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Ready Player One》算了吧。我们的过去与未来

文 | 卓宜丰

未来有什么好期待,看一看 《Ready Player One》就能略知一二。当Van Halen的《Jump》响起,为2045年哥伦布市高高叠起的拖车区,披上old school 的斑驳色泽,你大概心里有数。

那,或许,不是逃避,而是出口。没有人再想解决任何问题。你不可能全身而退,只有置身电玩世界。

由James Halliday创始的世界 Oasis,人们非得为之疯狂不可。你以全新身份,构建起个人生活秩序。Losers,我们都是,同时,亦不是。
所以,Parzival在赛车竞赛中出奇制胜,听取Halliday的存档语录:Why can’t we go backwards for once? 有时候你必须先后退才得以再前进,往后猛踩油门吧。他赢得第一把开启宝藏,寻找彩蛋的钥匙,成为电玩世界排行榜的第一人。回到现实,他是孤寂的Wade Watts,一个寄居阿姨家,被她粗暴烂男友欺侮的逊咖。

过去是难以被割舍的,即便浩劫改变世界的面向。那当然夹杂着票房考量。但我愿意相信,或许还有更多凭据。无论是Blondie的《One way or another》,Parzival 驾驭着的 DeLorean赛车,或是片段搬演Stanley Kubrick改编Stephen King 的电影《The Shining》,你也只能怀抱着Nostalgia,而无从抗拒。

次文化的反击精彩处处。那我们以为是一次性的有限期廉价娱乐,不经意地回来haunt us。始终是我们放不下。

Parzival有他的自傲孤高,不与人结盟组党,想凭一己之力完成Halliday临终前设定下的任务。获得彩蛋的人将成为Oasis的持有者,继承大笔资产。如此也能改变Wade的命运。必须承载着想像,才能继续活在卑微的渺小当中。

战场无法受限于电玩,一直延续至现实世界,双线进行。大企业企图操控战局,严阵以待,有电玩家、智囊团、保安组、商务部……对垒如孤狼般行动的个人。

庆祝独断独行吧。人的自由意志在大企业小世界中一点一滴消逝,连小说家Ernest Cline、大导演Steven Spielberg也难以无视乎。

然而一己之单薄也是事实,唯有在机缘下组成乌合之众与企业集团猛兽抗衡。大反派Nolan Sorrento曾是Halliday公司的职员,专门倒茶递水,对创建电玩毫无建树,仅会提议如何为Oasis设置分阶级的会员制,完全是平民痛恨的丑恶嘴脸。

电玩迷不可不朝圣。Warren Robinett 创作的Adventure在电影中是关键。全世界第一个电玩彩蛋原来如此,非关胜负,深具启发性。

Mark Rylance 面无表情诠释 James Halliday是电影中最具灵魂的角色。与世界格格不入,对之感到畏惧,甚至怀抱着这种情感离开人世,在有生之年,他创造Oasis,一个让自己舒适自如的世界。

人生的遗憾在最后时刻重新被提及。在电玩世界中, Parzival终须与Halliday真实身份相遇。回到Halliday儿时的睡房中,儿时版本面对电视玩电玩,而成人版本在与Parzival对话。

当年他爱着的女人,他始终没有给她一个亲吻。当年也是他把唯一的伙伴逼走。

无论现实有多恐怖多艰难,但它还是我们唯一可好好吃一餐的地方。

最后,那么轻易,毫无悬念的感悟完全无法满足作为观众的我。唯有现实是真实的。那样的告白,我无法信服。

而原本自由驰骋的Parzival/ Wade Watts 是否能保持自我唯有成问号。电影的反高潮当然是可以预见的。人类无法与希望隔绝。司匹堡怎会不深谙此道理。正因如此,才让我更意识到,我们离绝望,或许比想象中近。

意味深长的是,最后Parzival对Halliday的身份感到疑惑,问道:你不是分身吧?你还活着?

What Are You?

Halliday似笑非笑,与儿时的自己消失在房门后。

无论如何,他终于完结般地离开。一种开放式有点ZEN的完结。

 

 

 

Published on 8/4/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