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偉大偉大真偉大

文 | 楊麗玲

這一屆奧斯卡,果真締造了紀錄——史上最低收視率。

人人都當自己是明星的年代,誰有興趣看一堆特權份子自我感覺良好5小時。第90屆奧斯卡,晚節不保是必然的。

還在看電視的人,一週五晚看Jimmy Kimmel也夠了;已不看電視的,睬你都傻。不要找藉口說今年奧斯卡競逐電影很小眾,更不要說是因為大家的觀影習慣已轉換。去年此時,我們家的電視早已被當作擺設品。但今年奧斯卡僅2650萬人收看,比去年少了近20%。

我知道應當敬老,怎麼說人家都是90高壽老字號。不過做人,誠實也是重要的。

現在的奧斯卡,充其量不過budget多很多很多的大型綜藝。是,我承認,水晶閃亮亮的舞台設計,的確有氣勢。

主持人Jimmy Kimmel上大場面依然帶著自己的side-kick Guillermo Rodriguez,完場前也忍不住再拋與Matt Damon的恩怨情仇梗。我不禁懷念起穩健得體的Billy Crystal和他的經典歌舞開場秀。當主持人的,自以為有趣是大忌。

主持奧斯卡的重責大任大概已不同於以往,看Kimmel賣廣告賣得自在,從這個角度來看他或許是這次主持大局的最佳人選。 三度強調水上電單車送致謝辭最短的得獎者,我還以為自己在看《Wheel Of Fortune》還是Ellen Degeneres的午後閒情婆媽秀。就算找來Helen Mirren當Show Girl一點兒也製造不了幽默趣味,只會讓我覺得連女皇也墮落,以後在銀幕上看她擺出雍容華貴一派威儀我難免有陰影會想起17,999美元標籤的水上電單車而狂笑。

中段又見Kimmel帶著神奇女俠Gal Gadot、小丑女Margot Robbie、天行者Mark Hamill等到會場隔鄰的電影院,向正在看戲的觀眾派送熱狗零食,賺大錢順便玩親民。奧斯卡的植入式廣告,未來應該還會更卑賤,自從2014年Degeneres拿出三星手機拍wefie之後,大家已作好心理建設。

而當新聞焦點是像個酗酒瘋女的Jennifer Lawrence拿著酒杯提起禮服裙擺粗魯跨過會場座位找人八卦,好萊塢的優雅尊貴顯然已成為歷史。

但我相當慶幸主持人不是Ellen Degeneres。我知道這麼說一定又有人找上門把歧視女性歧視同志的帽子扣在我頭上。

Whatever。

今年女權至上的陳腔濫調,沒完沒了地讓我受不了。

「我們不能再墮落,世界正在看著我們,大家必須做好榜樣……」Jimmy Kimmel開場時一番慷慨激昂,呃,你們是不是想太多了,觀眾不過求娛樂而已。

好萊塢這幾年自我感覺太良好,美國人的世界中心大美帝國主義從電影演到了現實生活,戲里拯救地球,戲外也以為自己是全人類救星。最紙醉金迷最多潛規則最墮落虛偽的圈子,突然站在道德的高度,摸著酒杯底喋喋不休高喊正義,我愈聽愈替他們感到尷尬。

#metoo之後有#timesup,情況失控已成瘋癲witch hunt。無論是言語冒犯抑或是非禮性侵,不管事發是40年前還是現在,不理事件嚴重程度未經調查,只要某女人的一句話,男人們通通被歸類為罪無可恕的淫魔敗類人渣。大佬!噢,sorry…是大姐們!犯罪者坐牢接受懲罰尚有重生悔改空間,何況這當中許多指控有待證實。

就這樣,Ryan Seacrest在紅毯上被冷落嘲諷,James Franco演得再好也被排除在入圍名單之外,上屆影帝Casey Affleck更被無視放逐。所以,今年一線男星全部缺席/被消失,風頭火勢還不暫避免得遭殃。WarrenBeatty要不是去年頒錯獎,怎可能有得留下。

連Gary Oldman也難幸免,眾望所歸當上影帝,立即被指曾經對前妻家暴遭受抨擊,搞得兒子跳出來護航卻還有人不相信。

大家究竟是選演技最強者還是聖人?不如下回各家studio或頒獎禮會場都在門前設個道德檢測器,有罪者不得進入。噢,不,只要是雄性動物均不得入內就對了。

總之,女人皆為悲壯受害者都是正義英雄,舉凡白人美國人男人直男都罪大惡極,除非你姓Hanks或Spielberg。

連致敬軍人的環節,第一個鏡頭看到聽到的竟是《A Few Good Men》里的Demi Moore。假如可以,今年的奧斯卡應該想把男主角獎頒給女人。

紅地毯上再也沒有人敢問起服飾,怕被指歧視,明明女明星們身穿贊助的昂貴禮服就是為了給各大品牌賣廣告。以前問女不問男其實也因為男人來來去去沈悶黑禮服一套,以我這個當媒體當了很久的人的角度來看,是沒興趣而非歧視。

男人喜歡女人穿著性感就叫物化侮辱女性,女人自己穿得衣不蔽體就叫個性自我。

現在的好萊塢,假道學得讓人反胃。

說穿了Trump得以上台當家,與其把責任推給俄羅斯,不如說是因為這一群滿口正義對平民老百姓指指點點的極左派,讓大家受不了,才出現看似意外其實符合民情的必然結果。

我只是觀眾,我只想看好看的戲,從沒要求演員們在道德上零瑕疵,更不妄想在明星身上學做人。事實上演得有靈魂的人往往有著心魔陰暗面。不是藉口,是事實,只有活在黑暗深淵里的人才能理解複雜人性。當然,作奸犯科又另當別論。

頒獎禮賽果,從來難客觀,一定被許多政治考量左右。

《The Shape of Water》必得最大獎,啞女+老同志+怪物+黑人,一群邊緣人對抗邪惡白人男人大獲全勝,幕後掌舵的是墨西哥導演,販賣的豈止是愛情。

但一想到最擅長平衡藝術與商業的Christopher Nolan竟然從未得過奧斯卡,我便意難平。不過擺在一塊兒,圓滾滾笑眯眯一臉和藹的Guillermo del Toro當然比孤高自傲的藝術家Christopher Nolan討人歡心。

世界上任何獎項都一樣,只有對人的喜惡,不存就事論事的公平性。

最佳原創劇本頒給了黑人Jordan Peele,改編劇本獎勵了同志文藝片,《Get Out》和《Call Me By Your Name》都是不錯的作品,但因為奧斯卡的偏頗態度,反而削弱了獎項的權威性。

奧斯卡今年豬肉分得均勻,只有《The Post》和《Lady Bird》落空,前者入圍已是給足了無須獎項加持的Steven Spielberg、Tom Hanks和Meryl Streep面子,後者Greta Gerwig初當導演入圍已讓她聲名大噪,作品分量不夠也難勉強造馬。

看奧斯卡已可窺探好萊塢現況,矯枉過正,過度政治正確,大家說前進,我反而覺得在退化。

不如以後獎項提名或頒發效仿現在的商業大製作選角暗地自設quota,一個白人、一個黑人、一個拉丁裔、一個亞裔再一個同志,完美詮釋公平公正。

因為性別膚色背景而獲獎,在我看來才是最大的歧視。這是施捨不是認同。

應該是因為實力因為合適而獲得角色,應該是因為演得精彩才得獎,道理本來簡單。

大家既然那麼愛講平等,以後電影主角就該不論美醜胖瘦高矮人人都能當,但你確定你作為觀眾真的還是會捧場?電影,向來是讓人逃避現實的美麗童話空間。

 

維護世間正義,原本沒什麼問題。

問題是,我已無法相信好萊塢一眾大明星,這些在Harvey Weinstein尚有利用價值與他攬腰勾肩的人,這些當Mia Farrow和兒子女兒多年來指責Woody Allen被當別有用心斥責如今卻聲聲踐踏大導演的人。

人類,見風使舵自欺欺人是本性呀。

問心無愧者才有權大大聲,我說的是本屆影後。

Frances McDormand,我心服口服。不接受訪問,不理小圈子,不踩紅毯,常常脂粉不施,多年來孤高自傲,霸氣有型到爆。

她在台上一席話,我相信她真心相信。

整場奧斯卡典禮上,我最愉快的,是看見Daniel Day-Lewis平和地坐在台下微笑為Gary Oldman鼓掌。

他向來寵辱不驚。

偽善名利場,三屆影帝選擇遠離毫不眷戀,不枉我視他為偶像。

 

 

Photo source : HBOAsia

 

Published : 08/03/2018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