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 Craze娛樂 Pop

蘇志燮 作為男人的態度

文 | 楊麗玲

《軍艦島》在韓國上映,動員最多粉絲包場應援的,是他;置身新加坡首映禮現場聽到迎來場內最熱烈尖叫聲的,也是他。

意外?

還好吧。人心善變的世界里,也有韓劇歐巴不褪流行,縱使作品不算多,粉絲亦不變心。畢竟這個男人,有點怪,唔……是獨特。

不是一般人眼中的帥,他說天生不是大眾喜歡的臉,出道時撐了很久才被接受。

但男人之中,蘇演員活得確實有型。

江原道有條「蘇志燮之路」,酷吧。他在2010年的散文集《蘇志燮之路》里描繪他在江原道的旅行,此後吸引大批粉絲前往朝聖。江原道政府花了一年時間修築這條全長51公里的路,2011年聖誕節還開通了以他命名的火車。

51公里,因為51是他最喜歡的數字。

「因為當站在選擇機率各佔50%的十字路口時,我能夠毫不猶豫地選擇那個哪怕僅僅只多了1%信任和喜歡的方向。」給自己的演技也打51分,已經過半卻離100分還有段距離,但仍然為了100分而奮鬥,就像新的開始。

這位歐巴,活得很哲學。

2009年自立門戶成立的經紀公司,就叫51K。辦個人雜誌發行書籍,把外國藝術電影引進韓國,旗下也簽藝人但大多是童星。

難得清醒且有理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在意外界眼光。

明明是健碩大只佬,最愛的是Minions;私服被批評,他說是收款前與收款後的分別。坦承不會唱歌,卻硬是與形象不符地愛做hiphop打扮唱rap,因為「出專輯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我喜歡。雖然好像有點在勉強大家,很不好意思」。

大眾形象沈默亦冷峻,但2010年樸龍河逝世,他寸步不離靈堂,媒體捕捉他懷抱好友遺照傷心欲絕的神情,而且據說葬禮費用全數承擔,7年來除了忌日祭拜,還不時探視照顧對方雙親,大家稱他為義氣男。

宋承憲電影上映,他飛中國站台;為了鄭俊河,他曾上《無限挑戰》被當道具用腹肌搓洗衣服。他說過這兩個人,是他可以盡訴心底話的好友。

《軍艦島》韓國發佈會,11歲的童星金秀安坐下時用手拉扯裙子,坐在身邊的他看見了,默默把胸口的口袋巾抽出來蓋在小妹妹腿上。那一幕無意的自然舉動,在網絡上瘋傳。

難怪宋仲基談到他時,是這麼說的:「很紳士,很有深度,話不多,用行動代替言語,這方面很值得我學習。我希望當我到了他的年紀也可以像他那樣。」

他曾說喜歡攝影,但鏡頭對著別人,怕對方有壓力,漸漸地不拍了。

大家認定很酷的他,善感且細膩。

關於這個男人,聽說得愈多,愈有好感。

第一眼看到他,是《天橋風雲》。游泳選手出身,高大健碩體格與別不同,在元斌、張赫等新人裡頭顯得相當顯眼。趕上第一波韓流,與蔡琳合作《花嫁》、《現正戀愛中》,與金賢珠共演《玻璃鞋》,那張沒太多感情流露的臉,在一堆典型韓劇男主角當中,反而突出。

真正大紅,是《對不起,我愛你》和《巴釐島的日子》,但那兩部劇對我來說實在太沈重。服完兵役,創造第二高峰,《幽靈》是劇迷眼中的經典,《主君的太陽》的毒舌總裁讓「滾蛋」成了潮語。

時代變遷他仍受崇拜。但原因或許有不同,他笑稱代表作變成了《主君的太陽》和《無限挑戰》。無論如何,厭倦了韓劇里一堆陰柔花美男,他的陽剛格外新鮮,那把低沈的嗓音,尤其有魔性。

「別人對我的印象,其實就是我本人內在的樣子。私底下的我甚至可能比人們想像還要更沈重些。」男人有點猜不透,比較吸引人。他,屬於這一類。

「演戲是用1%的事實去詮釋99%的虛擬。觀眾可以分辨演員什麼時候在說謊。所以你必須努力去尋找那1%的事實。」這個男人怎麼無論談起什麼,字字句句都是智慧。

演戲,是他最熱愛的事。

「我喜歡很多事情,但除了演戲,還沒有愛什麼事情到無法放棄的地步,這些能帶給我快樂的東西,我不希望因為最後可能失去而擔心。」

《軍艦島》里的角色是他目前為止尚未展現給觀眾的新面貌。

「想與柳承完導演合作是我決定參演的最大原因,所以沒看劇本就做出了決定。接過劇本之後,我感到壓力很大,擔心自己能不能把這個作品演繹好,能不能將人物性格完美呈現給觀眾。在導演的幫助下,最終順利完成了拍攝」。他說減重把腹肌都減掉了,努力把自己打造成在街頭討生活、靠拳頭打架為生的打手樣貌。

戲里剃了很不平整的短頭髮當流氓老大,每每出現都充滿男人魅力,但我嫌他戲太少。「他是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了。他的人設就是混混,沒太多想法,只是依從本能去生活,討厭丟人和輸掉,也討厭這種事發生在自己面前。 」

在澡堂展開凶狠對決爭老大的那一幕,成了媒體話題。他說自己是肢體不協調的人,拍動作場面太累太疼,恢復時間很久。

「電影里有大量的動作場面,拍攝時做了很多準備工作,我用了一個半月的時間準備每場戲的細節,所以拍攝時並沒有受傷。澡堂的戲是電影里第一場動作場面,我們放了很多心思,我和導演用很多時間討論應該怎麼拍。」

大家都在關注他僅穿日式兜襠布,我卻一直想看他手臂上的紋身。紋身,是他做過最出格的事,不是為了耍酷,每一個紋身都有意義,提醒他不忘初衷,讓他記著即使重生,也不會改變。

電影里他最喜歡的一幕,並沒有他。

「我最喜歡結局,聚焦小女生的特寫鏡頭。她的表情完全表達了她經歷過的痛苦和煎熬,但苦難之後也同時有希望,象徵著過去和現在。」

談起《軍艦島》,他說得有使命感。

「雖然我們來自不同國家,但是看著人類承受的苦痛、面對的殘酷現實,在眼前上演,你會有共鳴,會被故事感動。我希望大家對真實發生的這些事件,有更強的意識。」

11月即將邁入40歲的男人,沒有不安。我覺得最明顯的是,當他和後輩偶像宋仲基同台,就算光芒被搶奪,依然一派自若與大氣,絲毫不以為意。

「我喜歡年紀變大的感覺,完全不想再變年輕,因為又要再把痛苦的時間活一遍,而且也沒辦法改變我的人生。」

請他形容人生階段,他說必須在一段時間之後沈澱再回頭看自己演過的角色,才能答得出來。問他幸福嗎,他說年輕時也很多人問他但答不上來,只能說現在還在努力。

「有情有義的男人,只是靜靜地在那兒,別的男人看見了也會覺得很帥氣的男人。基本上比較沈默的人,如果可以即使是善意的謊言也不會輕易講出來的人。還有,能夠默默地用心傾聽的人。」

他口中對真正男人的形容,不就是我們心中的他……

 

 

Published: 18/08/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