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Brother of the Year》逃避是可恥的,但有用

文 | 楊麗玲

同一周的兩部外語片,一部講血緣,一部講沒有血緣。

電影公司朋友說,有兄弟姐妹的人和沒有的人,看這部電影feel不同。看戲,和看的人的生活體驗,有著必然的關係。

有別於現在看好萊塢片索然無味,看到大只佬巨石就知道天塌下來有他邊給你one-liner搞笑邊頂著還倡導家庭和諧,看到Marvel就預料到英雄們會懶有幽默感拯救世界曝露人性。

泰國人拍電影,小格局,蘊含新創意,總有猜它不到的驚喜。故事寫得好,演技也自然,演員壓根兒不知是誰也無所謂。

去年的《Bad Genius》太讓人驚艷。考試作弊當題材,誰想得到,還拍得讓你大笑完想大哭,女主角就算刻意素人look也討得你歡心。

《Brother of the Year》,我的哥哥是惡魔,乍看會讓人以為風格似以前的港片,嘻嘻哈哈輕輕鬆松,笑笑就算。哪知看到後半段,氣氛驟變,咦,原來不是那麼一回事。

人生的沈重,怎允許你詐傻扮懵佯裝視而不見。

拍電影的人有沒有心,feel得到的。

調子明明滑稽浮誇,情感卻細膩,情節很現實生活。

是真的有意認認真真講一回手足之間複雜的感情。我怎麼料得到看完,想哭。如果你家有或曾經有過跟你有血緣關係的人渣,你會明白我的心情。

愛情線不是重點,也不work,和尼坤的愛情,我還嫌著墨太多。我明明喜歡2PM也喜歡Nichkhun,但原來演電影是兩回事。大銀幕上,俊美的Nichkhun竟然看起來有張腫腫的小包子臉。

極品男友對陣痞痞大哥Sunny,不戰而敗。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自有其道理。

新加坡的中文片名極端了點,香港《大佬可以退貨嗎?》和台灣的《把哥哥退貨可以嗎?》比較符合影片精神。

這個哥哥,其實也沒太惡魔。

不過懶癌上身邋遢自大傲嬌兼沒出息,房子不供,內褲亂扔,熨斗煎雞蛋,跟女人廝混,上班愛喝酒,廢材一個,罷了。

有這樣的哥哥,確實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自小趾高氣昂、對著哥哥一臉鄙視的妹妹,打棒球,看漫畫,愛日本,卻都是因為他。

所以,更沒法原諒。

這個我當然理解。我穿球衣夜夜獨自追世界杯,小時候還曾假裝雙層鐵床下鋪是球門當起了守門員也曾天天放學回家對著家裡的牆踢塑料球。身邊的人不明所以,我卻很清楚不過從小潛移默化。

諒解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容易;對愈是曾經重要親近的身邊人,愈是不能釋懷放下。

因為在意,所以被傷害極深。

太痛了。

所謂家人,就是這樣的存在。情緒日積月累,愈來愈難理清。羞愧、厭惡、可能變成憎恨、怨忿。

為著在旁人看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可能畢生老死不相往來。

所以在妹妹最重要的人生時刻,哥哥選擇了殘酷。

但若干年後,也沒說什麼,某一天可能就突然溫暖和解了。這,也就是家人。

哥哥叮囑著聽不懂泰語的外甥,好好疼惜妹妹。

哥哥妹妹面對面,終於。再一起,玩一次棒球吧……

電影里,回得去。

現實中未必可以如此。

 

Published: 20/07/2018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