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 Craze娱乐 Pop

《亲密陌生人》当我们同在一起其快乐无比

文 | 杨丽玲

是2016年的意大利片重拍。

看过原版,再看韩版,很微妙。有点像在等待着应证自己已知的事实,冷眼旁观人物们的一举一动。

友人很是纳闷问起看过原版再看韩版,还能觉得有趣?我倒是觉得无损乐趣,看到李瑞镇、赵震雄和刘海镇同场,我已经觉得兴奋,坐等评断谁比谁有型谁又比谁抢戏。90%餐桌上谈笑风生、言辞交锋,再配上廉晶雅、金志秀当对手,感觉宛如观赏一场有质感的舞台剧。对演技怀有高期望,所以不算太有惊喜却也不感失落,不过看到李瑞镇颠覆我对他的想象一派轻佻不靠谱的模样,倒是有几分耳目一新之感。

虽然除了加添些许枝节,韩国版和意大利版确实几乎一模一样。西班牙、法国、印度、墨西哥已重拍,德国、瑞典、土耳其和美国好莱坞都买下拍摄版权,求好剧本若渴的电影市场,各国电影人兴高采烈齐齐复制,当然是看准题材的共通性,超越语言文化,以为以此可轻易虏获普罗大众的心。

人人患上科技焦虑症没手机会死的今天,手机,或已成了忠实记录人生的黑盒子。

所以,包装成喜剧的《亲密陌生人》根本就是恐怖片,电影里每当手机响起,我也跟着心惊胆战。感同身受呀。手机公开,当然是我们最可怕的噩梦。 人,是经不起一丁点试炼的。

所以,我更喜欢另一个原版中文译名:《完美的他人》。

一群表面风光的中产阶级聚在一起把酒言欢,勾肩搭背,相亲相爱,愈和谐愈可疑。

原版,据说灵感来自哥伦比亚小说家Gabriel Garcia Marquez的一句话:我们都有3种人生:公开的、私人的、秘密的。

我们公诸于世可以公开的,把私密选择性与朋友亲人分享,把秘密留给了自己。

袒露于人前的一切,当然都是竭力维持的完美。社会规范我们,必须合群,必面向光明,暗黑小心思藏起。

要活得轻松些,非得如此不可。

换个角度想,虚伪有时或许是出于善意或许因为还有情。

血淋淋的真相事实,你有勇气面对吗;赤裸裸的感受欲望,你愿意承担吗。

就是因为相交多年从小玩到大,才想继续和和气气。也或许仍有爱,尽管关系存在暗涌也想勉强下去。

假若不在意,连谎言也懒得编造,何须亮出一张美丽假面示人。

玩公开手机游戏,当场公开接获的来电、简讯和电邮,人人心中有愧,却没有人敢先说不玩。明明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谁都知道是愚蠢的。死撑,也是人性。人其实比自己以为的,愚蠢。

情节的各种反转,未必猜不到,电影好看在我们知道却未必想面对甚至时时佯装视而不见的各种人性反应。

月食之日,人类真实,无所遁形。

人与人之间最理想的距离,并不是零距离。不要自以为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对人言的故事。

电影里有一段,两位主要人物互换电话,造成连串误会。百口莫辩的一方刘海镇最后感慨,自己这两小时就像过着另一个人的人生,去承受朋友所承受的眼光,原来如此煎熬。

不是所有的答案,都是非黑即白的。

不是所有的真相,都是你想看见的。

人与人若想友谊万岁爱情不变直到永远,只能继续无伤大雅风花雪月……

 

 

 

Published: 26/11/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