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Wonder Woman》總有幻滅那一刻

文 | 楊麗玲

我多希望自己和大家一樣,那麼喜歡這部電影。

因為很難不對Gal Gadot偏心。

小時候看電視DC超能英雄最嫌棄神奇女俠,覺得她身上那套英雄戰袍像選美服,美貌庸俗如選美佳麗,我一直無法想象神奇女俠拍成電影那身造型怎麼辦。

Gal Gadot驚世之美艷,我作為女性也無法把視線移開。美麗強悍帶點勇往直前的純真,她是神奇女俠完美人選。

我承認自己常對新版超人與蝙蝠俠冷嘲熱諷,與其說我反DC電影,不如說我受不了的是Zach Snyder的淺薄空洞。

大家都等待神奇女俠打救DC打救超人和蝙蝠俠。有時有些事當你非常想它發生,果然就會願望成真。電影上映,美國影評人們幾乎一致好評,集結影評的「爛番茄」網站總結分數高達93%。

這個我能理解,難得有部女性掛帥的超能英雄片,黑寡婦如此受喜愛都未能獨當一面,一定要齊齊鼓掌才是政治正確。

存活於此等亂世,不符合主旋律怕被口誅筆伐萬箭穿心。

當然不排除大家都天性善良。《Wonder Woman》只要在票房上有好表現,便可能讓利字當頭的電影公司主管們願意投入資金拍攝以女性為主的題材。

論深度,神奇女俠不可能與任何一部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相比,但相較於《Man of Steel》、《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還是好看的。

世上,很多東西是相對的。

由2003年執導第一部電影《Monster》的女性導演Patty Jenkins掌舵,我期待更有深度。《Monster》不是恐怖動作片,而是陰暗人性戲劇。

吶,是我錯,我不該對超能英雄片有如此要求,畢竟大家現在看戲但求開心不求甚解。

友人看了之後第一個疑問是:神話里的希臘諸神怎麼聯繫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我也沒答案於是假裝沒聽見。罷了罷了,有些事不要多想比較幸福,漫畫宇宙里發生的事天馬行空本來就不該深究。

電影里只字不提Wonder Woman名號。Gal Gadot是Diana公主,由天堂島上亞馬遜女戰士們撫養長大,自小就是不受管束的自由靈魂,成年後被訓練成驍勇善戰的戰士。某日遭德軍追殺的間諜Chris Pine駕著飛機海上撞毀被她所救,她聽聞戰爭正在發生,於是不顧反對到人間拯救萬民。

呃,我本來還想看Robin Wright多一陣子呢。良師長輩為了她遭逢不測,怎地如此草草處理了事。

沒時間?沒錯,電影長達141分鐘,但要製造笑料,要談情說愛,要兄弟情深,要正邪對立,哪還有篇幅刻畫內心情感。

島上成長,女神果然涉世未深。

帶著天真爛漫的白痴美,來到紅塵俗世,以為自己是粘土捏出來的,以為宙斯創造出的人類應該是熱情善良的,以為鏟除戰神世界就和平。有人說像小龍女,想想形容得當真貼切。

初到人間,不通情理。都怪人類世界太保守落後,女神戰士服太性感只能藏於內,先得來場makeover時尚秀,一試試了兩百N套服飾。手持劍與盾牌行走街頭太亂來,還大搖大擺走入都是男人的議政廳更是禁忌。

神奇女俠是來挑戰世人封閉不平等觀念的。

但預告片里已把部分笑料笑了一遍,情節大概在預料之中。我對反派人物也有意見。德軍將領與毒博士尤其失敗,一昧擺出扭曲邪惡的臉,平面單薄得滑稽,半點兒氣勢也無。

對手不夠強,怎能顯出她的偉大。

大家不過在等待,神奇女俠出戰,看她慢鏡頭一躍而起,凌空揮舞黃金真言套索,以一對神力手鐲力抗千軍萬馬。

踏上戰場帶上幾個見證過戰爭殘酷的有情有義怪咖小人物loser,共渡一段溫暖時光,最後高潮製造反差才能將情緒推向極致。

當然,和Chris Pine互有愛意,是一定要的。

間諜說謊不眨眼,遇上正氣凜然的女神,愛上了…這段其實好看,但我嫌刻畫得不夠。選擇Chris Pine很恰當,他擅演聰明自信且討人喜歡的角色,有主角外型但氣場不強,這也是為什麼他前陣子會上SNL自嘲請大家認清楚他不是Evans、Pratt或者Hemsworth。正好,適合成全Gal Gadot綻放光芒當他的保護者,他則稱職地做默默注視、諒解、守護一個不明人類邪惡的女人的那個體貼男人。

理想主義者來到人世間,注定要幻滅。

或許看透人類真面目,卻不得不繼續傾力救萬民於水深火熱,只好對自己說:

不是值不值得,是相不相信。

只能自欺欺人,信愛者得救。

但我沒法忍受神奇女俠對峙戰神阿瑞斯,最後大爆發,竟然因為男人的壯烈。寫這戲的,也還是男人們吧。

我知道,這是動漫電影,但求娛樂。所謂女權,其實不過說說而已。

 

 

Published: 03/06/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