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 Japan娱乐 Pop

amazarashi 一定是因为对于活着这件事太认真

文 | 杨丽玲

这个band很神秘。
官方公开的仅有 1)以称为秋田弘Hiromu Akita的人为主所结成的乐团;2)团名来自于日文单字“雨曝し”,意即“饱受风霜”。
所有对amazarashi的介绍,一定会quote秋田桑的这句话。
“ 若世界上所有的苦痛化为风雨的话,那我们都是饱受风霜的人,但即便如此生活还是要过下去 。”

专辑封套,都是绘图。
主唱秋田弘从不露面,演唱时站在灯光昏暗的舞台上,带着大大的帽子遮脸,唱着歌。 前方设置荧幕,以荧幕投射出的影像与音乐结合。

他不擅面对群众,曾是拒绝社会的茧居族,曾经抑郁得想死。
华人圈最熟知amazarashi的一首歌,名为《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中岛美嘉唱过,汤唯在《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里也改编唱过。

这首歌,还是秋田桑自己唱,最有淡淡的揪心feel。
“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因为心中早已空无一物
感到空虚而哭泣,一定是因为想要填满自己
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因为我的鞋带松开了,
我不擅长重新系起,与人的羁绊亦是如此。”
最后的一句,我最喜欢……“一定是因为对于活着这件事太过认真了。”

确实。活得认真的人,是比较痛苦的。

和成天寻死的大作家太宰治一样,他也来自青森。我忍不住想着假如太宰治活在21世纪会不会玩band吟唱失格人间。

他在live演唱时念过粉丝的信,信上粉丝说父亲最讨厌他听amazarashi的歌,因为他们的歌都是唱给丧家犬听的歌。据说他当时回答:谢谢,我会再唱出更好的歌。

媒体称amazarashi为覆面系风雨诗人,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是啥意思,只觉得秋田桑的词的确很有意思。

悲观到极致就是乐观,我在他的暗黑世界里看见希望。
每一首歌都似有一则故事。有多少人了解,我不知道。但他对我说,他们寻找的是10个人当中的那一个。
你或许和我一样。

就是那一个人。伤痕累累却依然顽强的丧家犬。

怎会投入音乐?是什么启发你成立自己的band?
是我的父亲和姐姐启发了我开始玩音乐,他们都会弹吉他。我曾经和几个乐团一起玩过音乐,后来终于有机会到东京发展,但并没有成功。回到家乡之后,我很清楚自己不可以就这样放弃音乐,所以组了amazarashi。我的目标是乐团不会听命于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就是一组因挫败而造就的band。

对你的音乐作品的评论,至今听过印象最深刻的是……
amazarashi是属于losers的音乐。

你会怎么形容你的粉丝?
他们当中大概有很多对生活有着很多烦恼。在人生中,我们的音乐,你或许需要,或许不需要,爱恨其实非常分明。

从2009年第一张在青森限定发行500张的专辑《0》到在主流唱片公司旗下的第7年,amazarashi有什么转变?
我们的音乐素质进步了。在精神上,我比较放松了。以前的我,觉得为了生存,伤害别人也没关系,我甚至曾经为了报复而创作。但我现在明白了还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表达自己。
并不是我不再战斗,而是我的武器转换了。

至今面对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我们刚开始赚钱时真的很辛苦。那时需要很多资金制作音乐,但我们一直很穷,打工时根本不被当人看待。最大的挑战是当我们正式出道时,我当时很疑惑,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继续创作音乐维生吗?很幸运的是,我们遇上了可以信任的团队,到目前为止还算做得不错。

你们的舞台风格很特殊——在舞台前方设置荧幕,以荧幕投射影像和音乐结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方式?从何取得灵感?
当我还是hikkikomori(隐蔽人士、茧居族,指自我封闭的生活,不出房门不上班不社交)、有着自杀倾向的时候,我基本上活在网络世界里。这就是隐蔽的起源,概念由此而来。仅仅通过音乐、文字和影像,如何触碰人心,这是一大挑战。荧幕后的我们,其实很清楚地看得到观众。对我们而言,和一般现场表演没有什么不同,我们的兴奋度可能和观众会有不同。这不失为一件好事,这意味着观众可以很纯粹地欣赏我们的表演。

舞台上最喜欢演唱的歌曲是……
《Love Song》、《性善说Seizensetsu》、《Taxi Driver》、《美好的回忆Utsukushiki Omoide》,那些中板节奏的澎湃音乐,舞台上演出时最好玩。不过还有另一些也是我自己喜欢听的。

居住在青森,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环境是否启发你的创意?
我们的居住环境对我们的音乐,甚至是歌词,是非常重要的。一些很小的事,例如可不可以在家里嘈闹,有没有人干扰或者我们是不是需要去挤地铁等,日常生活是否过得自在,和音乐是息息相关的。

创作时有没有什么习惯或规律?
我们绝对不会在遣词用字上妥协。

除了演唱会,来新加坡还有什么期待的事?
我来自日本北部,每年冬天都很冷,四周白雪皑皑。我很羡慕可以享受热带国家的晴朗阳光,所以要来新加坡格外兴奋。我对于可以感受当地文化的历史建筑和旧街景也很感兴趣,尽管我们应该不会有太多时间四处观光。我最期待的,还是演唱会。

创作时是否必然有信息想传递?
我们写的每一首歌,都有各自的信息。有些带着鼓励性,有些不过是因为没有人理解而想抒发的事。

如果可以传达给聆听你的音乐的人一个信息,你想说的是……
当amazarashi不再被需要的那一天,就是大家都找到幸福的那一天。

在日本以外推广自己的音乐,有什么挑战?
我觉得我们的音乐,10个人当中是有一个人需要的,所以我们一直在日本寻找10个人当中的那一个。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在全世界的10个人当中找到那一个,上海的那一个、台湾的那一个、新加坡的那一个。

amazarashi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一定不是名成利就。只要我们和我们身边的人快乐地生活,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

会怎么形容日本的乐坛?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属于“日本乐坛”的一部分。还有很多才华横溢的音乐人,我们对主流音乐的潮流不太感兴趣。

和Aimer同场开唱,你会如何形容她的音乐?
她的嗓音,有一种真实与说服力。她唱地球上任何一首歌,都能打动人心。我是那种必须唱自己的创作才有存在价值的音乐人,我想我和她是全然相反的。

 

 

聆听amazarashi

 

 

 

 

阅读amazarashi

 

想起了孩提时代玩着踩影子的事
即使不断追赶    也绝对抓不到的事物
就像是海市蜃楼    但是我还是不断注意着
其实并没有特别想抓住什么    却还是一直不停的追
胸口更加的焦急    继续奔跑到死为止吧
———《光,再思考》

终究是尚未确定的生存 自我满足地说“重视自己”就是真理
只是想一吐为快吧 吵死了 崇尚廉价庸俗的世俗负债
嘲弄人类 伪恶的无罪 溃烂的野花也曾是飞扬的种子
地铁则是一根蛛丝 无法拢聚任何人的蜘蛛之丝
———《日落》

午后的电视新闻正播报着 火车的脱轨事件
我的眼睛回避了罹难者的家人和恋人 他们的悲伤
知道总有一天会迎来终结时 第一次觉得人们十分怜爱
想着幸好不是妳遇难的我 果然也是个卑鄙的人
延续千年的恋爱 延续千年的友谊 延续千年的安稳 延续千年的幸福
也许是不可能的事 但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
即便你不在我也可以继续生活 如果我说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 你会笑我吗?
即便我不在你也可以好好活着 我不能说对此感到悲伤吗?
———《千年幸福论》

我们的价值不在于这些数字
我们的价值也不能交由别人来评断
世间斗转星移瞬息万变 昨天再珍贵的今天也会变成尘土
是有罪还是合法 若是都由多数派来决定
或许百年过后全员皆罪人
够了 都够了 这个世界都崩坏了
或许要在白纸上重新描绘才可以吧
赞成或反对 是与非之问 现在就举手吧
———《多数决定》

有时候被强迫背上华而不实的招牌
有时候被强迫戴上一身莫须有罪名
我可以一口气道出你至今为止的故事
没错,名字什么的不重要对吧?
所以
不管别人是怎么定义你,你应该要做你喜欢的事情
不管定义你的名字为何,你付出了行动就不是强辩
———《14岁》

再一次 再一次 愚笨的我们 因为愚笨的希望
被当成笑话取笑而流下的眼泪 不能就这样浪费
再一次 再一次 为了向嘲笑我们的这世界
回呛“开什么玩笑” 我会再次爬起 再一次
———《再一次》

 

 

 

Photo source : AMUSE Asia

 

Published : 12/03/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