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 Craze娛樂 Pop

《親密陌生人》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

文 | 楊麗玲

是2016年的意大利片重拍。

看過原版,再看韓版,很微妙。有點像在等待應證自己已知的事實,冷眼旁觀人物們的一舉一動。

友人很是納悶問起看過原版再看韓版,還能覺得有趣?我倒是覺得無損樂趣,看到李瑞鎮、趙震雄和劉海鎮同場,我已經覺得興奮,坐等評斷誰比誰有型誰又比誰搶戲。90%餐桌上談笑風生、言辭交鋒,再配上廉晶雅、金志秀當對手,感覺宛如觀賞一場有質感的舞台劇。對演技懷有高期望,所以不算太有驚喜卻也不感失落,不過看到李瑞鎮顛覆我對他的想象一派輕佻不靠譜的模樣,倒是有幾分耳目一新之感。

雖然除了加添些許枝節,韓國版和意大利版確實幾乎一模一樣。西班牙、法國、印度、墨西哥已重拍,德國、瑞典、土耳其和美國好萊塢都買下拍攝版權,求好劇本若渴的電影市場,各國電影人興高采烈齊齊複製,當然是看准題材的共通性,超越語言文化,以為以此可輕易虜獲普羅大眾的心。

人人患上科技焦慮症沒手機會死的今天,手機,或已成了忠實記錄人生的黑盒子。

所以,包裝成喜劇的《親密陌生人》根本就是恐怖片,電影里每當手機響起,我也跟著心驚膽戰。感同身受呀。手機公開,當然是我們最可怕的噩夢。 人,是經不起一丁點試煉的。

所以,我更喜歡另一個原版中文譯名:《完美的他人》。

一群表面風光的中產階級聚在一起把酒言歡,勾肩搭背,相親相愛,愈和諧愈可疑。

原版,據說靈感來自哥倫比亞小說家Gabriel Garcia Marquez的一句話:我們都有3種人生:公開的、私人的、秘密的。

我們公諸於世可以公開的,把私密選擇性與朋友親人分享,把秘密留給了自己。

袒露於人前的一切,當然都是竭力維持的完美。社會規範我們,必須合群,必面向光明,暗黑小心思藏起。

要活得輕鬆些,非得如此不可。

換個角度想,虛偽有時或許是出於善意或許因為還有情。

血淋淋的真相事實,你有勇氣面對嗎;赤裸裸的感受慾望,你願意承擔嗎。

就是因為相交多年從小玩到大,才想繼續和和氣氣。也或許仍有愛,儘管關係存在暗湧也想勉強下去。

假若不在意,連謊言也懶得編造,何須亮出一張美麗假面示人。

玩公開手機遊戲,當場公開接獲的來電、簡訊和電郵,人人心中有愧,卻沒有人敢先說不玩。明明打開潘多拉的盒子,誰都知道是愚蠢的。死撐,也是人性。人其實比自己以為的,愚蠢。

情節的各種反轉,未必猜不到,電影好看在我們知道卻未必想面對甚至時時佯裝視而不見的各種人性反應。

月食之日,人類真實,無所遁形。

人與人之間最理想的距離,並不是零距離。不要自以為瞭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無法對人言的故事。

電影里有一段,兩位主要人物互換電話,造成連串誤會。百口莫辯的一方劉海鎮最後感慨,自己這兩小時就像過著另一個人的人生,去承受朋友所承受的眼光,原來如此煎熬。

不是所有的答案,都是非黑即白的。

不是所有的真相,都是你想看見的。

人與人若想友誼萬歲愛情不變直到永遠,只能繼續無傷大雅風花雪月……

 

 

 

Published: 26/11/2018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