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 Japan娱乐 Pop

藤冈靛 近距离

文 | 黄敏玮|摄影|GEM TV ASIA

同事曾到日本观赏日本电视台NTV的音乐盛事“THE MUSIC DAY”。我不曾有过这样的体验,但今年的“THE MUSIC DAY Summer Wishes Come True”首次走出国门拉队新加坡拍摄,搞越洋直播环节,我也因此有机会现场观看这场live表演。

本地献唱的,是藤冈靛。

舞台设在乌节路Jen Hotel天台,高楼大厦尽收眼帘……是的,放眼望去,当然还看得到日本人视为新加坡标志性建筑物之一的滨海湾金沙。不难看出日本幕后团队一贯的认真严谨。不过是面积很小的舞台,却安排了4台摄影机,多角度取镜。另外,还刻意分开两场表演,白天VS.黑夜营造截然不同的不同气氛。傍晚时分,藤冈靛首先带来一首“Unchained Melody”,夜里再度登上舞台献唱“Permanent Vacation”时,舞台灯光缀点下,有着一种令人惊叹的感觉。

虽然2016年才在日本发首张专辑,发表2008年至2013年期间于印尼制作的音乐作品,但藤冈靛舞台魅力+歌声两者兼备,此次表演引起日本媒体赞赏与关注。

不过我必须承认,比起作为音乐人藤冈靛,我其实更熟悉作为演员的他。

香港当模特儿出道,他随后签约台湾知名电视制作人柴智屏,作品包括《极道学园》、《转角*遇到爱》、《不良笑花》等偶像剧。2011年签约日本经纪公司AMUSE后,开始转战日本娱乐圈。

最初并非一帆风顺,他一度被误以为是“会讲日语的台湾人”。但渐渐站稳脚步,2015年的NHK晨间剧《阿浅来了》饰演大坂经济之父“五代友厚”大爆红,角色在剧中病逝时,曾不可思议地令一众女性观众心情低落,掀起日媒称之为“五代失落”的效应,去年更夺下《东京电视剧大奖》的最佳男配角奖。

 

当日,被允许进入会场的观众就只有28名,胜在够温馨。偶然听到身后的粉丝聊天,笑谈的是当年如何开始留意《不良笑花》里的他……趁表演空档,他抓紧时间举行Facebook Live访谈+粉丝见面会,聊天送礼拉近距离。

高中毕业后,只身一人到西雅图求学,他说得一口流利英语。也许是因为没有语言隔阂,又或许是因为他的随性自在,36岁魅力男,轻松抓住大家视线。

On对新加坡的印象……

“很棒。第一次来新加坡,应该是2004、2005年吧?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那时第一次吃肉骨茶,我就上瘾了。新加坡的语言、文化、美食都很多元化,让人感到很舒服。就算不是新加坡人,但我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外来人,因为我可以在毫无语言障碍地情况下,很好地和大家沟通。

新加坡很干净,你们知道吗?大家常说日本很干净,但新加坡绝对更胜一筹。如果去过东京的涩谷,你会发觉,那里有很多垃圾吧,尤其是在早晨。但你应该不会在新加坡看到这样的情景,这里很干净。”

On成为“THE MUSIC DAY”越洋直播的首个日本艺人的心情……

“我很荣幸,也很庆幸。机会很难得,我很享受每一分每一秒……很感恩有这样的机会,也希望未来有机会可以来新加坡开属于自己的音乐会,带来更完整的曲目。希望今天的表演,可以为未来的我打开这样一扇门。”

On 最喜爱的那一项演艺工作……

“我没有特别偏爱的演艺工作,我喜欢演戏和音乐创作,我热爱表演。至于执导电影电影,并不是我的专长,但我很享受当中的过程。参与不同的演艺工作,可以让我学习到很多东西,未来的我,还是会朝这个方向前进。”

On 接下来最想尝试的角色……

“我想尝试像《La La Land》Ryan Gosling那一类的角色。我喜欢歌唱和舞蹈,也喜欢演戏,yah,结合这一切的歌舞片会很不错。我也很喜欢中华武术,希望可以尝试参演武打片。”

On 业的最大启……

“我必须说,我很幸运,在亚洲各地和日本遇到了很多前辈、演员和音乐人,让我学习与成长了很多。但最有影响力的,始终是主耶稣。没有信念,就算拥有再多才华,也不会成功。你必须拥有很强烈的信念,那是非常重要的。”

On 扎根日本发展……

“我并不打算这么做。虽然我在日本出生长大,但我的事业是在香港和台湾起步的。目前,我和家人(太太和孩子)都在雅加达居住。我认为,工作项目和家人决定我接下来会在哪里。我并不打算在日本长住,但对于在日本这几年的机遇,我非常感恩。因为那是我的祖国,能够让父母、祖母和亲友收看我的作品,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但对我而言,工作是无国界的。我想,我会把一切交给上帝,接受祂的安排。”

 

 

Published: 15/07/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