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Brad’s Status》築滿你我傲慢與痛苦的所在

文 | 卓宜豐

這絕對稱不上什麼愉快的觀影經驗。Brad的腦袋瓜實在不太對勁,思想與行為很難不令人感到厭惡。卻也難免不偷偷對他產生同情。或許,在他身上,我們都能看到自己吧。這當然是對於活到頹廢中年的人而言。那些芳華正茂的死仔是不可能了解滴。

聽著Dvořák的《Humoresque No. 7, Op. 101》,他激動得緊握17歲兒子的手。心裡獨白是:Music is beautiful. The girls are beautiful. Just like the world is beautiful but you can’t possess it.

他流下眼淚,對自己坦承:I still dead love the world。
真的噢,那是好複雜的東西。他的痛苦,他的愛戀。我應該也是明白的。
但,幹嘛?一定要佔有世界。
那微不足道的一席之地,真的,能被誰真正擁有?

在這裡要得罪全天下的女人咯。
這個男人在嫉妒心方面或許猶勝女人。極其恐怖。看見老同學出現在電視節目上,成為政治專家大談政見⋯⋯在雜誌上瞥見同志友人的幸福美滿⋯⋯某某某有一架私人專機⋯⋯唯搞得自己心中萬般不是滋味。

而Brad僅是非牟利小機構的創辦人。
好渺小噢。
從此認定大家都是Sell Out,才變為成功人士的。

Brad是Walter Mitty的現實版。是導演Mike White 與Ben Stiller 在開玩笑嗎?
High過以後,終究會降落?苦悶的時候,他就靈魂出竅。
這次可不是什麼世界最險峻角落的冒險。而是時而Slow-Mo於他無關,老友完美生活的剪輯。他只能一一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海岸邊的別墅,跑出兩個性感夏威夷美女,兩鬢斑白的中年男左擁右抱,過著衝浪——做愛——衝浪,不斷Repeat的日子。

噢Brad,你嚮往的就是這個嗎?

伴同兒子到波斯頓物色理想大學,似走一段回憶當年的旅程。
他的夢想也是在這個地方出發的。一番輾轉,某一天恍然,才意識到與世界的關係經已改變。

世界把我拋棄了嗎?

Brad 至今最得意的傑作,或許,正是長得這麼大的優秀青年。他會虛榮地對陌生人炫耀兒子的好,其實旅程之前,對兒子的表現幾乎一無所知。
有機會考進哈佛大學噢。
哇!
他又幻想著⋯⋯或許以後會是這等、那等⋯⋯光景。
人啊,是自尋煩惱的動物。我們的自鳴得意、黯然銷魂全構建在複雜的腦袋裡。一再解構與重建。
所幸,兒子並不嫌棄父親。雖然也還會對他說:Dad,can you not be weird?
父子之間,在人前的爭執,其實是無所謂的。反正沒人會在乎。現世代大家只關注自己吧。

失敗也可以全賴在另一半身上。人家的老婆是相互競爭的對手,不斷推動丈夫前進。我的,太善良知足了。
這樣也是可以的。

倘若遇見二十歲的自己,你會給他什麼忠告?
躊躇滿志的女大學生懷抱著「改變世界」的遠大理想,Brad能以過來人的身分提點一些什麼呢?

Be True to Himself。
或許,他至少做到這一點吧。「Status」在電影中應該有雙層意義:一、社會地位,二、現有狀況。無論是哪層,對於Brad,實在都說不出什麼噁心的、激勵人心的話語。

唯有告訴她:不想淪落至此,去賺很多很多錢吧。女大學生只能認定,那是屬於Brad的First Class Problems。
我們是無法與任何地方的難民相提並論的。那些人不存在我們的圈子裡。已經沒有更糟糕的,身在非牟利社會圈打滾,為弱勢發聲,竟說出這類話語。或者,沒有比這個更清醒的,在這個地方才會看得如此透徹。兩者之一。
一點也不值得同情噢。年輕妹妹這麼認為。

 

什麼也沒有發生的電影。Brad的自言自語、反反覆覆、跌撞與輾轉。什麼也沒有發生的人生。
望向人生剛要啟航的兒子,Brad應該感受到欣慰與無奈,甚至還夾雜著惱人的嫉妒。
Come to terms with yourself 吧,Brad。

Why do you have to be so bitter?
倘若有幸在街上遇見Brad的話,你能否幫我贈他一句?
或許,中年的我們,會在鏡中相遇也說不定。

 

 

 

Published on 13/11/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