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Brother of the Year》逃避是可耻的,但有用

文 | 杨丽玲

同一周的两部外语片,一部讲血缘,一部讲没有血缘。

电影公司朋友说,有兄弟姐妹的人和没有的人,看这部电影feel不同。看戏,和看的人的生活体验,有着必然的关系。

有别于现在看好莱坞片索然无味,看到大只佬巨石就知道天塌下来有他边给你one-liner搞笑边顶着还倡导家庭和谐,看到Marvel就预料到英雄们会懒有幽默感拯救世界曝露人性。

泰国人拍电影,小格局,蕴含新创意,总有猜它不到的惊喜。故事写得好,演技也自然,演员压根儿不知是谁也无所谓。

去年的《Bad Genius》太让人惊艳。考试作弊当题材,谁想得到,还拍得让你大笑完想大哭,女主角就算刻意素人look也讨得你欢心。

《Brother of the Year》,我的哥哥是恶魔,乍看会让人以为风格似以前的港片,嘻嘻哈哈轻轻松松,笑笑就算。哪知看到后半段,气氛骤变,咦,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

人生的沉重,怎允许你诈傻扮懵佯装视而不见。

 

拍电影的人有没有心,feel得到的。

调子明明滑稽浮夸,情感却细腻,情节很现实生活。

是真的有意认认真真讲一回手足之间复杂的感情。我怎么料得到看完,想哭。如果你家有或曾经有过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人渣,你会明白我的心情。

爱情线不是重点,也不work,和尼坤的爱情,我还嫌着墨太多。我明明喜欢2PM也喜欢Nichkhun,但原来演电影是两回事。大银幕上,俊美的Nichkhun竟然看起来有张肿肿的小包子脸。

极品男友对阵痞痞大哥Sunny,不战而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自有其道理。

新加坡的中文片名极端了点,香港《大佬可以退货吗?》和台湾的《把哥哥退货可以吗?》比较符合影片精神。

这个哥哥,其实也没太恶魔。

不过懒癌上身邋遢自大傲娇兼没出息,房子不供,内裤乱扔,熨斗煎鸡蛋,跟女人厮混,上班爱喝酒,废材一个,罢了。

有这样的哥哥,确实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自小趾高气昂、对着哥哥一脸鄙视的妹妹,打棒球,看漫画,爱日本,却都是因为他。

所以,更没法原谅。

这个我当然理解。我穿球衣夜夜独自追世界杯,小时候还曾假装双层铁床下铺是球门当起了守门员也曾天天放学回家对着家里的墙踢塑料球。身边的人不明所以,我却很清楚不过从小潜移默化。

谅解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容易;对愈是曾经重要亲近的身边人,愈是不能释怀放下。

因为在意,所以被伤害极深。

太痛了。

所谓家人,就是这样的存在。情绪日积月累,愈来愈难理清。羞愧、厌恶、可能变成憎恨、怨忿。

为着在旁人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能毕生老死不相往来。

放不下,就是放不下。逃避是可耻的,但有用。

所以在妹妹最重要的人生时刻,哥哥选择了残酷。

但若干年后,也没说什么,某一天可能就突然温暖和解了。这,也就是家人。

哥哥叮嘱着听不懂泰语的外甥,好好疼惜妹妹。

哥哥妹妹面对面,终于。再一起,玩一次棒球吧……

电影里,回得去。

现实中未必可以如此。

 

Published: 20/07/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