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War For The Planets Of The Apes》所謂人性

文 | 楊麗玲

最後一集了吧。

結論已定:人類無藥可救。

猿人與人類,終極一戰。天地之大,兩者竟然只能活一種。說穿了,是人心太狹隘。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第一集《Rise Of The Planets Of The Apes》里人類研究製造出高智商猿人,但一如既往,很快地覺得受威脅。人類天性傲慢,怎容不下其他生物與自己平起平坐。續集《Dawn Of The Planets Of The Apes》逃出來的猿人稱王,卻與同類為了對人類的態度而立場分歧產生內鬥,看吧,又是人類惹的禍。

猿人之王Caesar太天真感性,才對人類有情意結,以為可以和平共處。

這一次,Caesar依舊渴望休戰。一出場,森林虜獲敵人卻輕易釋放,明言「這場戰爭不是我發動的」,一心只想避世遠離紛爭。

當然,事與願違。

事實上,自己若沒有經過痛苦試煉,所有大仁大義的表現,都不過虛偽。人,必須在承受切身之痛之後,方明白要放下仇恨實屬知易行難。

奧斯卡也是時候認同Andy Serkis。

與家人共處時的溫柔慈愛,悲劇發生時執意復仇那充滿恨意的駭人眼神,猿王濃烈情感,一身毛髮也遮掩不住。動態捕捉Serkis的各種情緒反應,沒錯,是科技太厲害,我們卻不得不承認Serkis的表演其實比太多自稱演員的人演得更能觸動人心 。有趣的是,電影里的人類角色大多面目模糊,猿人卻個個特性鮮明,這當然是導演Matt Reeves的刻意安排。

兩個半小時,等待猿人如何反擊甚至殲滅人類,作為人類的我卻覺大快人心。

意圖向Francis Ford Coppola極致陰暗的戰爭經典《Apocalypse Now》致意,當然,《War》作為好萊塢片畢竟定位不同,雖然它相較於其他夏季娛樂作業始終過於沈重。

影評人都說上校Woody Harrelson必定是脫胎自Marlon Brando角色,摯親也可犧牲,夠殘暴夠瘋癲。以捍衛人類的聖戰為名,一心殲滅異類,立場不同,就得死。世界失序,此類強人稱霸,相當合乎情理。以恐懼與憎恨即可統帥人類,懦弱大眾惶惶不安,或受其煽動或不敢反抗,這一切沒讓你覺得和現今世界氛圍太相近嗎。

怎看都覺得人類走上的是自取滅亡不歸路,但人卻渾然不知。電影很多時候反映的,真的是現實。

人竟然失去語言能力愈來愈似猿人,而從動物園逃出的猿人說著人類的話卻已無法與同類溝通,是反諷,也讓你深思。

誰說僅是人類才是成萬物之靈,我其實不知依賴地球萬物存活的人,優越感從何而來。靠殺戮?

Anyway,有人的地方,從來有爭端。和平,一直是很遙遠的。

 

 

Published: 20/07/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