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Play

阿姆斯特丹建築櫥窗II

文 | 阿龙

非常突兀。

路過許多歐洲國家的民宅,不管是城市還是城鎮,像荷蘭人那般處理民宅窗戶的方式還真的是前所未見。

白晝時分,在阿姆斯特丹老城內途經許多由老貨艙改裝而成的民宅,特大號的窗戶毫無遮掩的意圖,讓室內風光一覽無遺。

一般人為了享用戶外光線又同時顧及室內隱私,多半會在窗戶上掛上一塊薄紗布。到了晚上,就把窗簾落下,保全隱私。

可是,荷蘭人竟是毫不遮掩。

就算是新興住宅區,也同樣安裝特大號窗戶,也同樣不採用薄紗。起初,以為是為了貼近自然光線而僅限於白晝的行為到了夜幕降臨後,只見阿姆斯特丹的住戶依然故我,沒有落下薄紗或窗簾。屋外的黑暗把室內的燈火反襯得更通明,把屋內一切的輪廓勾勒得一清二楚。

如同櫥窗展示。驚呆了。

聯想起阿姆斯特丹紅燈區里的展示櫥窗。性工作者把自己擺放在街市的櫥窗里,任由路人瀏覽並挑選。黑夜白晝如此。公然地。因為荷蘭人視性交易為合法的專業。

更甚的是,紅燈區的櫥窗不偏不倚,就設在教堂對面。兩個世界隔著一條行人道對望。通往的卻是同一個天堂。

對於屋內的隱私可以如此透明化,隱私彷彿不存在; 極欲掩飾的行為在荷蘭的範圍里,也同樣能讓人透視,無需薄紗。

荷蘭人對於隱私有別於一般歐洲人的詮釋,也或許能以此解釋他們對傳統敏感課題百無禁忌的緣故。

公開,不遮掩。

對色情刊物和色情用品商店如此,對售賣軟性毒品的咖啡店如此,對安樂死也並不避忌。對於人性的弱點,可以坦然地正視。

如果循著這樣的思維去推敲,應該沒有什麼課題會讓荷蘭人避忌的了。然而,根據一名荷蘭籍文化顧問布羅克爾(Eleonore Breukel)的觀察,荷蘭人避忌的是任何能夠反映貧富懸殊的課題。換句話說,荷蘭人不會談論物質,諸如自己的房子或車子。

 

的確。阿姆斯特丹作為荷蘭最昂貴的住宅區,卻甚少看見路人炫名牌包、炫豪華車的舉止。

坦白說,阿姆斯特透明的窗戶讓我措手不及。甚至曾讓我陷入尷尬中。

由於荷蘭人對於室內持透明態度,我也樂得以窗戶作為旅遊景點,借此瞭解毫不做作的「風土民情」。

一回,就在光明正大地窺探他人的住所時,撞見有住戶正在房子內。自然反射的緣故,所以視線急忙閃躲,試圖掩蓋自己無禮的窺探行為。所幸住戶投入在書海中,並沒有覺察。

可是,窺探別人的住所,在自己的文化詮釋里,終究是無禮的行為。毫無疑問。因此,自己是多少有點心虛地邊窺邊探。

另一方面,卻也從中發現荷蘭人愛閱讀的現象。每個客廳都有一個堆滿書本的書架。

而且,週末午後時分,竟然有人會留在家裡——閱讀。

愛閱讀的民族,再膚淺也有限吧。

 

 

Published: 22/08/2018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