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La La Land》如果人生是歌舞片

文 | 杨丽玲


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City of stars

There so much that I cant see

Who knows,

Is th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wonderful and new?

Or one more dream,

That I cannot make true.

~City Of Stars

春夏秋冬。两个失意人,两个梦想,一段爱情。

为什么。梦想实现了,我却只感觉悲伤。如果人生是歌舞片,多好。唱唱歌跳跳舞拥抱亲吻圆满快乐直到永远。

但我们存在的毕竟是,现实。

我笑了然后哭了,尤其最后Ryan Gosling在人群中看见当时不同往日的Emma Stone,错愕了一秒,恍如隔世,默默走到钢琴边,弹起了那首歌,回到初心动一刻。随着曲子轻歌曼舞,愈是欢乐,愈教人心痛。

当然,歌舞总有结束时。相视微笑,也该是时候,挥别过去。

电影最后10分钟的震撼,来自美好幻想与残酷现实的反差,假如人生如戏,假如人生有take 2……

和我一起看电影的F久久不能释怀。歌舞片不该都是快乐的吗?宝莱坞唱完歌跳完舞结局一定是好的。是咯,因为大家活着的世界已经够悲惨。

男人尤其不能接受吧。男人骨子里其实都浪漫,认定了,便会天真地执著下去。女人不同,罗曼蒂克只是包装,可能是实际可能是自私,爱情里头一定包含需要的成分,不需要了,便可头也不回。

爱情说穿了,有时是为了成就自我。

声称热爱电影的女人,在片场咖啡馆当侍应生,每天置身梦工厂但与梦想咫尺天涯,不断地试镜,等待着自己被看见,梦想却总是被一个外卖三明治一通简讯中断践踏。

爱爵士成痴的Ryan Gosling与他热爱的爵士一样,不合时宜。他近乎偏执地,怀抱旧物品旧唱片似乎准备孤独至死,不准碰Hoagy Carmichael坐过的钢琴坐凳!曾经的爵士殿堂怎可以被桑巴亵渎?他心中梦想的模样,别人不会理解。No No No,绝。不。让。Jazz。死。亡。

别人会不会喜欢?Fuck it。管他去。他每次都这么说,铁了心与时代对抗。

你可以浪漫,但面对还不清的账单有时很难继续浪漫。都说爵士已死,不要笑,世人对爵士的认知可能真的如Stone那般定义在Kenny G。

这样一个人,也会走到妥协那一步。为了爱情。当然,可能爱情不过是借口。

没想到John Legend在电影里不只惊鸿一瞥,电影里一看到他,我忍不住笑,尤其听他带几分自嘲对Gosling说:“唔,我知道我的音乐和你的不太一样。”我想起每次去看Legend演唱会,都很坏地嘲笑有才华的他不知为何就是爱摆俗气的偶像式排场。

导演Chazelle也爱幽默讽刺娱乐圈的浮夸与可笑,Gosling为《MOJO》拍照,摄影师把镜头对准他嚷着:“诶,咬紧下唇,摆个忧郁款,墨镜放下来一点让我拍到你的眼睛,你是钢琴师吧,随便弹些什么啦……”情景对我来说如此熟悉,娱乐圈中人真的都是这副德性。

男人,硬着头皮投入自己眼中庸俗的音乐里,慢慢地或许动摇了,嘴上说改变是必然,所谓成长就是有一份稳定收入,默默地把梦想塞进看不见的角落。

爱情是累赘,爱情也是提醒。

她不了解他的梦想,却明白他的快乐;她累了投降了,他支持她鼓励她继续。爱情会让你直视自己的内心,互相提醒彼此曾经想做怎样的人,想过怎样的生活。

但当你跟梦想愈靠近,与爱情却可能渐行渐远。鱼与熊掌,只可得其一。

“我会永远爱你。”不是对爱情的承诺,是宣誓对梦想的忠诚。为了实现梦想,必将不惜一切代价,一切皆可牺牲,包括爱情。

爱情,是梦想的祭品。没有这样的觉悟,没资格谈梦想。

对对对,有梦的人都疯癫。A bit of madness is key,追梦要像是疯了一样,知其不可而为之。

Here’s to the ones

who dream

Foolish, as they may seem

Here’s to the hearts

that ache

Here’s to the mess

we make

She told me:

A bit of madness is key

to give us to color to see

Who knows where it will lead us?

~The Fools Who Dream

导演Damien Chazelle的残酷,看他的前作“Whiplash”已心里有数。

但这也是他致电影致歌舞片的浪漫情书。

好莱坞老板们老早已不拍这类电影了,超能英雄刺激感官的飞天遁地打不死赚不完无论何时都比唱歌跳舞来得有贩卖价值。

和Gosling喜欢的爵士一样,歌舞片也属于过去。

21世纪毕竟是个更为冷酷的时代。

现实无情,唯歌舞有情。

开场,大家在公路上困在车阵当中动弹不得,汽笛声、手机铃声、电台音乐转化成美妙乐章,与其焦躁愤怒,不如唱唱跳跳,人活着无从选择地受困于现实,偶尔还是可以靠着幻想支撑下去的。

现实与幻想,凡人都是这样,在当中拼命挣扎拉锯活过来的。真真假假,骗得了自己就可以了。

我庆幸自己特意选择了在保留古老旧剧院氛围的Capitol看戏,

旧电影院放映的《Rebel Without A Cause》,投影机的光映照在她脸上,美极了。电影看一半机器太热而搞得菲林燃烧,哈,我多希望现在还能有一次这样的体验。

繁华夜景当布景,街灯下跳一支踢踏舞。Griffith Observatory天文台,踩着星星飘浮半空跳舞,爱情的力量伟大得足以战胜地心引力。

魔幻的,是电影这门艺术。

“Why do you say ‘romantic’ like it’s a dirty word?”这是导演借Gosling说的吗。这个时代还容不容得下两小时的浪漫?

说不出,用唱的,尽情展现激烈的情感,流露真情像呼吸一样自然。

Ryan Gosling和Emma  Stone,终于没有辜负他俩之间的火花。明星是天生的,说的是这两人,不是非常美丽,不是格外英俊,自有种easy charm,可以很自然effortless地传递任何情感,无伦是他的傲慢与脆弱,抑或是她的敏感与不安。

电影这东西好像已经无聊好一阵子了。终于,《La La Land》让我又一次,记起了电影如何曾经让我心动。

致所有还相信梦想还在感觉电影的傻瓜。你不是孤独的。

 

 

PS  这是,我最喜欢的两首歌。有些哀伤有点忧郁,晚上开一盏小灯,喝杯红酒,边听边看,应该很有feel。

 

 

 

Published:12/12/2016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