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Style流行 Trending

我们始终无法OUTLIVE的《1984》

文 | 卓宜丰

深具力道的一只黑靴狠狠把你苍白的脸蛋践踏于下。倘若你必须掌握对未来的想象,就让这个画面浮现眼前。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活过来的。然而我确实还在这个以另一形式运作的世代。

 

我们和你生存的世界不一样。毫无缘由,与你联系上。某种失败比别种失败来得好。我们有香醇的咖啡,被烤成金黄色,咬下去会发出咔兹咔兹的美味吐司。我们被豢养得脑满肠肥。我们可以自由恋爱,在床上匍匐扭动,享尽情欲之欢。

我们还能苛求什么?

我望着你不断下沉的身体,以及那双透视我内心的眼。

倘若你下定决心玩这场游戏,必需做好准备。你没有胜算,你只能一步一步逼近死亡。我们是死人。

 

我生存在写实主义之中,没有穿墙而过,进入另一世界的能力。我向往森林中的探险。与茱莉亚的同生共死,我也以为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我们并不知道,前方有令人惧怕的什么。尽管我们穷尽自己的想像,认定经已没有可以比现在更糟糕的境况。然而,那接踵而来的,却使我们坠入更深沉的痛苦之中。

不如潜入深不可测的井底探一探究竟吧。在不一致的黑暗之中,只有幻影和我自己。我或许会因幽闭恐惧症而难以呼吸,发疯似的,想要往上爬。但那是不可能徒手办到的。而我的手中握着的,只有空虚而已。

你已经到了井底噢。你听见冷峻的嗓音。那么毫无抖动一丝情绪的什么对你说着。

你已经到了井底噢。我也想试着这样对自己说。就在这么做的时候,我几乎认不得那是自己的声音。那么陌生的,到底是谁?

或许借由这个,能使自己因此而镇定下来也说不定。

 

你以为反抗是深具意义的。Me against the world。差点儿笑掉谁的大牙。为个人自由,以及仅存的破碎记忆,那不是多么美好的东西,却值得捍卫。生而为人的价值,如此的不确定,与此同时,又是如此珍稀。

或许,关键在于茱莉亚。你没有理由不为所动。任何普通男人都会为这个而失去一点理智。不要低估非常肉体性的质感与记忆,那是能够超越语言的什么。森林中的性爱昭示着回路已经封闭。

那唤醒的是一种无以名状的想望,或许,有让人感觉温热而柔软的地方,但你根本还不理解那是什么,却让命运承载而去。

数字由你身旁不断运转,没有稍作停歇,那是当然的。当你无可抗拒内心意愿,在日记簿写下那个年月,没有人能确定,那是准确的时日,姑且相信我们足以相信的。

日常之中紧接着出现电脑、网络与手机。存在着两个月亮所营造的迷茫与浪漫世界由此消失无踪。以理论而言,我不可能因此而再错过谁。只要愿意。

 

你的脸蛋被践踏在黑靴底下。那幅图又浮现眼前,有关未来竟然还是这一回事儿。

Nothing has changed。时代经已推前,这还是一样的世界。

我们是遭任意蹂躏操作的数据。

当你落笔在日记簿,写下日期与年份(?)。你是为我们?完全与你不相识的我们。

只有那个年代尚存着想要改变世界的,孤独的众人。

It’s about uncertainty, the impossibility of truly knowing/ anything。

我明白的。我明白,我们唯一知晓的,只不过是我们最终的,撒手于徒劳。

我们始终是瞎子摸象。弹指之间的天下事。我们只能选择相信的。

斗不过的。不可能的。回路经已被封锁。我不是勇敢的。

仅要找到足以为继与凭借的。

我必须deny任何人或幽灵的access。我不是重要人物,无需时刻告知行踪。没有人想跟随我的足迹。这原本轻飘飘、无足轻重的生命。若消失在即就消失。不拖沓。

你以为除了自己,还有更具意义的什么。

Big brother is definitely watching。需要活得好好的。以最接近真正的人的形式。

如果还有自由。如果还有关怀。

我们会在没有光照的地方见面。

局势已然堕落。无论如何,我们无法全身而退。

有些失败比其它的好。

最终,你还想听一听《Oranges and Lemons》:

Oranges and lemons,
Say the bells of St. Clement’s。

You owe me five farthings,
Say the bells of St. Martin’s。

When will you pay me?
Say the bells of Old Bailey。

When I grow rich,
Say the bells of Shoreditch。

那是没有什么逻辑可言的幼齿歌。

你知道它是如何结束的?

为知道这个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Here comes a candle to light you to bed,
And here comes a chopper to chop off your head。

勾斯坦是这么说的:

这是人类历史第一次出现,未来所能给予我们,允诺我们的,比现今还少。而现今所能给予或允诺的又比过去更少。

没有未来?让我们也一并被过去sell out吧。你我所缅怀的。

当我们仅剩被世事磨损的Aching Soul。

温斯顿,我们绝对是不同世界不同时代的人。但以结果论,我们却联系上了。

总有一天,我们必需觉悟1984并非一个年号,它没有被遗弃在历史当中。环顾世局,无论时代如何演变,科技飞快发展,我们依旧活在乔治欧威尔超过半世纪前的预言当中。或许,也将永远无法outlive它。

由英国Nottingham Playhouse 呈献,Robert Icke 与Duncan Macmillan 联合改编的时代更新版《1984》将在2018年4月26日至29日于滨海艺术中心演出。

欲知更多详情,请上网 https://www.esplanade.com/events/2018/1984-by-george-orwell 查询。

 

 

Published 12/3/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