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 Craze娱乐 Pop

《Argon》 那些至死也要坚守的事

文 | 杨丽玲

作为媒体人,存在意义是什么?尤其在一个毫无新闻自由的国度,纵使不涉及严肃政治与社会新闻,你要不幻灭要不出卖灵魂。
与其说我迷惘,不如说我不再相信。或许,我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8集而已。其实恰好。

我猜想很多人会错过,不是情情爱爱偶像剧不是煽动情绪的家庭伦理剧,剧名乍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主角是《两天一夜》的“狗烹哥”金柱赫,对一般人来说,吸引力是不大的。

《Argon》是时事节目的名称,第一集《Argon》揭发教会真相不但惹上官非还得罪电视台当权者,狼狈地遭发配边疆。
节目时段在午夜,被边缘化,在电视台没有容身之处。

商场楼塌人死,媒体不求真相,人云亦云报道未经证实的消息,对偏僻的报道有怀疑的《Argon》团队锲而不舍继续追查。
但现实是:你纵使有凭有据也不能报道。尤其真相是会砸了自家电视台新闻节目的招牌,这是不对的。而且当全世界都说A,而你说B,尽管B可能是真相,你也会被业界人士唾弃。

上司直接杀进直播室,《Argon》也无人肯屈服。捍卫了真相,观众就算耳清目明又如何,节目有口碑,但深夜节目的收视一定卑微,更不可能吸引广告。啊,收视率是王道。明明传达了事实,比起把无辜市民打造成恶魔的误报却承受更大的指责。被当成叛徒,收警告信,制作费削减一半。

后来取得独家访问,认真准备,也硬生生被抢走,正规新闻却反而想哗众取宠吸引目光。
报道的好与坏,真的有人care吗?

时代变了。媒体从引导大众的权威,沦为或讨好或蒙蔽群众的卑微存在。

追求真相的人注定孤独。在体制里处处受压榨。有heart的媒体一定有深切的体会。

我从不相信人类。
所以,认定了官商勾结,混淆视听,收受贿赂,掩盖真相,滥用职权……这些恶行,必然是存在的。 正因如此,更需要有人瞪大眼睛看着,然后适时大大声说出来。
所以,担任传播工作的媒体,是重要的。无论你报道的,是什么。

剧里患上绝症命不久矣的资深主播,平静等待死亡,唯一担忧的是新闻从此堕落。
“成为主播的时候,我自己立了三条原则:
比起事实更应该说出真相,比起美丽的话语更应该说出正确的话语,从更低的角度去传达新闻。
但现在回首,我没法说我完完全全坚持住了这些原则。我很后悔,我可能是把舆论人的使命和升迁弄混了。”人生谢幕前,他回顾、反省、忏悔。

媒体本该是社会的重要的保护膜,社会出现了问题,难辞其咎啊。80年代光州民主运动,人们最先点火的地方,就是电视台。
要找回媒体人的尊严,需要目中无人的疯子,像《Argon》的金柱赫。

但不会转弯只正直地坚持正义的人,在用权力支配正义的世界,是会被粉碎的。前辈心疼他,力劝他在获得力量之前,缩着脖子做人。

先得生存下来啊。因为想改变公司内部的DNA,是不可能的。胆大包天却有才能的人,公司只会给他们留下一个外壳,把内在核心全部换掉,让他孤掌难鸣。

但是,忍了又忍,这样下去最后面又有什么?很多人在获得力量之前,已忘却初衷。

电视剧,也点出了残酷的现况。
记者为了做新闻献上了自己的青春,天天熬夜,工资只能勉强糊口,留给他们只有名字和工作价值。换来的可能是被裁退,被低薪、经验不足的合同工替代,以便节省成本。
管理层只为利益也根本不懂新闻作业,报道搞得一团糟,媒体人已无尊严可言。

平日对他怨声载道觉得他根本是魔鬼的记者们恳求金柱赫:“请让我们写出像样的报道”。

对照现在韩国电视台员工的罢工抗争行动,更添真实性,最红的《无限挑战》至今还在停播呢。被揭露电视台社长手上有份黑名单,对政治立场不同的员工区别对待,被视为异议分子即被打压,员工们因而决意展开抗争。

在朴槿惠任期,我非常记得在新闻片里看到的一幕,领导人出现时,全体记者在采访时放下摄影机以示抗议。
我怎可能不为韩国人的傲骨喝彩。

身处一个从未拥有真正民主但大家却不在意的国度,国民从来不敢甚至认定任何抗争无论是对政权体制还是企业都是无用的。看见韩国人的抗争再看这剧,难免感慨感伤。

“记者的品德是什么?”金柱赫问合同工,然后自顾自问答。
“对人要爱憎分明,要对千篇一律的知识保持怀疑,对于方向性保持着好奇,随时想着为什么和怎么会。最后只要怀疑,就要执拗地深入研究。”
他坚信,也贯彻始终。

剧集,结束得完美。
正义的明星主播发现自己3年前被私人感情蒙蔽了双眼而导致无心的误报。他没有隐瞒,想自行揭发。

下属们力阻,舆论会杀死人,观众是无情的。“人们只记得结论,世界只会谈论你的失败。20年的记者生涯,全部毁了。”

他其实内心也有挣扎。“向着别人很容易挥舞的刀,在向着我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可怕。但是作为记者的话,你会怎么想?”

但就算可怕,也要硬着头皮坚持。
“检察院,政府,舆论,社会安全装置全部都故障了,真相不是自己知道就行了,是一定要用谁的笔和嘴向世上告知的。
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如果这个报道因对我不利而隐瞒下去,我们永远将会是那出故障的系统中的一部分。
我们不要成为那样。
揭发确凿事实,把真相传达给大众,是我们的目标。”

年轻时是以下犯上的人,毫无畏惧指出前辈的错误,在体制内倍受排挤。名成利就之后,所以他也要新一代敢于以下犯上。他选择,让一个新人寻找自己犯错背后的真相。
不是真实的报道不是报道。
“如果对真相有确信,那么,就算真相害死你父母,也要报道。”他对后辈说。

真相被上层阻止,四处奔走给各家媒体,牵连太广,没有人敢报道。他最后选择了在电视直播时,拒绝了颁给他的崇高新闻奖项。

“记者不能当英雄,因为人们愿意相信英雄所说的话。我只是想说自己错了。我犯错了,别的记者也有可能会错,而我的错,害死了不少人所以恳求观众们,不要相信新闻,而是要判断新闻。”

失去工作名誉与荣耀,也要捍卫真相。是的,这家伙是psycho,是对新闻痴狂的疯子。

最后那一幕,定格在蓝天白云。

我想起这段对话。

“为什么当记者?”
“为了改变社会。”
金柱赫回答时一脸不是理所当然吗的表情。

这世界并非全然绝望。也许吧。
毕竟还有人相信着呢。

 

 

Published: 28/10/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