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 Japan娱乐 Pop

成宫宽贵 从此自由过日子

文 | 杨丽玲


“演员不能被媒体所侵蚀,要生存下来。”

我不知道已故舞台剧大师蜷川幸雄是否早看透现实隐约感觉出成宫宽贵的命运,他在谈及成宫时最后讲了这句话,那年成宫还是21岁美少年,在蜷川执导的《皆大欢喜》里男扮女装和小栗旬演couple。

2016年,是结束之年。而且大多事情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意料之外的形式终结。

一篇《Friday》报道,成宫友人爆料他吸食毒品,五天之后经纪公司出示药报告洗脱嫌疑,没想到两日之后,34岁的成宫宽贵透过经纪公司宣布,正式退出演艺圈。

隐退声明,写得很真挚。

“整件事情发生的原因我全部都知道是因我而起。

我被打从心底信赖的朋友背叛,落入了数人所设计的圈套当中。

对于从事这份工作的人,绝不想让他人知道的性向问题也被放大检视,此后错误的报道也会不断扩散,这让我被无法言喻的不安、恐惧与绝望感压垮了。

一想到往后自己的隐私还会因他人的恶意而曝光于世间,我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很想立刻就从演艺圈中消失。 ”

 

我很失落。

他是我相当喜欢的演员,我会为了他追看某一部日剧。

我没法解释他吸引我的是什么,但肯定不会只是外在而已。他确实有一股带着邪气的性感,纵使西装笔挺也诱惑。或许与他演过的剧有关,今年就看过他在《大奥》里诠释荒淫无道的德川将军,之后还在《不愉快的果实》里引诱人妻栗山千明出轨。

但同一年的《怪盗山猫》,尽管最后有反转但他大部分时候是傻乎乎的善良青年很是讨人喜欢。几周前客串《IQ246》,我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次数还多于织田裕二。当然,题外话是织田根本不适合那个天才贵族角色。

以舞台剧出道的成宫宽贵,是极度被低估的演员。

他事业上的两位伯乐,把他的特质形容得最精确。

堤幸彦说成宫有着融合阴暗和光明的魔性魅力,浓烈如芥末。

蜷川幸雄眼中的成宫,充满贵气、带点辛辣带点黑暗,身上带着社会风俗的东西,他感叹这样的演员只在电视上出现太可惜,也太可怜。大师的惋惜,不是没有缘由,谁可以像成宫男扮女装把一场女扮男装的戏演得那么不错,你不信的话,上网找《皆大欢喜》的舞台剧来看看吧。

 

我也觉得他可怜,出道10年方初次单独主演,《不良仔和眼镜妹》的平均收视11.3%其实不算差,而他主演3季的《相棒》明明获得高收视好口碑。

一直浮浮沉沉,有时双主演,有时落到二三线,有时是客串。但就算仅是配角,他也有着不逊于主角明星的强烈存在感。

但,演艺圈生存,是需要有运气的。

我相信他的隐退声明,写的都是心底话。

去年上笑福亭鹤瓶的《A-Studio》,他还烦恼着不太适合演艺圈,厌恶不得不一直暴露在人前的生活。

他说没有自信,自己活到了32岁还是个面对摄影机就无法好好说话的家伙。

我们怎么会想得到戏外的他,会是如此。人,总喜欢以貌取人,为人贴上标签。我想起了在《2016秋季世界奇妙物语》里浑身被人贴上标签不得不在意旁人眼光的成宫。

2015年上《樱井有吉危险夜会》,受访民众对他的5大既定印象是:帅+自恋+神经质+性感+时尚,他说:“我其实是很普通的人”。是咯,他说过自己有Pasmo卡,还会不伪装地去搭电车。

 

笑福亭鹤瓶说每次见成宫,他总是在笑,看起来很阳光很开朗。实际上,这个男人的人生路,走得非常艰辛。

小时候持续被霸凌很多年,当时遭受严重暴力对待,但大人们对他说“要和自己战斗,如果这里认输的话就都完了”,为了不受欺负,他隐忍附和着别人过活。

14岁母亲去世,辍学打工养活自己和6岁的弟弟。

“拼了命讨生活,不好好前进是不行的”,第一份工作在搬家公司,为了证明自己做得来,一个人抬起了一台冰箱,在大人当中长大的他,很懂看人脸色,那时穷得只能把纸箱弄成电视给弟弟。

17岁偶然得到舞台剧试镜机会,找到了逆转人生的机会。

开始演出舞台剧和电影,还在一边打工,直到两年后演《极道鲜师》才辞去工作。 2004年拍《Orange Days》时,妻夫木聪、柴崎幸、瑛太一伙人去他家玩,那时住在没有电梯的4楼屋顶,6坪房间,大家一起窝在单人床上,他后来谈及还很在意。

看他上节目,他的诚实常让人惊讶。例如他会说要好的演员朋友非常少,因为位置只有一个,在一起喝酒谈起的话,没办法打从心底为获得角色的朋友高兴。

小栗旬大概是他少数能跨越障碍与他结为好友的吧,栗子说过刚认识成宫时,他是个总传达着无论如何都要成名,很拼命工作的人。

有些人,形势所迫,不得不成功。

这个当哥哥的,身兼父母职,供养弟弟上学直到结婚,弟弟曾经考上偏差值低的大学,他担心弟弟将来“没办法过好生活”,思前想后拜托他重考。

被问起时,成宫总是说:“我觉得很平常,没什么特别啊。”然后只提自己对弟弟做的捣蛋事儿,例如明知弟弟在家吃390日元海苔便当,他会故意把高级便当从电视台带回家,在弟弟面前一脸坏笑地吃掉。

弟弟的结婚典礼,他没有上台致辞,因为顾虑到自己作为艺人会对弟弟造成干扰。 “大家能开心笑着,我就很开心,因为这样,会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做。”

去年看《A-Studio》,笑福亭鹤瓶找上了他的弟弟。弟弟说在结婚时写了一封信给成宫,却没能传达出去,那封信非常动人。真的。

“从小,每次妈妈出差不在家时,总是两个人一起留下来顾家,喜欢恶作剧的哥哥,为了让我不感到寂寞,总是捉弄我,弄到我都哭了。托哥哥的福,童年时哭泣的记忆非常多。

妈妈过世的时候,面对只会不断哭泣的我,哥哥说了:‘最后就忍忍吧,不然妈妈会担心得没办法好好休息。从此之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加油吧。 ’一边说着,一边忍住眼眶中的泪水,紧抓住我的手,直到现在,这个场景仍然深深地烙印在我脑海里。

哥哥有时忙到连家都回不了,一边说着:‘因为是拼人气的事业,不加油不行啊。 ’一边抓剧本出门的样子,真的非常帅气。尽管当时年仅20岁。

哥哥像爸爸,也像妈妈,严格地、温柔地将我好好地带大。哥哥就像理所当然一般,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就为了把我这个弟弟带大……”

后台,镜头对准成宫。没有,他没有像演苦情戏那样泪流满面,他的表情很平淡,克制着吧。

他最后笑说:“这个犯规了呢。好危险。我大概也是多亏了他,才能变得坚强的。人们常说伤心的时候如果哭出来就不是男人,因为有弟弟在,现在才能养成了拼命忍住的习惯。”

看他的演出,听他的过去,对他,很难不心软。无论他做过什么事。

单靠兴趣的话,已经没办法继续这份工作。他这样说过。演艺工作,只要自己想要继续就会继续的。

也许,终于到了继续不下去的时候。

粉丝愤怒嚷着“还我Nari!”,也许我们是时候还他正常人生。

让他自由地毫无防备地,好好过他穿T恤短裤的日子,他从此可以裹着喜欢的软绵绵毛绒毯宅在家,可以一个人关灯泡澡看恐怖片克服怕妖怪的弱点但可不要因为害怕而再被水淹没了,可以有更多时间跟他的观叶植物说话……

我们的失去,可能是他的重生。

我希望如此。

人生最让人心痛的事,莫过于被信任的人出卖。有传言,出卖他的,是他的恋人。当然只是传言。

若是为了涉毒事件,无论清白与否,大可不至于闪退。我不知道为什么东方艺人常被道德包袱强加在身上,怎么大家从不会批判生活过得乱七八糟什么事儿都干得出的西方艺人甚至觉得是常态的。

是的,确实有传闻他自2012年之后时常喝得酩酊大醉,他也曾说自己“非常享受大口大口地喝酒,大声地喧哗,不健康的娱乐”。但是在他演出的每一部作品里,我依旧看到一位称职有灵魂的演员,作为观众,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在演艺圈,流言蜚语足以摧毁一个人。也有说法,他不是因为涉毒传闻,而是因为性向被报道而大受打击。你当然会说什么时代了,性向还会是大问题? !其实,我们的社会,或许比你我想象地,保守很多。

该不会被事务所逼退的吧?

毕竟出现“疑似”报道之后,洗白太难,工作和代言都会失去,未来的演艺路寸步难行。对于旗下已有松坂桃李和菅田将晖的经纪公司来说,成宫的存在已不是必须。

不要说我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因为SMAP的遭遇,我没法不如此怀疑,日本艺能界毕竟有太多你我看不到的黑暗。

 

 

传言,他离开日本,来到新加坡再辗转到东南亚地区,独自旅行散心,未来将把事业转向时尚圈。当然,这还是传言。

做什么都行,快乐就好。

希望,他就此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

 

 

以上。

 

 

Published: 11/12/2016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