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Style流行 Trending

艺术动物园 蝙蝠侠是这样炼成的。

文 | 杨丽玲

愈来愈愤怒的世界需要这样的地方。

一个让人发自内心大笑的空间。

Art-Zoo艺术动物园,去年在新加坡办过了一次,第二届规模更大。地点在滨海湾, 15座色彩缤纷的巨型气垫动物主题乐园,在四周的商业大楼与奢华酒店衬托之下,凸显的是一种既调皮又纯真的荒诞反差趣味。

一踩进会场,耳边即响起了充满童趣的歌曲,嘴角不自觉往上扬。

我工作的时候习惯了独来独往,本来以为一个人去会很无聊。但原来人的情绪很容易受感染,尤其看周围的小孩们乱蹦乱跳,我很快地也放开地自顾自在气垫上跳来跳去。

建议你穿拖鞋去,袜子也不用穿了。我本来穿着可爱的兔子袜子想配合主题,但后来干脆赤着脚。光着脚丫子踩在气垫上,感觉更自在。尤其进场之前下过雨,袜子一下子全湿漉漉的。

第一个吸引我的目标:熊宝宝的浴池。

雨后,气垫上积满了水,我在近入口处已一脚滑进装满15000个球的池里,反射反应是哈哈大笑。好吧,自己跌倒自己爬。脑海里突然想起了阿福管家对蝙蝠侠说的话—— Why do we fall? So we can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

以为是自己笨手笨脚,没想到刚在旁边叮嘱我要当心的女人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在我跟前跌得七零八落。

哈哈,活着偶尔让自己失控,也是可以的。

大人们小心翼翼地,几乎都是慢动作移动。孩子们却很兴奋,肆无忌惮地穿梭气垫中玩起追逐游戏,一点儿畏惧也没有。看得我不禁羡慕起来也开始自我反省。

有啥好怕的?气垫上摔一跤又不会受伤,爬起来再跳N次。每天背着的沉重包包都卸下吧,还拍什么照?收起手机,两手空空轻轻松松地跳呀摔呀忘掉俗世纷扰。

人生苦短,是该活得痛快一些。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就是了。

熊宝宝出浴,造型最抢镜。独角兽的滑梯,是全场最好玩的。巨型甲虫里装载着大大小小的荧光球,不知为何推着球漫无目的乱跑,也足以让我开心。

向岛国神出鬼没的水獭家族致意的主题区,傻乎乎的企鹅和猫头鹰在棋盘上排排站对决,传说中的喜马拉雅山雪怪和它的羊驼朋友们合体登场;不只河马和大象一起玩耍,连袋食蚁兽和小老虎也不知怎地混在一块儿;刺猬和鼹鼠、粉红鹤和鳄鱼,大家都可以非常可爱;动物园里的这只海豚原来是Vaquita——小头鼠海豚,是只剩下50只的濒临绝种动物。

可惜现场贩售的商品仅有简单的环保袋、徽章、气球,我很想让大家也看看媒体收到的艺术动物园信息盒。不但制作绘图精美,内容更有趣,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信息甚至陌生的动物名称,不只是小孩,大人看了也应该会想收藏。

一手打造出这样一个空间的人, 一定仍有童真,也一定有着自己的故事。

Jackson Tan,陈俊达。我对他,非常好奇。

台湾人认识的他,是台湾女婿,高雄刚刚结束了艺术动物园的展览,场地在梦时代,据说就是他第一次和空姐太太见面的地方,那时正举行《2008高雄设计节》。

新加坡人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一定看过他的作品,岛国四处可见的新加坡独立50周年的SG50标志就是来自他的创意。

几次见他,态度谦和平实,有着创意人的气度但没有新加坡所谓的精英分子的傲慢。那晚preview,他站在动物园门口,微笑着迎接到来的访客。

是怎样的人自会创造出怎样的地方。

1974年出生,是新加坡土生土长的艺术家、设计师、策展人。94年毕业自拉萨艺术学院,曾想过和3名好友搞band玩音乐但最终觉得天份不足而放弃。同年,伙伴们转而成立Phunk艺术设计团队,至今仍在国际间颇受推崇。2001曾创办广告公司Brazen,期间遭逢911事件和SARS,2012年被迫关闭。重整旗鼓隔年再创立创意工作室Black,在业界屡获奖项,艺术动物园就是来自Black团队的创意。

童年是钥匙儿童,父亲是文员,母亲当过侍应生,家有弟妹,双亲忙于工作时,他就随着阿公阿婆看戏从华语片到Star Wars再到宝莱坞电影,漫画也是他童年时的快乐泉源 。

70后的奋斗励志故事,没有父荫,据说念拉萨时曾当调酒师打工缴学费,靠着自身努力打拼成功的人,梦想与信念不会轻易动摇。

他说艺术动物园是自己对童年的记忆。

“我们小时候都很喜欢去动物园,因为新加坡有很好的动物园,我喜欢去那边画图。我们HDB以前楼下有游乐场,都是动物主题的。那时我在外婆家,很喜欢到那个鸟的造型的游乐场玩。现在那个社区已经没有了,所以我想建造一个新的动物主题游乐园,给我们下一代的小孩玩。”

所以,他去年创造了第一个艺术动物园。

“我很开心的是,大人小孩都喜欢,玩得很开心,大家都跟我们分享说还想再来,所以我们决定要做第二届。”

去年的艺术动物园结束之后,就开始筹划今年的活动,花了一年的时间。整个设计团队共10个人,其实也不算多。

而第一组动物们,在去年12月到今年3月初巡回到了高雄。

他说高雄的经验和新加坡不太一样。“高雄的是在白天,不是晚上。我们听说台湾的小孩在傍晚的时候会回家吃饭,不会出来玩。但是在新加坡,大家喜欢吃完饭,然后出来蹓跶。因为天气,晚上比较凉。”

这一回是全新的second edition第二组动物。他说最爱的是彩虹独角兽,还有那个巨型的大猩猩。

问他打造起来难度最高的是哪一个动物主题,他说:“独角兽,因为它最高,体积也是最大的,而且又有滑梯。”

“这次展览之后,希望可以到全世界不同的城市去分享艺术动物园,顺便把动物们的故事讲出來,会出版书、动画,慢慢开始研发一些商品。”

我想起前阵子听友人很开心地说要到高雄,因为可以住进与艺术动物园合作打造动物主题客房的英迪格酒店。没错,艺术动物园的概念,有着太多可能性。

他说希望每年可以继续做下去,甚至如果有一天有机会的话,把艺术动物园打造成一个永久的游乐园。

“还有很多不同的动物、不同landacape,我还没有机会把它们呈现出来,慢慢吧。”

希望大家来动物园之后,有什么体会?

“我希望他们有一个很美好的回忆、非常magical的回忆,就像我们小时候跟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一起在游乐园玩的那种童年回忆。希望20年后,小孩子会记得:‘啊!在新加坡玩过一个很大的气垫乐园’,还是‘我在别的城市玩过’。”

他说时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感性时刻,但作为实际城市人的我,很煞风景地想起了一个大人的问题。

唔,下雨怎么办?

“其实下雨,气垫有水更滑、更好玩!”他大笑。

噢,是咯,不过几分钟前的体会,我怎地又忘了。

是该让自己尽情地摔这么一次的。

 

 

Photo source: Art-Zoo Pte Ltd、杨丽玲

 

Published: 12/03/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