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 Craze娛樂 Pop

《秘密森林》當世間已無正義II

文 | 楊麗玲

今年最精彩的韓劇,我已經認定了,是這一部。

就此結束,讓追了八周的我很失落。沒關係,tvN播完,還可以上Netflix看,但英文劇名叫《Stranger》,我也不是很明白。看完大結局再從頭看一遍,依然欲罷不能一集集接下去,尋找可能遺漏的細節伏筆。

司法獨立,可以是統治者的口號,從來不是必然。本應是指正錯誤的機關,現實中很多時候淪為助紂為虐的加害者,庇護的是當權者是權貴而不是人民。

韓劇常描寫檢察廳不畏強權尋找真相捍衛正義,我愛看,因為就算對現實已絕望,透過虛構情節也能得到心靈上的安慰。

最初是為了曹承佑與裴斗娜而看。

氣質的一對,演技都是渾然天成,卻從未合作過。

現在的曹承佑怎麼比《假如愛有天意》時更讓人心動,家裡還收著這部讓我哭得很慘的電影DVD。我以前也愛《馬拉松》里那個自閉症男孩,那雙純真清澈的眼睛,至今也還在。

裴斗娜,37歲還像我記憶中那個古靈精怪的元氣女生。以前當大家都愛宋慧喬的時候,我最愛的,是裴斗娜,她與元斌當年是我認定的最完美配搭。個性獨特,自然清新,瀟灑卻不失可愛, 這幾年大多在好萊塢影劇作品里看見她,終於等到她回到韓國小螢幕。

一定会联想到近期的朴槿惠闺密干政案。

不只在韓國,政商勾結把持朝政在每一個國家都是進行式。這年頭大家早幻滅,高官高喊清廉為國家奉獻一生,誰還會相信?

電視劇里傲慢跋扈的財團會長被逮捕面對群眾,依然理直氣壯,情景格外真實。

「我是一直以來負責大韓民國30%GDP的人,大半輩子為國家經濟付出了辛勞。檢察官們或許用法律給我套上某個罪名,但是在大韓民國的歷史面前,我是無罪的。我們若倒下,大韓民國也會隨之倒下。」

受審時坐在輪椅上聲稱有病,畫面怎麼似曾相識,和樸槿惠受審總擺出病懨懨模樣甚至聲稱腳趾痛送醫的情景,吊詭地像是案件重演。

「在我們國家,無辜失去子女的父母太多了,他們都要變成殺人犯嗎?你把他們也刺傷了。無論如何都要克服的那些人,被你給壞了名聲。」

裴斗娜痛斥為枉死的兒子復仇的兇手的一番話,我擅自解讀為是向《世越號》沈船事故痛失孩子的父母們致意。飽受憤怒煎熬的他們,至今仍無處討回公道。

正義是永遠的暗戀。暗戀,只能渴望,求而不得,無論多努力。

「我要守住我們存在的有責任和義務的人。」

「不要守護我們的存在,而是請您守護我們存在的理由。苟延殘喘,又有什麼意義?」

當檢察廳總長畏懼各方勢力而欲解散揭露弊案的特調組時,地檢各組部長儘管怕丟官卻硬著頭皮勸諫。

可能什麼也不會改變。

有權有勢拖拉一會兒即逃法網,捍衛公義的英雄反而難有立足之地,《秘》就算到了結局依然讓人感覺無力無奈。

這,就是我們所身處的現實。

這世界需要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人。

檢察官男主角黃始木,少年時動過腦島切除手術,失去感覺和情感,對於信任與懷疑、共鳴與輕蔑、負罪感和原諒等完全無感,換句話說,他是沒有人性的。無欲則剛且品自高,沒有情感沒有慾望便能擺脫人情世故束縛,不受擺布不被動搖,心無旁騖100%理性,所以輕而易舉看穿表象。

旁人猜不透他所以懼怕,是世人太複雜,他其實很純粹。唯一執著,可能是對食物。一個過著孤獨人生、對生活不太上心的人,偏偏對味道意外地挑剔,面太咸、麵包不怎樣……編劇最愛詼諧凸顯他被俗事俗人糾纏而沒法好好坐下吃完頓飯的窘況。

只有這樣的人,才承擔得起,在污穢的世界窮追不捨獨自爭取公義的重擔。

一個沒有什麼情緒卻讓你感覺到他的內心的人物,不是面癱chok著來演就可以的。曹承佑沒有太多表情的臉上常有極其微妙的變化,眼神、肢體、語調不用心觀察不會發現的反差,細膩地點滴洩露他的內心。

冷漠超然的男主角,需要有溫度的熱血女在身邊。

難得出現這麼一個不麻煩的女主角韓汝珍。《Astro Boy》是她心底傳說中的傳奇巨作,一直記著漫畫作者手冢治蟲的話——不可傷害一個人的基本人權。

別人說只是漫畫,她卻說:「只是畫出來的畫而已,都有想努力遵守的東西,我們可不能破壞了。」所以當世界辜負她當她沮喪時,一個人躲在天台屋看漫畫讓心靈得到慰籍,我太有共鳴。

善良聰慧坦率爽朗正直獨立,被羞辱時忍辱負重,幫助弱勢毫無畏懼,為公義甚至親手捉拿自己的警署署長與同僚為敵。編劇點評這個人物,曾說她的言行是任何普通人都想做到但是卻無法實現的。

劇里的金句,幾乎都來自她。

~「他們全都是從一開始就是個殘忍的惡魔嗎?做著做著,因為可以才那麼做的。因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且沈默,只要有一個人睜大眼睛呼喊,就可以改變。」

~「如果這麼逐流下去,最後抵達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怎麼辦?」

~「有多少人,因為這樣的原因,以選擇為藉口,被逼迫選擇沈默。我無法妥協,我不妥協。」

感性的理想主義者,應該過得比別人辛苦。

只有這樣的人物,才能走進黃始木的內心。看似相反其實也相似,都是純粹純真不複雜的人,是同類啊所以一拍即合成為靈魂搭檔。

愛意,無需言明。

檢察官與女警,自始至終感情淡淡地,似有若無,含蓄得美麗,恰好。沒有太多明顯的描繪,沒有多餘的篇幅,卻比很多愛情劇更甜蜜。

這兩人的互動,怎麼可以這麼自然溫暖。

嘀嘀咕咕卻還是收著她隨手畫他的素描,她不時輕輕拍他,甚至會勾著他手臂,從他正吃著的面湯里喝口湯,他默許,因為她在他心目中是不一樣的。他唯獨會為了她而微笑,甚至主動邀她進家裡來,對身邊人都懷疑了一遍,卻毫無理由地完全信任她。

最後路邊攤告別,點到即止,寫得妙。以為對他諸多暗示他還是一貫無動於衷,誰知她叮囑回首爾沒地方來睡我家吧,他那聲「好」已經是最有情的回應了。

這個男人,像個孩子。孩子的喜惡是分明的,不喜歡的人,保持距離,碰也不行。別人對他的真心,他是感受得到。諸如為了達到目的而存有私心甚至被仇恨蒙蔽的後輩永恩秀,就算對他情深,他也只會反射性推開。

人物都沒有臉譜化地絕對黑與白,和現實世界一樣,活在灰色地帶。

剛開始最「乞人憎」的是檢察官徐東宰,但愈看忍不住有點喜歡這個討厭的傢伙。出身不及一眾來自名牌大學的精英而被看輕,自卑所以拼了命往上爬,奴才一樣諂媚奉承,是狡猾的生存者,很普通人,為了活下去什麼都行。正義感不是沒有,但是自己的生存與利益,更重要。連恩師前輩的犧牲也沒能改變他,很真實啊,人的本性其實是不會變的。

不擇手段為含冤父親洗脫污名未曾完全明白險惡世途的永恩秀,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選擇袖手旁觀的永一材,幼子無辜慘死人生從此陷入悲劇的尹科長,放不下權位卻仍心存正義硬著頭皮力抗制度的姜部長……

人,本來就無法二分法定義。捍衛者與犯罪分子,違法者和執法者,加害者和受害者,根本難以清楚劃分。

劇集成功,其實也取決於一個從第一集開始劇里主角劇外觀眾都在揣測他是善是惡有何居心的關鍵人物。

李昌俊。我懷疑創作靈感來自《哈利波特》的石內卜/Snape,當看到編劇在訪問時quote了鄧布利多的話,我更確信。

「各位現在得在難走的路和容易走的路選擇一個。」那是鄧布利多對霍格華茲的孩子們說的話。《秘密》主角選擇的,當然是布滿荊棘的漫長鬥爭之路。

從一開始表面上對哈利波特極度厭惡甚至不斷迫害且站在佛地魔那一邊還殺死鄧布利多的石內卜,竟然是暗中守護哈利、為正義犧牲自己的人。而李昌俊,就是黃始木的石內卜。

劉在明在《請回答1988》當東龍的訓導主任老爸,存在感不太強,沒想到《秘密》一出場,眾人簇擁,氣場驚人。明明外型就是普通大叔,卻不知怎地覺得他超有魅力。

從檢察廳部長到檢察長再到青瓦台首席秘書官,暗中提拔被排擠的檢控官,苦心策劃多時,以自己的血換取公義。

留下的遺言,感人至深。身處現今世界,他的一字一句,讓人分外有共鳴。

「大韓民國正在坍塌。目前階段是已經越過‘大多數普通人還是安全的’這個底線。19年,任職檢察官的這19年,我眼睜睜看著這個底線越來越低。我罪該萬死啊。

曾有位只喝了糖水的老奶奶被帶到我面前,也曾以盜竊罪拘捕了一位全部家產是賣掉廢品的3000韓元的人。白天拘捕他們,晚上就去應酬,那裡有些人,幾句話就能賺數千億,而我在一旁注視他們,讓他們不至於落入法網。

當不用注視他們時,我就忠實地履行各屆政府授予的義務,如果我們社會污染得並不嚴重,估計我就會對此視而不見。如果我爛到視而不見的程度,估計我會用自身的條件享受生活。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從我身體里發出嘎吱聲,我不能再像一本蒙塵的舊書,只等著吃灰了。

這包里的東西,必須是從我手裡奪走的才行。直到最後,都必須是檢察官,從一條財閥忠實的走狗手裡奪走的東西才行,唯有如此,才能變成強有力的證據,被賦予效力和可信性。

貪污腐敗已經越過底線,開始殺人,以數十數百人為單位。

從一開始就該把刀奪走,從剛開始。但倘若最後時刻都不舉起刀,整個系統就會崩潰。崩潰的系統,需要的不是時間,也不是錢。恢復崩潰的系統,需要的是人血。無數人的血。雖然我想說歷史會證明一切,但這血必須現在流,必須改變,必須竭盡我所能,改變這一切。已經錯失了用正常方式改變的機會,不能再沈默了。不能再等待有人出現,代替我處理這一切。繼續等待,沈默的話,估計這世道很快就會變得寸步難行。如今該開口說話,舉手指路,驅散濃霧,揭露秘密。

而我希望,這只是開始。」

無數英雄壯烈犧牲性命,但這個人連生前死後的聲名也放棄,甘受唾罵,放棄深愛的妻子,寂寞卑微死去。

沒有人比他更悲劇。尤其他曾經比誰都更有理想。

黃始木說他是檢察廳與制度失敗的沈澱物。是罪犯,也是犧牲自己的仗義之人。

「他可能認為是捨小取大,但世界上沒有更大的性命或更小的性命。他誤以為自己有審判罪犯的權力,是這個時代創造的怪物。有位警察曾經對我說過,因為可以,所以才做。因為閉上眼睛,沈默起來,才會有貪污腐敗。只要有一個人站出來指出錯誤,就可以改變。」

結局,黑暗中透出一絲曙光。

是的,無論多絕望,總要說服自己相信一次。

可能改變,可以改變。

 

 

Published date:06/08/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