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彦祖 你难道没有一点缺点吗

文 | 杨丽玲

Tomb Raider。古墓奇兵。灵魂人物,当然是Lara Croft。

Daniel Craig当过陪衬,Gerard Butler曾经可有可无,在女权主义尚未成主流的时代,女英雄Lara已是具有象征性的存在。所以尽管两部系列电影实在不怎样,Angelina Jolie的Lara形象却一定是经典。

最新翻拍版,成型时正值女人最大的这个时代,我当然更不可能天真地以为男主角的存在感会获得大幅提升。虽然,这对我来说,与塑造强有力的女主角形象并无冲突。

不过也因为是他接演,我还是带了一点期望。

吴彦祖,向来清醒。对于西方对于中国,在我认知范围内也没见他逢迎献媚。他肯演,一定有说服得了自己的理由。

公式化问题也不会给公式化答案,我听了也觉得有点道理。虽然我确实遗憾他和Alicia Vikander在电影里的关系其实存在着极大的发展空间。

但当我在电影里听到他说英语对白比广东话更自然更无违和感的时候,突然觉得,或许那才是真正让他自在的语境、让他可能如鱼得水的地方。

有没有体验过《Tomb Raider》电玩游戏?
我在90年代时玩过,所以我非常熟悉。在当时来说,在角色扮演游戏里出现这么一个强悍女性角色,是一大突破。

接到电影邀约时,你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我当时最想第一时间看剧本。可以参与《Tomb Raider》这样的大制作系列电影,我当然很高兴,而且陆仁是Laura冒险旅途中的伙伴。他是个有趣的人物,描绘得立体,有很多发展空间。所以,我决定了,I’m in!哈哈。

另一个吸引我的地方,是有机会到南非拍摄。我对那个国家有着很深的情意结,因为我是在那里结婚的。我的婚礼由一名祭司主持,就在森林里。我和太太在那里有个农场,所以过去15年来我常常到那里去。那里四处都是美丽的自然景致。电影拍摄空档,我喂了一只猎豹喝水,还爬了Table Mountain,甚至潜水在笼子里看鲨鱼。

对陆仁这个角色有什么共鸣?
陆仁吸引我的是他和Lara Croft的关系,这和一般你看到的同类型人物不太一样。因为父亲的失踪,把两个迷惘的年轻人牵引在一起。不同的是,陆仁早已放弃,因为他对父亲从来都没有任何期望。但是Lara一直想寻找答案或者解脱。看着两个明明在同一条道路上却有着截然不同态度的人,我觉得很有趣。

刚开始你可能会想:“这个家伙是谁?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事?”然后你发觉他其实在感情上正饱受煎熬。他的父亲走了,没有再出现过。是,他是个没用的父亲,几乎不存在,但还是让人很受伤。他唯一拥有的,只有一艘烂船,大家就是在船上第一次看见陆仁的。Lara找到他的时候,他像个无药可救的酒鬼,但他并不承认这都是因为父亲。在和Lara逐渐建立起关系之后,他才终于打开心房。

谈谈你和Alicia Vikander的合作。
非常好。Alicia的专注力非常惊人。这是她第一部大制作动作片,对她来说许胜不许败。我抵达南非时,她已经接受了三个星期的训练,体型完全改变,我非常惊艳。我想就是这些训练让她全心投入电影里。就算是做些高难度动作或者场面,Alicia也毫无畏惧,从没见她有过半分怯意。

你呢?拍这部电影时,是否需要接受什么特殊训练?
我进剧组时刚结束《Into the Badlands》第二季的演出,那部剧集里有很多动作场面,所以我当时算是处于最佳状态,不需要训练太多。陆仁基本上和大家在《Into the Bradlands》看到的我没有太大反差,都是强悍的角色,只是不像电视剧的Sunny是武术高手。陆仁和我以前演过的角色很不一样,这点对我来说很重要。

你认为导演Roar Uthaug在平衡人物刻画和大场面的调度这两方面做得怎样?
我非常欣赏Roar的视野,他拍的是大制作,但主题却是私密的家庭故事。这几乎有违常理,但Roar却能成功掌握。这是他拍整部电影的目标始终不变,不管场面多壮观,人物都有存在感,无论是情感上抑或是在情节里,他会确保电影都能很好地捕捉。

电影里有没有哪场戏是你喜欢的,或在片场有没有什么难忘的时刻?
在陆仁的船上,有一场暴风雨的动作戏,感觉非常真实,拍的时候简直疯狂。我根本不需要想象,船在支撑架上,用水大炮向我们发射,就像雨水倾盆而下,很冷。那场戏很难拍,摄影师和我们一样在船上,被摇来晃去的,我们必须尽量不撞到对方。当一场动作戏拍得那么真实,一切都变得可信。
另一幕对我来说相当难忘的,是当风暴开始,仁和Lara在船头谈起父亲的事,他们在那一刻真正建立起情感联系,就是这样的联系进一步推展他们的关系。

你觉得观众看完电影之后会有什么体会?
我觉得观众会对Lara Croft和这部系列电影有着全新的观点,Alicia创造了属于自己的Lara,这个Lara平易近人,却还是那个商业动作片里的英雄。个别场面精彩,动作设计简直疯狂,看Alicia的Lara的冒险经历会让你坐立难安,这趟旅程真的让她成为古墓奇兵。

硬是要挑剔吴彦祖这样的一个男人,或许只能嫌看起来太完美。我从《特警新人类》时代就是这么想的。

我记得以前为了拍杂志封面,曾经在夏季让他穿着毛衣在香港街市奔跑了一个下午,他眉头也没皱过一下,专业得让人感动。

那也是香港电影还很不错仍充满希望的最后年代,至少出现了一批一出道即见潜力的年轻一代。

当时的他,相较于傲气的冯德伦、叛逆的谢霆锋、自我的陈冠希,更像位温和的君子,沉稳得体,配合度高,从不会为难任何人。但好男人,总欠缺一点阴暗的花火,有棱角甚至腹黑的男人从来比较吸引。所以后来当他和死党们亦虚亦实地创作出嘲讽娱乐圈生态的《四大天王》,媒体当时觉得被骗很受伤害,我却觉得他更有魅力,这个男人骨子里原来藏着反叛激烈的另一面。

2012年和好友冯德伦组成的电影公司取名“突围”,香港电影人纷纷北上赚大钱,他俩反其道默默进军美国。坦白说,美国出生长大的他讲英语还是比较自在轻松。

前阵子看他上中国实况节目和冯德伦造房子,认真、可靠,偶尔固执严厉坚守信念。

啊,也还是那位无懈可击的君子。

 

 

我其实很喜欢他和陈子聪、尹子维、连凯的Alive限定组合的概念。当时吴彦祖执导《四大天王》,4人说要搞boy band,声称歌曲被非法摆上网,互骂片段以及和记者对话最后都出现在电影里。过程中,媒体信以为真,却不过是Daniel的精心布局,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4人甚至被讨伐。

我却看得,很有趣。

演艺圈本来就是真真假假理不清,是该有人偶尔有勇气撕开表象,以其人之道狠狠玩一遭。

2005年成立的Alive活跃于网络世界,吴彦祖在亚洲其实比人走快了很多步。

这首《阿当的抉择》是《四大天王》的主题曲。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