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Holland 青春很自由也很不自由

文 | 楊麗玲

他,已是我見過的第三位蜘蛛俠。

但我們友善的鄰里英雄面具後的那個人,都很不同。

Tobey Maguire有一雙彷彿洞悉一切的眼睛,親切卻有距離感;謙遜的Andrew Garfield似乎思考很多有很多想法,注定和主流好萊塢格格不入。

《Spider-Man: Homecoming》新任蜘蛛俠登場。

Tom?就是個少年。

精力旺盛,語速極快,態度坦蕩蕩,毫無避忌,言談見顯露聰明率直,自信得很自在,和很多演員相比,非常refreshing。

青春這東西,確實可以賦予人無限能量,會讓你以為,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21歲,已是復仇者聯盟一員,和Robert Downey Jr.、Chris Evans等勾肩搭背,戲中對手是「蝙蝠俠」Michael Keaton。和他自己所形容的Peter Paker一樣,就似一個15歲少年獲得了超能力,Tom此刻正站在人生的最高峰。

或許明星,本來就是天生的。

他沒有舞蹈基礎卻可以被Stephen Daldry選上,11歲當上West End舞台劇《Billy Elliot the Musical》里的Billy,兩年演出180場。

但當上蜘蛛俠,並沒有大家以為的輕而易舉。

「聽說他們要重新cast蜘蛛俠,我打電話給經理人,請他們幫我爭取試鏡。這是我的夢想,我希望能實現。他們叫我自拍影帶,我拍了。經過5次自拍、1次試鏡和2次試演,當這條路愈接近終點,我的渴望就愈強烈。我曾經每5分鐘上網查看新聞,每一次試鏡之後他們都說‘明天讓你知道’。過了6個星期,他們說有好消息,卻說需要我再去試鏡。第二次試演,他們說明天就會知道,因為要在5天內開拍。但6星期之後,某天我和我的狗癱在床上休息,突然才在instagram看到‘Tom Holland是新蜘蛛俠’!Instagram比我先知道!我樂瘋了,我弟弟Harry還說一定是電影公司帳戶被駭客入侵。」社交網絡平台上,看他們兄弟抬槓互虧,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就這樣,遇上Robert Downey Jr.與Michael Keaton這樣的對手,圓滿了所有年輕演員的夢想。

「合作過程很酷。原本感覺是我的蜘蛛俠電影,但當他們出現在片場時,我卻覺得一切屬於他們,你們就做你們想做的吧,我在旁邊觀摩就好了。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太多東西了……他們正處於巔峰,我很幸運在21歲時就能和這些演技巨匠一起工作,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好人。」

Robert每天開工都早10分鐘出現,跟劇組每個人打招呼,他善良、努力,我從他身上,明白一個道理:不管你有多有名、賺多少錢,都應該一視同仁,尊重每一個人。他真的是我很好的楷模,讓我至少知道,在演藝圈並不是大家都會變瘋子。」

把Michael Keaton當作敵人,他說是一件非常非常可怕的事。

「有一回,我們正為下一場戲熱身,他對我說:‘Tom,給我一拳!’我說:‘不要!我才不會揍你。’他一直說:‘Tom!來呀!’我只好在他胸口拍了一下。他說:‘No!真的揍我!’我給了他一拳,兩個人開始扭打起來,在場的製片和導演都在納悶:‘他們在打架嗎?’那是他投入那場戲的方法,真的很酷。」

初生之犢,大無畏。他說他喜歡壓力,壓力對他來說,是動力。

「和《蜘蛛俠》導演Jon Watts合作最好的事,是在一個犯錯也沒關係的工作環境。當你在一個環境里很自在之後,你可以犯很多錯誤,但10個錯誤里,也許有一個是很棒的,我們十分享受即興發揮的樂趣。」

他大概不知道,唯有年輕,才可能有犯錯空間。

這世界對青春,是寬容很多的。

所謂知名度,意味著煩惱自會接踵而來。

這邊廂八卦刊物言之鑿鑿他愛慕在電影里的「梅姨」——52歲的Marisa Tomei,展開熱情追求,另一邊廂又有狗仔跟蹤偷拍他和戲中搭檔好友Zendaya。

新一代,自有一套應對方式。

Zendaya直接上Snapchat上載Holland在駕駛座的照片大方透露兩人出遊有狗仔追逐,Holland笑言:「我們要甩掉他,所以這個motherf*%#er停在高速公路。」

新一代的明星,敢作敢為,痛快。就好像聊起貼身戰袍時,Tom毫無顧忌地用「f#@king tight」來形容。

我沒法不對他產生好感。

見面時,他說的第一句話是:「我要確定我已經關了手機。噢,關咯。」 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其實反映了演員的專業以及對別人的尊重 。我想起遇過某位正在線上演的也是超能英雄的好萊塢明星,在訪問中途拿出手機緊盯著開始失魂。

「蜘蛛俠是一份不斷付出、很美好的工作,我一直在感嘆,自己怎麼那麼幸運可以得到這個機會。就像我說的,和工作夥伴成為朋友、周遊列國,是很神奇的體驗,我很享受也希望可以繼續。

我和一些企業一起為慈善團體籌款,辦片場參觀、送首映禮門票等。Robert向來很熱心參與這些慈善活動,我最近也參與了他的企划。除了是我們喜歡的這份工作以外,當演員也是很容易讓我們回饋社會或者提高大家對一些意識的方式,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不論是公關答案還是出自真心,IG上確實見他不時穿上蜘蛛俠戰袍,走進醫院為病童們帶來歡笑。他和弟弟們也在近日成立了慈善基金會「The Brothers Trust」,籌款幫助弱勢族群。

但現實世界比照《蜘蛛俠》電影里,可能更灰暗更讓人覺得無力。

「想改變什麼?這是不可能回答的問題,有太多太多想改變的。幫助人們吧,不管他們是從哪裡來、做什麼、是什麼樣的人。以助人,作為一個開始。如果我們可以做自己能做的,團結起來互助互愛,保持正面的態度,最後一定可以成功。宣導這些觀念,是蜘蛛俠幫助人們的方式。」

蜘蛛俠,是希望的象徵。能力愈大,責任愈大。

當上蜘蛛俠,意味著,一舉成名,全球矚目。

命運,瞬間改變。

「我接到角色之後,Chris Hemsworth捎來了電郵,跟我說要腳踏實地,不要讓讓環境改變你,要把家人和朋友放在身邊。這就是我現在所做的,所以我最好的朋友Harrison是我的助理,他真的是我的死黨。」

Harrison Osterfield,21歲,一直被Tom掛在嘴邊的超級死黨。同是演員,IG上自嘲是part time sidekick,幾乎和Tom形影不離,粉絲們也關注。因為Tom,也因為Harrison真的很帥。Tom甚至說過Harrison是蝙蝠俠,而他是羅賓。大家都希望他倆的友誼延伸到蜘蛛俠系列電影里,幻想Harrison就是Harry Osborn或者「Fantastic Four」的Johnny Storm。

演藝圈中人都在努力為名利打拼,他卻在享受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與身邊喜歡的朋友們分享。

因為年輕,所以可以純粹。

「體能訓練很好玩,我可以跟我最好的朋友Harrison一起受訓,我真的樂在其中。可以有除了‘想看來健碩’以外的理由而上健身院,我覺得很好。如果不是因為工作,如果不是因為必須去,我是永遠不會去健身的。我可以想象得到年紀愈大會愈辛苦,但是現在21歲的我,還非常享受。」

明星光環引人注意,狗仔粉絲步步追蹤,也都沒讓他覺得沈重。

「我很享受!四周圍都是保安……哈哈,非常開心。這不只發生在我身上,也發生在Jacob(Batalon,戲中死黨)甚至我最好的朋友Harrison身上,我們是一個團隊。可以有同樣的體驗,真的很好。如果只是發生在我一個人身上,感受應該會不一樣。但是我很幸運,可以和最好的朋友分享。」不只Harrison,Tom的爸爸、弟弟們甚至愛犬Tessa都成了明星,在社交媒體上都有不計其數的支持者。

Marvel宇宙,接下來確定的還有兩部復仇者聯盟電影+蜘蛛俠第二集。他不在乎是否從此被定型。反而是作為觀眾的我以為,把他困於超能英雄世界里,太可惜。

「我很有興趣嘗試不同的電影,不斷製造新鮮感。我想在獨立電影世界里繼續演出獨立製作,我其實一直在尋找新角色,我想演癮君子,我覺得那是一個我想全力投入的角色;我希望跳出常規,詮釋硬漢、反派。不過我還在拍兩部Marvel系列電影,再等等吧。」

有的,是時間。

人生,還很漫長。未來,畢竟預料不到,可以預料的是,Tom縱使已成國際大明星仍暫時逃不出父母的手掌心。

出過一本網絡書《How Tom Holland Eclipsed His Dad》的喜劇演員父親Dominic Holland曾說自己 20年來耗盡精力想在好萊塢闖出一片天卻失敗,兒子年紀輕輕已達成夢想,但近日twitter發文看似對兒子在右腳留下蜘蛛紋身頗有微詞,粉絲還議論著Tom是不是會挨罵。人生中買第一棟房子,他想在洛杉磯生活,攝影師母親Nicole Elizabeth Frost卻先斬後奏在離家5分鐘的地方買下了房子,他也只能笑著乖乖就範。

想享受完全的自由,再等會兒吧。

 

 

Photo Sources(部分): Tom Holland IG、Harrison Osterfield IG、Dominic Holland IG、 Harry Holland IG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