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Play

去斯里兰卡看树

文 | 叶孝忠

如果有人告诉我,他想要回去斯里兰卡的理由是因为树,我是相信的。

在斯里兰卡旅行,经常能遇见千姿百态的树。如果能用妖娆或性感来形容一棵树,那么就是在佛国所遇见的那些,它们怎么能长得如此任性。

由康提前往茶区,司机特意经过当地著名的大学,神秘兮兮的说:我带你去看一棵树。去看一棵树,这样的说法很令人心动。

车子在一棵老榕树前停下,那是树吗?它几乎就是一座小林,老榕树舒展着粗壮的枝干,宛若一双牢靠的大手,安然自若的对着天背着地。需要吸收多少年月的阳光和雨水,才能长成如此模样。我问司机树有多老了,司机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打趣的说,应该比我的祖先还要老。我喜欢这样的答案,这比真实的确切的数字更耐人寻味。如果能有这样从容的老态,谁在乎它的年龄呢?

到斯里兰卡旅行,往往有种陌生的熟悉感,或许我们都曾经是英属殖民地吧。是谁?那么聪明!最早想到把树纳入城市规划中,让它成为一件不断生长生生不息的“街道家具”。春花秋叶,夏绿冬枯,不同季节不同景致,挑拨着人的各种情绪,试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树还要“善变“的家具。

在首都科伦坡,也经常能遇见壮丽的树,茂密的树冠过滤了阳光,为街道带来细细碎碎的阴影,让夏日变得柔和起来,树干上生长着各种蕨类,宛若耳朵上的挂坠,风若起时,是否能听见盈耳的铃铛声。我冒着生命的危险,走到马路中央,把树拍下来,不知道那些终日在路上驰骋的司机,是否有闲情雅致好好的欣赏这些老树。科伦坡市中心有个维多利亚公园,最早也是英国人设计的。园子里散落着空荡荡的凳子和巨大的雨树,小情侣们都选择在树下谈心,坐在草坪倚着树干甜言蜜语,心情和心思也会截然不同吧,更贴近土地的誓言会不会更踏实点呢?

斯里兰卡城镇和主要干道上的两岸都种植了大量的雨树,一些树干粗壮得吓人,估计要两个人才能环抱的树腰。这些树,坚守着土地,只要人类不嫌弃它们,它们就会撑起阴凉。一个曾经在南亚海啸后来到斯里兰卡做义工的朋友就说:当时所见满目疮痍,建筑物都坍塌了,也就剩下树,直挺挺的站着。它似乎在嘲笑着人类所谓的建设,原来可以那么不堪一击,而树,因为有网状的根,才能紧紧抓住土地不放。

我们的树,也很漂亮,但它正如这座城市,工整可靠,并不断的被修饰,长成城市想象的样子。过分张扬的前提是它们绝对不能滋扰城市人的生活,殊不知,这些树可能活得比你还要久,可能在你还没诞生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Published: 19/03/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