偏偏对味道意外地挑剔,面太咸、面包不怎样……编剧最爱诙谐凸显他被俗事俗人纠缠而没法好好坐下吃完顿饭的窘况。

只有这样的人,才承担得起,在污秽的世界穷追不舍独自争取公义的重担。

一个没有什么情绪却让你感觉到他的内心的人物,不是面瘫chok着来演就可以的。曹承佑没有太多表情的脸上常有极其微妙的变化,眼神、肢体、语调不用心观察不会发现的反差,细腻地点滴泄露他的内心。

冷漠超然的男主角,需要有温度的热血女在身边。

难得出现这么一个不麻烦的女主角韩汝珍。《Astro Boy》是她心底传说中的传奇巨作,一直记着漫画作者手冢治虫的话——不可伤害一个人的基本人权。

别人说只是漫画,她却说:“只是画出来的画而已,都有想努力遵守的东西,我们可不能破坏了。”所以当世界辜负她当她沮丧时,一个人躲在天台屋看漫画让心灵得到慰籍,我太有共鸣。

善良聪慧坦率爽朗正直独立,被羞辱时忍辱负重,帮助弱势毫无畏惧,为公义甚至亲手捉拿自己的警署署长与同僚为敌。编剧点评这个人物,曾说她的言行是任何普通人都想做到但是却无法实现的。

剧里的金句,几乎都来自她。

~“他们全都是从一开始就是个残忍的恶魔吗?做着做着,因为可以才那么做的。因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沉默,只要有一个人睁大眼睛呼喊,就可以改变。”

~“如果这么逐流下去,最后抵达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怎么办?”

~“有多少人,因为这样的原因,以选择为借口,被逼迫选择沉默。我无法妥协,我不妥协。”

感性的理想主义者,应该过得比别人辛苦。

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走进黄始木的内心。看似相反其实也相似,都是纯粹纯真不复杂的人,是同类啊所以一拍即合成为灵魂搭档。

爱意,无需言明。

检察官与女警,自始至终感情淡淡地,似有若无,含蓄得美丽,恰好。没有太多明显的描绘,没有多余的篇幅,却比很多爱情剧更甜蜜。

这两人的互动,怎么可以这么自然温暖。

嘀嘀咕咕却还是收着她随手画他的素描,她不时轻轻拍他,甚至会勾着他手臂,从他正吃着的面汤里喝口汤,他默许,因为她在他心目中是不一样的。他唯独会为了她而微笑,甚至主动邀她进家里来,对身边人都怀疑了一遍,却毫无理由地完全信任她。

最后路边摊告别,点到即止,写得妙。以为对他诸多暗示他还是一贯无动于衷,谁知她叮嘱回首尔没地方来睡我家吧,他那声“好”已经是最有情的回应了。

这个男人,像个孩子。孩子的喜恶是分明的,不喜欢的人,保持距离,碰也不行。别人对他的真心,他是感受得到。诸如为了达到目的而存有私心甚至被仇恨蒙蔽的后辈永恩秀,就算对他情深,他也只会反射性推开。

人物都没有脸谱化地绝对黑与白,和现实世界一样,活在灰色地带。

刚开始最“乞人憎”的是检察官徐东宰,但愈看忍不住有点喜欢这个讨厌的家伙。出身不及一众来自名牌大学的精英而被看轻,自卑所以拼了命往上爬,奴才一样谄媚奉承,是狡猾的生存者,很普通人,为了活下去什么都行。正义感不是没有,但是自己的生存与利益,更重要。连恩师前辈的牺牲也没能改变他,很真实啊,人的本性其实是不会变的。

不择手段为含冤父亲洗脱污名未曾完全明白险恶世途的永恩秀,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选择袖手旁观的永一材,幼子无辜惨死人生从此陷入悲剧的尹科长,放不下权位却仍心存正义硬着头皮力抗制度的姜部长……

人,本来就无法二分法定义。捍卫者与犯罪分子,违法者和执法者,加害者和受害者,根本难以清楚划分。

剧集成功,其实也取决于一个从第一集开始剧里主角剧外观众都在揣测他是善是恶有何居心的关键人物。

李昌俊。我怀疑创作灵感来自《哈利波特》的石内卜/Snape,当看到编剧在访问时quote了邓布利多的话,我更确信。

“各位现在得在难走的路和容易走的路选择一个。”那是邓布利多对霍格华兹的孩子们说的话。《秘密》主角选择的,当然是布满荆棘的漫长斗争之路。

从一开始表面上对哈利波特极度厌恶甚至不断迫害且站在佛地魔那一边还杀死邓布利多的石内卜,竟然是暗中守护哈利、为正义牺牲自己的人。而李昌俊,就是黄始木的石内卜。

刘在明在《请回答1988》当东龙的训导主任老爸,存在感不太强,没想到《秘密》一出场,众人簇拥,气场惊人。明明外貌就是个大叔,却不知怎地觉得他超有魅力。

从检察厅部长到检察长再到青瓦台首席秘书官,暗中提拔被排挤的检控官,苦心策划多时,以自己的血换取公义。

留下的遗言,感人至深。身处现今世界,他的一字一句,让人分外有共鸣。

“大韩民国正在坍塌。目前阶段是已经越过‘大多数普通人还是安全的’这个底线。19年,任职检察官的这19年,我眼睁睁看着这个底线越来越低。我罪该万死啊。

曾有位只喝了糖水的老奶奶被带到我面前,也曾以盗窃罪拘捕了一位全部家产是卖掉废品的3000韩元的人。白天拘捕他们,晚上就去应酬,那里有些人,几句话就能赚数千亿,而我在一旁注视他们,让他们不至于落入法网。

当不用注视他们时,我就忠实地履行各届政府授予的义务,如果我们社会污染得并不严重,估计我就会对此视而不见。如果我烂到视而不见的程度,估计我会用自身的条件享受生活。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从我身体里发出嘎吱声,我不能再像一本蒙尘的旧书,只等着吃灰了。

这包里的东西,必须是从我手里夺走的才行。直到最后,都必须是检察官,从一条财阀忠实的走狗手里夺走的东西才行,唯有如此,才能变成强有力的证据,被赋予效力和可信性。

贪污腐败已经越过底线,开始杀人,以数十数百人为单位。

从一开始就该把刀夺走,从刚开始。但倘若最后时刻都不举起刀,整个系统就会崩溃。崩溃的系统,需要的不是时间,也不是钱。恢复崩溃的系统,需要的是人血。无数人的血。虽然我想说历史会证明一切,但这血必须现在流,必须改变,必须竭尽我所能,改变这一切。已经错失了用正常方式改变的机会,不能再沉默了。不能再等待有人出现,代替我处理这一切。继续等待,沉默的话,估计这世道很快就会变得寸步难行。如今该开口说话,举手指路,驱散浓雾,揭露秘密。

而我希望,这只是开始。”

无数英雄壮烈牺牲性命,但这个人连生前死后的声名也放弃,甘受唾骂,放弃深爱的妻子,寂寞卑微死去。

没有人比他更悲剧。尤其他曾经比谁都更有理想。

黄始木说他是检察厅与制度失败的沉淀物。是罪犯,也是牺牲自己的仗义之人。

“他可能认为是舍小取大,但世界上没有更大的性命或更小的性命。他误以为自己有审判罪犯的权力,是这个时代创造的怪物。有位警察曾经对我说过,因为可以,所以才做。因为闭上眼睛,沉默起来,才会有贪污腐败。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指出错误,就可以改变。”

结局,黑暗中透出一丝曙光。

是的,无论多绝望,总要说服自己相信一次。

可能改变,可以改变。

 

 

Published date:06/08/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