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 Craze娛樂 Pop

《青年警察》與《軍艦島》生存計算成與敗

文 | 楊麗玲

《軍艦島》的成功本該是注定的。

韓國人愛國,以二戰背景日本強制徵召韓國勞工的暴行為題材,名正言順壟斷電影院放映場次,電影與韓劇頂尖明星黃政民+蘇志燮主演,又是宋仲基在《太陽的後裔》之後且在宣傳期宣佈與宋慧喬婚訊的新作。在韓國上映一開始氣勢驚人,首日已動員97萬人,但最後取得657萬觀影人次,低於坊間預期。

倒是年輕偶像樸敘俊與姜河那主演的動作喜劇《青年警察》在韓國幾乎同檔期遇上了《軍艦島》和已經破千萬觀影人次的《逆權司機》,至今取得超過500萬觀影人次,成了締造奇跡的逆襲黑馬。

也不是意料不到的。

歷史真實比虛構震撼

成在題材,敗也在題材。

韓國人大概沒有想到,《軍艦島》會選取這樣的故事角度。我也原以為會非常沈重、非常反日。

不是我以為嚴肅痛斥戰爭的愛國主義電影,完全是商業娛樂大製作。我當然理解導演不想拍出一部口號式宣導愛國電影的用意,卻也沒想到電影會毫無顧忌地走向商業。

《軍》里和日本人一樣卑劣或者比日本人更魔鬼更可惡的竟然是韓國人。想凸顯的,是人性,「生存者才是真正贏家。」電影不斷強調人類的自私、弱懦甚至愚昧。當最後一幕停在女孩的大特寫時,我幾乎忘卻日本人的暴行。

《軍艦島》所面對最大的批評,是被認定並未忠實呈現歷史。

和宋仲基一樣,我也是在2015年看韓國綜藝節目《無限挑戰》時知道關於端島即軍艦島的那段歷史。二次大戰時期強行動員韓國苦役,至少有123韓國人死在軍艦島,端島在2015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日本在韓國的抗議下曾口頭承認強徵勞工但隨後反口。

那是《無限挑戰》做得最經典的其中一個系列。主持人Haha踏上了現在的軍艦島,更在高島的韓國勞工公墓前泣不成聲,不僅為綜藝效果。

100余名軍艦島犧牲者被送到另一個島嶼——高島埋葬,但供養塔的準確位置沒法確認,《無挑》攝制隊找了幾個小時,在日本人墓地附近,彎著腰扒開叢林,走過沒有路的路,才找到廢棄的墓。記錄燒毀,這些是什麼人、因為什麼理由去世,沒有任何記載。

節目上訪問了兩位生還者爺爺,兩人都記得清清楚楚是哪一天被強行拉走……那座島是沒有窗戶的監獄,只能穿著一件內褲在高溫45度下工作,沒做滿不給飯票,連米和大麥都沒有看過,吃的是豆油渣,餓得活不下去。黑白照片里,瘦骨嶙峋的工人們受苦挨餓,死前吃一次米飯是最後心願。

我看《無挑》的時候,哭了,不止一次。但看《軍艦島》時,儘管黃政民的演技牽動我的目光,儘管對蘇志燮的豪情壯烈印象深刻,但情緒卻始終沒太大起伏。

很多時候,真實歷史遠比電影更有感染力。

在韓國大熱的《逆權司機》以協助德國記者揭露被封鎖的「光州事件」的小人物德士司機宋康昊為主角,但《軍艦島》選擇自行虛構並戲劇化渲染被送往軍艦島上的歌手、流氓、英雄的故事,連我這個外人不僅感覺不到真實甚至也有幾分不是滋味。

黃政民在亂世之中還與女兒金秀安在惡劣環境中嬉戲努力保護她的單純心靈的情節與20年前的意大利片《Life is Beautiful》異曲同工。蘇志燮的流氓與李貞賢的慰安婦,雖然動人,但組合設定太典型, 描繪篇幅也太少。關於慰安婦題材,怎麼未點到已止。導演還要老掉牙地安排一個宋仲基出現當臥底精英拯救全村人。電影結局誰生誰死,一早便已在意料之中。

《軍艦島》敗在過度計算,把活生生一段歷史,拍成信不過的虛假戲劇,終究無法打動人心。

誰說青春熱血無用

從聲勢到題材,《青年警察》怎看都沒法和《軍艦島》相提並論吧。

留美導演金柱煥拍的是好萊塢式的警察商業喜劇小品,乍看也不算太有新鮮感。但《青年警察》很歡樂,炎炎夏日,恰合時宜。簡簡單單,輕鬆製造笑料,有時甚至滑稽得很傻,卻勝在沒包袱。

還沒畢業的學警遇上被綁架的少女,莽莽撞撞,熱血青春。灰暗的時代,需要這麼一點天真。

單純,是無敵。

在這個世界活得夠久,就會知道這股不計利益、理直氣壯為著一件事撞得頭破血流的傻氣有多難能可貴。

不會被世界認真看待的學警,或許依然迷惘迷茫說不出自己為什麼要當警察,但路見不平豈能棄之不顧,就算「大人」們袖手旁觀,自己也不能背棄已被社會遺棄的少女。

電影好看,關鍵一定在於樸敘俊與姜河那。

Bromance daebak!雖笨拙卻也可愛,這兩人本就屬於入屋類型。

入警校時互不順眼,距離數年來漸進式拉近,性格上形成反差萌,互補成最佳夥伴。

樸敘俊延續《三流之路》率直善良的草根男形象,一腔熱血很自信地勇往直前,會讓你忍不住很想為他打氣。要姜河那演繹傲慢中有幾分呆萌的精英,也沒有難度。兩個傻傢伙靠著一己之力,屢敗屢戰搞得鼻青臉腫卻還繼續堅持。

青春,就是不怕犯錯不斷闖禍。

《青年警察》在愈年輕愈精於計算的這個時代,根本是童話。

要當警察,在利益至上的拜金社會當然看起來沒有前途的,呃,除非你是黑警。

制度僵化,社會不公,要撥亂反正,需要不怕死的衝動。所以無論他們有多亂七八糟,電影里的前輩們成東日、樸河宣依然溫暖包容。

管它電影是否一點兒也不現實。

大家都心知肚明,像戲里那兩個傻瓜不計後果的肆無忌憚過日子,我們只能羨慕卻再也回不去了。

 

 

 

Published:11/09/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