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Play

去斯里蘭卡看樹

文 | 葉孝忠

如果有人告訴我,他想要回去斯里蘭卡的理由是因為樹,我是相信的。

在斯里蘭卡旅行,經常能遇見千姿百態的樹。如果能用妖嬈或性感來形容一棵樹,那麼就是在佛國所遇見的那些,它們怎麼能長得如此任性。

由康提前往茶區,司機特意經過當地著名的大學,神秘兮兮的說:我帶你去看一棵樹。去看一棵樹,這樣的說法很令人心動。

車子在一棵老榕樹前停下,那是樹嗎?它幾乎就是一座小林,老榕樹舒展著粗壯的枝幹,宛若一雙牢靠的大手,安然自若的對著天背著地。需要吸收多少年月的陽光和雨水,才能長成如此模樣。我問司機樹有多老了,司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打趣的說,應該比我的祖先還要老。我喜歡這樣的答案,這比真實的確切的數字更耐人尋味。如果能有這樣從容的老態,誰在乎它的年齡呢?

到斯里蘭卡旅行,往往有種陌生的熟悉感,或許我們都曾經是英屬殖民地吧。是誰?那麼聰明!最早想到把樹納入城市規劃中,讓它成為一件不斷生長生生不息的「街道傢具」。春花秋葉,夏綠冬枯,不同季節不同景致,挑撥著人的各種情緒,試想想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比樹還要「善變「的傢具。

在首都科倫坡,也經常能遇見壯麗的樹,茂密的樹冠過濾了陽光,為街道帶來細細碎碎的陰影,讓夏日變得柔和起來,樹幹上生長著各種蕨類,宛若耳朵上的掛墜,風若起時,是否能聽見盈耳的鈴鐺聲。我冒著生命的危險,走到馬路中央,把樹拍下來,不知道那些終日在路上馳騁的司機,是否有閒情雅致好好的欣賞這些老樹。科倫坡市中心有個維多利亞公園,最早也是英國人設計的。園子里散落著空蕩蕩的凳子和巨大的雨樹,小情侶們都選擇在樹下談心,坐在草坪倚著樹幹甜言蜜語,心情和心思也會截然不同吧,更貼近土地的誓言會不會更踏實點呢?

斯里蘭卡城鎮和主要幹道上的兩岸都種植了大量的雨樹,一些樹幹粗壯得嚇人,估計要兩個人才能環抱的樹腰。這些樹,堅守著土地,只要人類不嫌棄它們,它們就會撐起陰涼。一個曾經在南亞海嘯後來到斯里蘭卡做義工的朋友就說:當時所見滿目瘡痍,建築物都坍塌了,也就剩下樹,直挺挺的站著。它似乎在嘲笑著人類所謂的建設,原來可以那麼不堪一擊,而樹,因為有網狀的根,才能緊緊抓住土地不放。

我們的樹,也很漂亮,但它正如這座城市,工整可靠,並不斷的被修飾,長成城市想象的樣子。過分張揚的前提是它們絕對不能滋擾城市人的生活,殊不知,這些樹可能活得比你還要久,可能在你還沒誕生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

 

Published: 19/03/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