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The Mummy》你我逃不掉的暗黑大陰謀

文 | 楊麗玲

我是認真的。

我提醒自己勿墮陷阱。

都怪Marvel宇宙太成功,N部片子捧出N位大明星,各家電影公司摩拳擦掌,妄想把電影綿綿無絕期搞成連續劇。

當Tom Cruise無端端接棒別人的經典系列,當明星級的Russell Crowe出現而戲份又不算多,你就知沒有表面那麼單純。

21世紀,一部電影,已不僅是一部電影。這是一整盤機關算盡的大生意。

環球也來創造怪物齊聚的Dark Universe黑暗宇宙。接下來還有Johnny Depp的《The Invisible Man》、Javier Bardem的《Bride of Frankenstein》然後謠傳Dwayne Johnson將接演的《The Wolf Man》、《The 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Van Helsing》,只有吸血僵屍之王Dracula因為2014年版本票房失利而暫時被排除在外。

原本超脫的Depp被一個海盜王角色,搞得如今只會詐癲扮傻地淪為主題樂園娛賓小丑一般,如今新人就快取而代之,立即投身另一宇宙,我只覺得悲哀與心痛。 難免想起梁朝偉也去演了《捉妖記2》,罷了罷了……

 

我不想卻知道必然要面對這樣的情況。

從今以後,影壇分黨分派,Marvel的,DC的,Dark Universe的,大明星們都會被系列電影拴得死死的,分身乏術,根本不可能挑戰其他類型作品。中小成本影片,只會更無存活空間。

電影愈來愈千篇一律。有選擇等於沒選擇。影壇理應百花齊放,創作原本是自由的。來到了21世紀,世界卻一直在倒退。

神奇女俠市場稱霸,逼退阿湯哥又如何。預估電影或虧損9500萬美元,但電影公司打死不退,黑暗宇宙的偉大計劃怎可能就此擱置。

Tom Cruise其實應該把招牌系列《不可能的任務》一直拍下去就好了,再不然還有《Top Gun》可以繼續玩。

接演《The Mummy》是失策,尤其如今人人把失敗責任歸咎於他在拍攝期間的過度干預。拜託,吃得咸魚抵得渴,誰不知Cruise拍電影,主導權一定落在他手上。未來,也可以預見Johnny Depp、Javier Bardem等必然都會左右大局。

系列電影,理應大於一位明星的。

宇宙,不能由一個人創造。就跟一個國家,不能完全由一個人主導一樣。人,都有盲點,都有私慾。

選角,已看出電影公司的毫無自信。

請向Marvel借鑒。Marvel犀利之處,是選角。Chris Evans當美國隊長時仍未能獨當一面,Chris Hemsworth根本名不見經傳,戲精Robert Downey Jr.從來不是主流之選且適逢他重建事業求翻身,Scarlet Johansson正努力擺脫性感花瓶的形象,後來出現的Dr. Strange也不過是Benedict Cumberbatch的第一部商業大製作。

可以製造讓人驚喜的新鮮感,很重要。

所以DC選擇花邊新聞不斷的娛樂頭條主角Ben Affleck當蝙蝠俠,注定不可能人人愛。Wonder Woman之所以成功,因為以色列的Gal Gardot氣質不同於一般好萊塢女星。

看新版《The Mummy》,你只覺得1)看到的是Tom Cruise;2)Cruise不如Brendan Fraser有趣。

1932年黑白片我沒看過,腦海裡只會浮現1999年版本。

那一部至今還是我最喜歡的動作歷險喜劇片之一。帶點驚嚇cult味,背景設定在1926年,添了典雅浪漫情調,好玩得無傷大雅。Goofy的Brendan Fraser不是Harrison Ford,但他至少讓我想起小時候看Indiana Jones為什麼那麼興奮。

初出道的Rachel Weisz已有個性,戲里自信聰慧強悍,不比Fraser遜色,戲里那一對其實讓我想起了倪匡的衛斯理與白素。我當時也喜歡她帶著英式毒舌的弟弟John Hannah。

新版女主角Annabelle Wallis,相對顯得平庸而乏味。電影一大敗筆,在於此。也許在Tom Cruise電影里,女性本來就不太可能平起平坐。有Cruise存在,光芒只能在他一人身上。連我喜歡的劇集《New Girl》男主角Jake Johnson在《The Mummy》里當side-kick,也一點神采都沒有。

不要誤會,對於Tom Cruise,我並不討厭甚至我是有些喜歡的。他老派但親民,專業而認真,不似很多西方明星萬千寵愛卻滿口怨言一派不稀罕粉絲崇拜一般。Cruise這點,和劉德華是一樣的。

電影里的Cruise就算不是完美英雄,也該是積極向上的,充其量就是不擇手段帶有人性缺憾。搞笑,不屬於他的範疇。除非像《Tropic Thunder》里扮禿子借助造型豁出去極盡自我醜化。

《The Mummy》里當演吊兒郎當的狡猾之徒,很正統英雄型格的Cruise太超齡太勉強,看得我替他尷尬。

笑料生硬且公式化,對人物的性格刻畫太弱,你要男主角最後情深意重犧牲小我保護女主角,至少要或有跡可循或製造反差,觀眾才感動得起來。

Russell Crowe的正與邪分裂人格,有點意思,但說穿了,僅是為了之後的系列電影作鋪排,是預告片非正場。

黑暗宇宙之大業,才正要開展。

我卻已經覺得自己快抓狂。

 

 

Published: 20/06/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