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 Craze娛樂 Pop

《Argon》 那些至死也要堅守的事

文 | 楊麗玲

作為媒體人,存在意義是什麼?尤其在一個毫無新聞自由的國度,縱使不涉及嚴肅政治與社會新聞,你要不幻滅要不出賣靈魂。
與其說我迷惘,不如說我不再相信。或許,我不知道該相信什麼。

8集而已。其實恰好。

我猜想很多人會錯過,不是情情愛愛偶像劇不是煽動情緒的家庭倫理劇,劇名乍看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主角是《兩天一夜》的「狗烹哥」金柱赫,對一般人來說,吸引力是不大的。

《Argon》是時事節目的名稱,第一集《Argon》揭發教會真相不但惹上官非還得罪電視台當權者,狼狽地遭發配邊疆。
節目時段在午夜,被邊緣化,在電視台沒有容身之處。

商場樓塌人死,媒體不求真相,人云亦云報道未經證實的消息,對偏僻的報道有懷疑的《Argon》團隊鍥而不捨繼續追查。
但現實是:你縱使有憑有據也不能報道。尤其真相是會砸了自家電視台新聞節目的招牌,這是不對的。而且當全世界都說A,而你說B,儘管B可能是真相,你也會被業界人士唾棄。

上司直接殺進直播室,《Argon》也無人肯屈服。捍衛了真相,觀眾就算耳清目明又如何,節目有口碑,但深夜節目的收視一定卑微,更不可能吸引廣告。啊,收視率是王道。明明傳達了事實,比起把無辜市民打造成惡魔的誤報卻承受更大的指責。被當成叛徒,收警告信,製作費削減一半。

後來取得獨家訪問,認真準備,也硬生生被搶走,正規新聞卻反而想嘩眾取寵吸引目光。
報道的好與壞,真的有人care嗎?

時代變了。媒體從引導大眾的權威,淪為或討好或蒙蔽群眾的卑微存在。

追求真相的人注定孤獨。在體制里處處受壓榨。有heart的媒體一定有深切的體會。

我從不相信人類。
所以,認定了官商勾結,混淆視聽,收受賄賂,掩蓋真相,濫用職權……這些惡行,必然是存在的。 正因如此,更需要有人瞪大眼睛看著,然後適時大大聲說出來。
所以,擔任傳播工作的媒體,是重要的。無論你報道的,是什麼。

劇里患上絕症命不久矣的資深主播,平靜等待死亡,唯一擔憂的是新聞從此墮落。
「成為主播的時候,我自己立了三條原則:
比起事實更應該說出真相,比起美麗的話語更應該說出正確的話語,從更低的角度去傳達新聞。
但現在回首,我沒法說我完完全全堅持住了這些原則。我很後悔,我可能是把輿論人的使命和升遷弄混了。」人生謝幕前,他回顧、反省、懺悔。

媒體本該是社會的重要的保護膜,社會出現了問題,難辭其咎啊。80年代光州民主運動,人們最先點火的地方,就是電視台。

要找回媒體人的尊嚴,需要目中無人的瘋子,像《Argon》的金柱赫。

但不會轉彎只正直地堅持正義的人,在用權力支配正義的世界,是會被粉碎的。前輩心疼他,力勸他在獲得力量之前,縮著脖子做人。

先得生存下來啊。因為想改變公司內部的DNA,是不可能的。膽大包天卻有才能的人,公司只會給他們留下一個外殼,把內在核心全部換掉,讓他孤掌難鳴。

但是,忍了又忍,這樣下去最後面又有什麼?很多人在獲得力量之前,已忘卻初衷。

電視劇,也點出了殘酷的現況。
記者為了做新聞獻上了自己的青春,天天熬夜,工資只能勉強糊口,留給他們只有名字和工作價值。換來的可能是被裁退,被低薪、經驗不足的合同工替代,以便節省成本。

管理層只為利益也根本不懂新聞作業,報道搞得一團糟,媒體人已無尊嚴可言。

平日對他怨聲載道覺得他根本是魔鬼的記者們懇求金柱赫:「請讓我們寫出像樣的報道」。

對照現在韓國電視台員工的罷工抗爭行動,更添真實性,最紅的《無限挑戰》至今還在停播呢。被揭露電視台社長手上有份黑名單,對政治立場不同的員工區別對待,被視為異議分子即被打壓,員工們因而決意展開抗爭。

在樸槿惠任期,我非常記得在新聞片里看到的一幕,領導人出現時,全體記者在採訪時放下攝影機以示抗議。

我怎可能不為韓國人的傲骨喝彩。

身處一個從未擁有真正民主但大家卻不在意的國度,國民從來不敢甚至認定任何抗爭無論是對政權體制還是企業都是無用的。看見韓國人的抗爭再看這劇,難免感慨感傷。

「記者的品德是什麼?」金柱赫問合同工,然後自顧自問答。
「對人要愛憎分明,要對千篇一律的知識保持懷疑,對於方向性保持著好奇,隨時想著為什麼和怎麼會。最後只要懷疑,就要執拗地深入研究。」
他堅信,也貫徹始終。

劇集,結束得完美。
正義的明星主播發現自己3年前被私人感情蒙蔽了雙眼而導致無心的誤報。他沒有隱瞞,想自行揭發。

下屬們力阻,輿論會殺死人,觀眾是無情的。「人們只記得結論,世界只會談論你的失敗。20年的記者生涯,全部毀了。」

他其實內心也有掙扎。「向著別人很容易揮舞的刀,在向著我的時候,就會覺得特別可怕。但是作為記者的話,你會怎麼想?」

但就算可怕,也要硬著頭皮堅持。
「檢察院,政府,輿論,社會安全裝置全部都故障了,真相不是自己知道就行了,是一定要用誰的筆和嘴向世上告知的。
這就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如果這個報道因對我不利而隱瞞下去,我們永遠將會是那出故障的系統中的一部分。
我們不要成為那樣。
揭發確鑿事實,把真相傳達給大眾,是我們的目標。」

年輕時是以下犯上的人,毫無畏懼指出前輩的錯誤,在體制內倍受排擠。名成利就之後,所以他也要新一代敢於以下犯上。他選擇,讓一個新人尋找自己犯錯背後的真相。
不是真實的報道不是報道。
「如果對真相有確信,那麼,就算真相害死你父母,也要報道。」他對後輩說。

真相被上層阻止,四處奔走給各家媒體,牽連太廣,沒有人敢報道。他最後選擇了在電視直播時,拒絕了頒給他的崇高新聞獎項。

「記者不能當英雄,因為人們願意相信英雄所說的話。我只是想說自己錯了。我犯錯了,別的記者也有可能會錯,而我的錯,害死了不少人所以懇求觀眾們,不要相信新聞,而是要判斷新聞。」

失去工作名譽與榮耀,也要捍衛真相。是的,這傢伙是psycho,是對新聞痴狂的瘋子。

最後那一幕,定格在藍天白雲。

我想起這段對話。

「為什麼當記者?」
「為了改變社會。」
金柱赫回答時一臉不是理所當然嗎的表情。

這世界並非全然絕望。也許吧。
畢竟還有人相信著呢。

 

 

Published: 28/10/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