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 Japan娛樂 Pop

藤岡靛 近距離

文 | 黃敏瑋|攝影|GEM TV ASIA

同事曾在炎炎夏日到日本觀賞日本電視台NTV的音樂盛世事“THE MUSIC DAY”。我沒有過這樣的體驗,但今年的“THE MUSIC DAY Summer Wishes Come True”首次走出國門拉隊新加坡拍攝,搞越洋直播環節,我倒是因此有機會現場觀看這場live表演。

本地獻唱的,是藤岡靛。

舞台設在烏節路Jen Hotel天台,高樓大廈盡收眼簾……是的,放眼望去,當然還看得到日本人視為新加坡標誌性建築物之一的濱海灣金沙。不難看出日本幕後團隊一貫的認真嚴謹。不過是面積很小的舞台,卻安排了4台攝影機,多角度取鏡。另外,還刻意分開兩場表演,白天VS.黑夜營造截然不同的不同氣氛。傍晚時分,藤岡靛首先帶來一首“Unchained Melody”,夜裡再度登上舞台獻唱“Permanent Vacation”時,舞檯燈光綴點下,有著一種令人驚嘆的感覺。

雖然2016年才在日本發首張專輯,發表2008年至2013年期間於印尼製作的音樂作品,但藤岡靛舞台魅力+歌聲兩者兼備,此次表演引起日本媒體讚賞與關注。

不過我必須承認,比起作為音樂人藤岡靛,我其實更熟悉作為演員的他。

香港當模特兒出道,他隨後簽約台灣知名電視製作人柴智屏,作品包括《極道學園》、《轉角*遇到愛》、《不良笑花》等偶像劇。 2011年簽約日本經紀公司AMUSE後,開始轉戰日本娛樂圈。最初並非一帆風順,他一度被誤以為是“會講日語的台灣人”。但漸漸站穩腳步,2015年的NHK晨間劇《阿淺來了》飾演大坂經濟之父“五代友厚”大爆紅,角色在劇中病逝時,曾不可思議地令一眾女性觀眾心情低落,掀起日媒稱之為“五代失落”的效應,去年更奪下《東京電視劇大獎》的最佳男配角獎。

 

當日,被允許入場的觀眾就只有28名,勝在夠溫馨。偶然聽到身後的粉絲聊天,笑談的是當年如何開始留意《不良笑花》裡的他……趁表演空檔,他抓緊時間舉行Facebook Live訪談+粉絲見面會,聊天送禮拉近距離。高中畢業後,只身一人到西雅圖求學,他說得一口流利英語。也許是因為沒有語言隔閡,又或許是因為他的隨性自在,36歲魅力男,輕鬆抓住大家視線。

On對新加坡的印象……

“很棒。第一次來新加坡,應該是2004、2005年吧?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那時第一次吃肉骨茶,我就上癮了。新加坡的語言、文化、美食都很多元化,讓人感到很舒服。就算不是新加坡人,但我也不會覺得自己是外來人,因為我可以在毫無語言障礙地情況下,很好地和大家溝通。

新加坡很乾淨,你們知道嗎?大家常說日本很乾淨,但新加坡絕對更勝一籌。如果去過東京的澀谷,你會發覺,那裡有很多垃圾吧,尤其是在早晨。但你應該不會在新加坡看到這樣的情景,這裡很乾淨。 ”

On成為“THE MUSIC DAY”越洋直播的首個日本藝人的心情……

“我很榮幸,也很慶幸。機會很難得,我很享受每一分每一秒……很感恩有這樣的機會,也希望未來有機會可以來新加坡開屬於自己的音樂會,帶來更完整的曲目。希望今天的表演,可以為未來的我打開這樣一扇門。”

On 最喜愛的那一項演藝工作……

“我沒有特別偏愛的演藝工作,我喜歡演戲和音樂創作,我熱愛表演。至於執導電影電影,並不是我的專長,但我很享受當中的過程。參與不同的演藝工作,可以讓我學習到很多東西,未來的我,還是會朝這個方向前進。”

On 未來最想嘗試的角色……

“我想嘗試像《La La Land》Ryan Gosling那一類的角色。我喜歡歌唱和舞蹈,也喜歡演戲,yah,結合這一切的歌舞片會很不錯。我也很喜歡中華武術,希望可以嘗試參演武打片。”

On 事業的最大啟發……

“我必須說,我很幸運,在亞洲各地和日本遇到了很多前輩、演員和音樂人,讓我學習與成長了很多。但最有影響力的,始終是主耶穌。沒有信念,就算擁有再多才華,也不會成功。你必須擁有很強烈的信念,那是非常重要的。”

On 紮根日本發展……

“我並不打算這麼做。雖然我在日本出生長大,但我的事業是在香港和台灣起步的。目前,我和家人(太太和孩子)都在雅加達居住。我認為,工作項目和家人決定我接下來會在哪裡。我並不打算在日本長住,但對於在日本這幾年的機遇,我非常感恩。因為那是我的祖國,能夠讓父母、祖母和親友收看我的作品,是一件意義非凡的事。但對我而言,工作是無國界的。我想,我會把一切交給上帝,接受祂的安排。”

 

 

Published: 15/07/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