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新喜劇之王》或許從未改變的只有周星馳

文 | 楊麗玲

我們當然都希望周星馳依然是20年前《喜劇之王》里對著大海吶喊「奮鬥!努力!」的傻子。

人類總存在不切實際的奢望。但誰知道呢,一些人一些事或許可以直到宇宙毀滅也不變。

只要你相信。這是周星馳在N部電影里告訴過我們的。無論多荒謬,只要相信,也許會實現……沒有實現,也沒關係。

電影一開場,響起了陳百強的《疾風》。

「無論多遠近   願懷著天真   披清風 默默去衝   如內心有夢便全力追蹤   不須計那天才可終」。

聽了立時心軟。我願意相信周星馳先生仍心懷舊情,用這首歌作為主角主題曲並非單純的聰明計算。

從2013年《西游·降魔篇》到現在到《新喜劇之王》,未看戲時,總是skeptical,看了之後,無論喜歡或不喜歡,卻都感覺周星馳依舊周星馳。

都說一個導演一輩子其實都只在拍同一部電影。

成龍一直在當打不死的傳統正義英雄,星爺一直講的是那個為夢想死而後已的小人物故事。

你可以認為星爺販賣靈魂靠攏中國大陸,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可以說他對過去眷戀不捨,縱使離鄉亦不變。或者至少,他希望自己始終依舊。

對夢想的追逐如《疾風》唱的「不須計那天才可終」,對愛情的定義是《分分鐘需要你》「有了你開心啲 乜都稱心滿意 咸魚白菜也好好味」。

單純得讓人感動。

如果電影反映一個人,那麼周星馳可能是圈子里罕見從未變過、甚至難得真實的人。

說他貪錢,他直認不諱,說自小愛錢;說他江郎才盡,他說人生酸甜苦辣都嘗過,自己已過氣。娛樂圈中人厭惡他,他從來沈默以對。這個圈子根本醜陋污濁,被厭惡或許應該慶幸。誰說人生在世,非得討人喜歡不可。

嗯,我可沒說他是完美的好人,我也從不信世上有好人,但不善良卻偽裝,就噁心啦。

《新》對電影圈的荒謬現況極盡嘲諷, 和20年前《喜劇之王》大相徑庭,《喜》里大明星莫文蔚的戲中戲帥得很,怎似《新》里拍電影簡直如鬧劇。

國際大片名為《白雪公主血濺唐人街》,老外跪著當矮人,白雪公主吃了毒香蕉變男人,台詞可以念123456然後配音,過氣明星聘個助理在劇組擺款呼呼喝喝混日子連念123456也搞不定,導演隨便拿串香腸、「白飯魚」裝腸穿肚爛聲稱暴力美學也要天真可愛迎合賀歲片檔的兒童觀眾。傲慢、淺薄、殘酷、無情、虛偽、低劣……就是《新》對電影圈的描繪。喊著「尊重觀眾可不可以」,大抵是星爺這些年來冷眼旁觀之後的心聲,外加一絲自嘲。

對演戲滿腔熱情,跑龍套十多年在所不惜,人生很多時候,努力未必管用。

「機會是留給努力的人」,是自欺欺人,電影里女主角如夢/鄂靖文陪著室友上街,被相中的是身邊同伴,對方還要炫耀般嚷著「我什麼都不會,他們就選我了」。

無論自己多努力,別人就是「死都不要」的心情,星爺最能體會。少時拉了同學梁朝偉一起報考電視台,他落榜,偉仔無心插柳火速成名,他後來還得靠關係擠進公司,卻在兒童節目《430穿梭機》呆了整整4年玩死孩子們。

沒錯,人生有機會,但機會總屬於人家,這就是現實。

「你沒有機會,不用等,永遠都沒有。從現在直到宇宙毀滅。」

「那宇宙毀滅之後呢?」

這樣的對話,非常周星馳。 縱使天崩地裂,對一生熱愛,誓死不放棄。

但《新》里如夢的「只要我努力,一定能當女主角」對照尹天仇,層次顯然低得多。

《喜劇之王》動人的,是尹天仇對演戲的純真痴迷。就算沒得當男主角,和臥底警察吳孟達上演人生的一場大戲,自己在街坊搭台演《雷雨》演《精武門》,甚至教黑社會扮凶追債,他也能心滿意足,赤誠不變。

現實殘酷,仍自在存活於自己的世界里,一根筋鑽研藝術,用自己的方式做著愛做的事。這是電影里一貫的他。

20年後他的電影主角卻必須時時戴上耳機聽著勵志歌曲,自欺欺人信念不滅,而渴望的是名成利就。

「只要不投降,便是成功。」

何其被動。面對命運,愈抗爭愈自知無能為力。

連愛情也不可信。

當年《喜》星爺和舞女張柏芝的愛情,純潔得高尚;《新》一開始便在女主角鄂靖文身邊安排了不斷鼓勵她,在失意時對她彈吉他唱《分分鐘需要你》的戀人,殊不知背後另有冷酷真相。

於是乎,「你會成功的,你是最棒的。」成了人生中最大諷刺。

喜歡《新喜劇之王》嗎?

不喜歡。

不是因為鄂靖文的外形一般,按照電影人設,本該如此。

電影欠缺的,不是創意,而是周星馳。雖然,我也認為,星爺確實不該再演戲了。

《新》里有位鈔票大把的富二代為熱愛而跑龍套,和鄂靖文在片首重演了一段《喜劇之王》情節,而最後放棄夢想離去時,對著她說「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羨慕你」。

我把他,視為星爺的分身。金錢買不到快樂。但回不去,演不了,就是演不了。

看似木無表情卻能動人,做得到的,只有星爺一個人。也許這就是他每每說的由外到內再由內到外傳遞情感的藝術。

故事接近,演的人不同,可以有很大的差異。

或許是因為鄂靖文演不出來。所以如夢這個人物看起來不僅沒外貌,連才華也沒有,作為觀眾的我勉強看到的只是些許熱愛。

片末高潮,試鏡時重現生活體驗,鄂靖文演得真的不好。至少一點兒也沒有感動到我,而那一幕戲,是至關緊要的。

王寶強的角色,更是敗筆。

過氣童星從頭到尾「衰格」不是問題,演技爛透也沒關係,但穿上白雪公主裝也毫無喜感。短暫潦倒之後隨即一尿翻身,毫無任何奮鬥過程。

《新》就是關於兩個看起來毫無才華的人,一個有熱忱,一個連努力沒有,卻都莫名奇妙有了圓滿結局。

這該不會就是歷經世間滄桑的星爺20年後的領悟吧。

人生,如夢呀。荒誕至極。

我只得繼續眷戀著,那個傷痕累累仍鬥志不失,當前面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到時,也說得出「天亮之後會很美」,無論如何都堅持「我是個演員」的美好周星馳時代。

 

 

Published: 11/02/2019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