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西游2·伏妖篇》我明白但我低调我不说

文 | 杨丽玲

明年新年,我还是留在家里看周星驰旧片算了吧。

戏院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我冒着被清洁工人扫地出门的危险,等待周星驰出场。

银幕上,星爷也充当那个扫垃圾赶人的。“不是大片,所以没彩蛋。我再重复一次,不是大片,没彩蛋。假如是大片,怎么没彩蛋呢…”他自己忍不住笑场。

不看那幕,怎么值回票价。就跟后期成龙电影一样,我只等着看NG幕后花絮。

《伏妖篇》里一句九宫真人对着唐三藏说的台词:“你这表演,烂到词穷,这10年、8年的就别再出现了。”

我当星爷在自嘲。

戏里,孙悟空/林更新不就说了:“哪来那么多新东西,揾食而已!”

戏外,星爷也讲过:“江郎才尽是真的,不是开玩笑。但这是现实啊,就是要面对。不然怎样呢?是不是就算了?就不去创作了?可是我又非常喜欢拍电影……不放弃就好。不做电影,去做其他事同样困难。”

都跟你们挑明了,是大家痴情自愿爱他一万年。

不是因为电影里没有周星驰,之前《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也不见他踪影,可是处处feel到他。2013年要拍《降魔篇》我捏了把冷汗,但他借了演技厉害的文章还魂,意外地形神兼备,我被感动哭得稀里哗啦。

粉丝爱揣测,都说电影里和舒淇的一段情,是他献予罗慧娟的。直率主动的段小姐确实神似《盖世豪侠》的罗慧娟,而《盖》里的星爷的角色就叫“段飞”,舒淇的武器又是“无定飞环”。

戏里还有一大段对白呼应罗慧娟曾经对星爷的剖白—“我对他很痴心,他当我神经病。”
舒淇对文章表白心迹:“我有一个小理想,就是可以找到一个如意郎君,跟他一起组成一个家庭生一个小宝贝,然后简简单单的过生活,那个人就是你。”
文章的回答是:“神经病。”

这段话,《伏妖篇》的白骨精林允对唐僧吴亦凡又讲了一次。

电影歌曲,也依然是《一生所爱》。

桥段万年不变?谁有办法次次感动。尤其物是人非。

《降魔篇》结局,即《伏妖篇》的开始。但唐僧师徒4人西天取经历程N个人拍过N遍,再拍下去总要有话说有点heart。

上集唐僧最后头发被拔光又亲眼目睹挚爱死于孙悟空之手,靠着佛祖收服孙悟空。我还以为他就此大彻大悟,怎知取经路上虚张声势靠打靠骂镇压伏魔团队,徒弟们孙悟空、猪妖、鱼怪等本性狡猾各怀鬼胎,连表面的和谐也没能维持。

小孩未必适合看这戏,不仅因为孙悟空等面目太狰狞,更因为戏里个个没安好心凶狠残酷,表面圣洁的唐僧最虚伪,天天报复鞭打羞辱孙悟空,暴力狡猾充满兽性的又何止妖魔们。

这样的世界太绝望。

电影还从头到尾卖“腐”无止尽,对师徒关系制造暧昧暗示直到最后,我只觉得很低级趣味。

我其实不介意人物表里不一颠覆传统,反正世间无绝对英雄,假象早晚被戳破,但毫无逻辑忽然神勇称是反间计简直鬼扯。

究竟是星爷的剧本无趣,还是演员演不出其精神,我也很纳闷。

林更新是导演徐克的御用班底,这位齐天大圣就是摆出咬树枝侧头斜眼的凶悍痞子样,有形但无情。周星驰当年的孙悟空,整张脸粘满毛发,根本无从辨识,但那对眼睛却足以表达世间极致的痛苦与爱恨。

吴亦凡就是偶像型表演,哪似文章纵使浮夸也情深。

林允更不可能与舒淇对等相比,唱着相同的歌,跳着一样的舞,每一幕看到的就只有她的胸部,我其实等着她快一点灰飞烟灭,她哪能怪唐僧“心里已经容不下第二个人”。

还来那招如来神掌?还在唱《儿歌三百首》?Huh?戚秦氏?那不是《九品芝麻官》含冤犯妇张敏的名字吗。

桥段循环再使用,星爷这回够环保的了。就像一部坏了的老式唱机不断重播,连我这么爱的《一生所爱》听多了也索然无味。

让徐克当导演,特效一定是重点。

徐老怪沉迷特效多年,灭蜘蛛精,对决红孩儿,棒打九宫真人,超度白骨精,有得玩还不尽情玩。东方影坛人人拍西游,本来就是为了秀炫酷特技。

在无人有心深究真实的这个时代,仅靠外在包装想唬人也没那么容易。21世纪还有什么特技没看过,孙悟空变身,时而像钢铁人,时而像“神奇四侠”石头人…zZzzzZ,复仇者联盟都发展到超能英雄神力对决大混战咯。

“这世间最难过的,是情关。”《伏妖篇》是这么说的。
我说,来到现实世界,最难过的,是钱关。21家公司合资,大把钞票捧到面前,你是星爷也会硬着头皮贩卖旧情怀继续执着痴情绵绵无绝期。

是,电影本是一门生意,我明白,我是很聪明的,但是我低调我不说。

 

PS 当电影监制和导演比主角精彩,当预告片比电影有趣……哈。

 

 

 

Published:01/02/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