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 Japan娱乐 Pop

The Gospellers 漫漫音乐路不寂寞

文 | 杨丽玲
           © GRACIAS

 

日本a cappella美声团体No.1,圣堂教父,意即“在音乐圣堂里合唱近乎完美的教父级人物”。

出道23年,前身为村上哲也和黑泽熏在早稲田大学组成的Street Corner Symphony,经历成员更替,在1994年正式推出专辑。
是先驱者,苦熬6年,终于找到自己的风格与定位,将无伴奏之合声演唱从边缘拓展至主流市场,创下专辑百万销量。

不靠外型而纯粹以歌声拼胜负,走的是Boyz II Men美式style,5人六重唱,技巧完美无瑕,合声出神入化。

嗓音太美,边写,边听他们,不知不觉沉沉睡去。很想,现场听一回。9月终于等到他们巡回新加坡、香港、台北、首尔、上海演唱……

© GRACIAS

 

第一次在新加坡演出,有什么感觉?为了这次的演唱会,作了什么准备?
村上哲也:我们当然很兴奋。我们会用英语和观众交流,也会演唱英语歌曲,准备海外演唱会最好玩的地方就在这里。

有没有到过新加坡?对小岛国有什么认定?
黑泽熏:这将是我们第一次的新加坡之旅,新加坡人给人感觉是音乐爱好者,我很期待为大家演唱。
村上哲也:我很兴奋可以到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这将是全新体验,所以我格外期待。

巡回亚洲演唱会,让你们感到最兴奋的是什么?
酒井雄二:可以让大家第一次现场欣赏我们的音乐,我觉得很开心。新加坡的观众愈开心,我们愈有动力。

成军于1991年,当时有没有想过这条音乐之路可以持续不断走到今日?
酒井雄二:我们觉得大概行得通吧,因为当时在日本很少人唱a cappella。但从来没想过可以持续超过20年。不要觉得意外,就算唱了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东西,我们仍在学习中。套用达尔文理论,我们就是在不断地表演中吸取新的养分。

还记得第一次的表演吗?
黑泽熏:我们出道前,非常幸运地有机会在Babyface的盛会上演唱他为Boyz II Men制作的一首歌的a cappella版本。那是很美好的一次经验,虽然我们都很紧张。我们问他可不可以当我们的制作人时根本不抱期待,他却微笑地对我们说:“我会留意你们的。”那次真的是很好的回忆。

你们花了一些时间得到认同,当时是什么激励你们不放弃?
安冈优:其实在我们CD畅销之前,已有很多人来看我们演唱。愿意花时间聆听我们的粉丝们,给了我们最大的动力。

相较于出道时,组合有什么改变?
北山阳一:我们出道时,“a cappella”在日本还是一个陌生的名词,我们在自我介绍之前必须先解释a cappella是什么。我们合作了超过23年,还是一直在思考可以进步或者吸引粉丝的方式。

唱a cappella难度很高,不是任何歌手都能掌握得好,诀窍是什么?
北山阳一:首先,你必须有很好的听力,也要唱得够大声。除此之外,必须放下对所谓对的间奏和节奏的既定概念。A cappella强调演唱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可以完美地唱出钢琴和乐谱的旋律,并不代表就能形成音乐。你也必须清楚了解其他成员演唱的部分,然后思考怎样演绎自己的部分,把心意传达给团员。不管唱的是哪一个部分,大家是平等的,重要性是一致的。当你意识到也做到这一切,你的音乐才可能走进观众的内心。

一个a cappella团体成功的关键是什么?怎么找到和谐?
安冈优:不管是个人还是团体,拥有让别人欣赏你的音乐的力量是最重要的。对于组合来说,聆听也是必须,我们得在唱各自的部分时,聆听并制造和谐的融合,与此同时创造出新的音乐形态。

团员们通常比较容易为了什么事起争执?
安冈优:就算在音乐上有不同看法,我们也不会有肢体上的冲突。我大家很清楚作为团队,我们必须接受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当我们意见不合时,并不是以少数服从多数来作决策的。我们会听取每个人的看法,然后让其中一位成员作最后决定,其他人无论如何都会附和支持。我们各自都有solo活动,非常明白每一个决定所必须肩负的重大责任,以及团体内互相支持的重要性。如果是没有人可以作主的事,我们宁可用石头剪刀布来决定。

谈谈a cappella在日本的现状。
北山阳一:刚出道时,很少人知道a cappella是什么。除了不断解释a cappella的概念,我们也必须介绍我们的团体,所以根本没有足够时间谈到我们的音乐。所幸日本后来开始产生a cappella潮流,现在已经愈来愈普遍了。不过,我们总担心如果不持续推动,大家又会把a cappella遗忘,别的团体又得重新面对我们曾经面对的问题。如果有更多新一代诸如Little Glee Monster出现,而a cappella社群可以更深厚地连结起来,我们会非常兴奋。

在音乐生涯中,至今最有满足感的一刻是……
黑泽熏:当我们有机会和崇拜的音乐人见面甚至合作。几年前,我还见到了我的偶像Stevie Wonder!

 

听来的关于团员们的传说

 

© GRACIAS

村上哲也

1971年4月24日出生,10岁时非常喜欢松田圣子的《夏天的窗》,那时已关心歌曲排行榜。82年移居东京,狂练笛子,5年后又沉迷萨士风。1989年遇上黑泽熏,组成a cappella团体在文化祭上演唱,也开始迷恋爵士乐。1991年进入早稻田大学,成立Street Corner Symphony。

© GRACIAS

黑泽熏

1971年4月3日出生,小时候最喜欢例如《银河铁道999》等卡通歌曲,1984年开始接触Chicago、Michael Jackson等人的西洋歌曲,崇拜尾崎丰,每首歌词倒背如流。1987年爱逃课躲在图书馆里,喜欢上山下达郎,大贯妙子,大泷咏 一和松任谷由实等,从广播中获取日本及西洋的流行音乐养分。 1991年也加入Street Corner Symphony,视Stevie Wonder为楷模,大学时期开始涉猎世界音乐。

© GRACIAS

酒井雄二

1972年10月5日出生,体弱多病而当电视儿童,电视歌曲每首都会唱。小学4年级加入管乐队,透过广播喜欢上YMO,Eric Clapton,Tears for Fears等团的歌曲。 13岁跟朋友们组团担任吉他手,最喜欢演奏Bon Jovi的歌。高中时曾被老师责骂“玩音乐的人不会有出息”而难过,广播节目成了重考时的心灵慰藉,当时的偶像是Janet Jackson, TROOP,Christpher Willliams。 1991 考上大学,借来一堆想听得要命却没钱买的CD,包括Stevie Wonder,Donny Hathaway,Take 6,Donald Fagen,Todd Rungren,Burt Bacharach和Arrested Development等,加入各种不同类型音乐的社团,犹如武者修行苦练合声技巧。

© GRACIAS

北上阳一

1974年2月24日出生,在母亲怀里听着三味线成长。4岁学钢琴,13岁时最喜欢的是《Top Gun》OST,爱听阪本龙一的《Beauty》、久石让的《风之谷》,也开始听古典音乐。17岁和朋友组成a cappella乐团,团员们后来却因为准备联考而放弃,受到很大的打击。 大二的冬天加入Street Corner Symphony,大三时加入The Gospellers。

© GRACIAS

安冈优

1974年8月5日出生,3岁买了人生第一张唱片《宇宙战舰大和号》,幼儿园时的梦想是要成为歌手。小学一年级学习钢琴,后来却因迷上足球而放弃。1988 年第一次听到a cappella,1991 年第一次组团,担任主唱并写了《Stand By Me》a cappella 版本,毕业论文的标题是《为什么披头四会这么红呢》。 1993 加入Street Corner Symphony,开始关注Boyz II Men, Take 6等西洋乐团。 大学第二年8月26日,被The Gospellers成员邀请组团。因为村上一句“我们会成为专业歌手,我们会大红特红”而决定加入,但当时手上拥有的CD不超过30张。

The Gospellers Live in Singapore 2017

日期: 24 September 2017, Sunday
时间: 5:00pm
地点: Drama Centre Theatre
票价: $88/$68/$58
售票处Sistic (www.sistic.com.sg)

 

 

Published:19/08/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