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金像奖 夹缝中活得有尊严

文 | 杨丽玲

你多久没有看香港电影了?电影院现在一年有几部纯港片上映?香港一年有几部电影没有硬是加插几个中国演员而讲的是真正的香港故事?

连我这个外人都无所适从。

我曾经那么喜欢香港这座城市。在她尚未被践踏之前。我明明从懂事开始就看港剧港片听cantopop,第一次坐飞机去的是香港。现在简直不忍心再踏上那座城市,就跟我不忍心观看或水土不服或毫无灵魂的合拍片一样。

近日有台北市长嘲弄香港“很无聊,就一个小岛有什么好看”,还说“不只小,连选举、自由的灵魂都没有,有什么好羡慕的”,被在场的香港民主派人士反驳:香港确实没有民主,但是有自由、有灵魂……

一场演艺圈颁奖礼,确实展现了港人捍卫自由的灵魂。

你不得不拜服。

是的,新加坡也被那嚣张市长形容为“住在笼子的金丝雀”,但作为居住在此处的我,却无从辩驳。

爱看港片的人看香港电影金像奖,必定感触良多。

《树大招风》、《一念无明》、《点五步》、《幸运是我》、《大手牵小手》……这些电影你听过的有几部?想看也无途径,港片这些年逐渐被边缘化了。

颁奖礼,倒是港式风格不变。两个半小时,爽快,不吹捧谁也没自大抬高自己,更不煽情卖悲情,不愿自怜自艾,颁奖得奖的都干脆利落不啰嗦,致辞有真诚而少计算。惠英红当影后声泪俱下谈及母亲脑退化并刚逝世那一段,我看直播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郑中基当主持人,与其说他开场歌舞秀模仿奥斯卡模式,不如说找一个这么会唱歌的人不那么做太浪费了。庄谐并重,能唱会玩,不浮夸,很平实,今年单枪匹马掌控大局,我觉得很好。那段突然上前撕掉林敏聪扰人的假胡子,即场反应够灵活;一段和林家栋获奖后兄弟式恭贺拥抱,增添的是温馨。

就算没有黄子华,有林敏聪也够好笑的;没有周星驰与梁朝伟就利用视觉特效自行制造分身,无聊但真的笑翻;“春娇”与“志明”台上一唱一和也有娱乐效果……香港颁奖人一般上都不会喧宾夺主,多话的郭富城今晚不多话,黎明连金句也收起,诚诚恳恳用心执行颁奖任务。

电影最大。

Leon形容得好,这里是充满情感的podium。你看请来许冠文颁发专业精神奖,得奖人是海报教父阮大勇。在这个手绘海报已经被遗忘的科技时代,把荣誉归于一位一般人不认识、说致谢词时也紧张得不得了的素人,就是这样的画面让人倍感温暖。

已被现实被时代遗落在后头的人,没有被忘记。

压轴颁发最佳电影,我浑身起了鸡毛疙瘩。

创造过无数港片辉煌的“新艺城奋斗房”台上重现,新艺城7怪,以前听过太多关于他们的精彩。曾志伟、黄百鸣、麦嘉、石天、泰迪罗宾、施南生,共同走过了那个充满可能性可以任性天马行空的最好年代。这一晚少了徐克?没关系,回不去的,无需费时眷恋。嫌黄百鸣后期变调?但他总比连周润发都可以毁掉的肥佬王晶好得多。

喜剧之王麦嘉、石天难得出山,两老调侃听说是最后一届,再不来就没有了,慨叹香港电影以前每年300多部,现在一个拳头数得完。

带着玩笑性质却让人笑不出来。因为点出现况。虽然郑中基开场说2016年香港有68部电影上映,是15年来最高纪录。

唉。

让这群曾经创造港片奇迹的前辈电影人,大呼“狮子山下的奋斗精神”格外有激励力量,港人总有本事夹缝中生存,置之死地而后生。

香港电影人,有guts。

以为去年《十年》获得大奖满城风雨,饱受压力会退缩会self-censored,但香港电影人根本没在怕。

被中国封杀的《树大招风》横扫最佳电影、导演、男主角、编剧、剪接5项大奖。对啊,杜琪峰的“银河映像”去年20周年之作,怎会是《三人行》?一定是这部不是出自杜Sir之手却很他的《树大招风》。

3位新导演许学文、欧文杰、黄伟杰延续杜琪峰、游乃海的荒诞黑色风格,表面上拍的是犯罪黑帮片,实际上充满大量的政治寓意,背景刻意摆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前夕,一开场即显现电视上新闻片段,邓小平承诺香港50年不变,完结时配以回归典礼彭定康千金落泪凄风苦雨的画面……让一切随风,只剩悲凉。

大贼敌不过滥权贪官,更敌不过时代,尽管3个人根本3种截然不同应对态度,但终究时不予我。结局似乎恶有恶报,三大贼王壮志未酬,没有破天荒联手轰炸中英主权移交典礼,但你不要跟我说你看了没失落。

贼王们明明曾经“风满楼”相遇,却不相识,是他们的宿命,是香港的宿命,逃不过。

独立制作《十年》去年获奖,被部分电影人狂批技术上不合格,说是政治绑架电影;有资本有技术有能者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拍了这部制作上无可挑剔却毫无可能在中国上映的《树大招风》,据说导演拒绝修改剧本,甚至在随杜Sir到中国拍《华丽上班族》时偷偷拍摄街景还被驱赶……

是老板们不计利益全力支持,是创意人大无畏不低头,是演员们友情价出心出力完成,逆境会让人类众志成城更团结。“银河”精神与创意,后继有人,港片怎会没希望。

今年的影帝影后,都是苦过来的。

曾志伟和金燕玲获得最佳男女配角,固然众望所归,让场内气氛一片欢愉,但男女主角得主才真正是屡败屡战的正能量传奇。

惠英红年少时曾经幸运,后来却得苦苦挣扎才得以翻身。22岁已风光当上第一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其后人生低潮患上忧郁症,复出只能从电影转战电视,从女主角位置跌落三线饱受奚落,2010年方以《心魔》二度在金像奖称后。

三度封后领奖时激动得在台上仆倒,她说因母亲患老人痴呆症而接拍《幸运是我》。“我妈咪有十几二十年的老人痴呆,到我拍的时候,我见到我妈已经躺在床上,饭都吃不到。我希望拍这部套戏,让多些人关注老人痴呆……第二次拿奖是为自己,今次得奖希望妈咪知道我没有丢惠家的脸。我妈咪已经走了几个月,我好想有家里人和我分享,但我爸爸在我第一次拿时走了,这次第三次拿妈妈走了,我好希望我妈妈跟我讲以我为荣。”

《幸运是我》,我没机会看,但戏外的故事,很动人。尤其她说时带着老派演员式的谦和姿态。

看了《树大招风》,当然也看过林家栋从电视台开始的无数作品,见他当上最佳男主角,我拍烂手掌。刘德华老板看到林家栋当上影帝,应该也会感到安慰。“……很proud of自己是香港演员,这么多年以来,它给了我很多养分,是我生活几十年内,社会变化、人的变化,令我感受很多,每一次我都希望演到很多有血有肉很人性的角色。”他说。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纵使high爆也能维持宠辱不惊的平静。

在电视台从小咖熬成男主角用了10年时间,几年之后正值当红却毅然出走闯荡电影圈,又一次由低做起,16年来坚决不肯吃回头草,配角当了N年,终于。

“马死落地行”,兜兜转转也能走出自己一条路,林先生的故事,极度励志。

做人倔强傲骨打不死是可以的。用心的人,上天不会不给你回报。

 

Photo Sources:HKFAA脸书

 

Published: 10/04/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