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Lens观点 Reviews

《Creed II》老英雄与继承者们

文 | 卓宜丰

冷冽晨光在幽暗房内流淌,浮现一张似曾相识略带悲凉的旧脸孔。不复当年辉煌,你没法不感受时过境迁的尴尬。

话说冷战时期美国与苏联之争,由政治、军事、科学、体育至电影无一幸免。象征自由意志奋力崛起的石敢当,面对严峻体制创建的强悍巨人,那个年代寄予的正邪对立,于今天完全派不上用场。宿敌沦为乌克兰的低层百姓,下代人成长为更强大的拳手却仅能在地方擂台如困兽肉搏。不仅关乎个人荣辱,也紧系一个共同体的崩析瓦解。但如今,谁管?

是不合时宜的,英雄们都老了。
即便皮松肉垮,时不予我,也要硬撑到最后。戏里戏外石敢当or史泰龙皆贯彻始终。
为何而战?世世代代不乏热血沸腾的继承者们,所以,故事依然要继续。

踏上擂台只需三步,那之后就必须面对自己最孤独的战役。然而一切都在意料当中。You asked for it。观影心态大概如此。正如踏上擂台,走入影院也是自找的。130分钟的往事重提,显然过度奢侈。对石敢当,或许正如他所言:那是一百万年前的事。于受着日子磨难,还在恨得牙痒痒的老卓格却仿如昨日。环顾四周,老卓格略带黑色幽默的劈头一问:嗯,没挂我的照片。但气氛却凝重得我只敢暗笑。

以那么old school 的形式缅怀过往,我们总不能败兴而归,there must be a lesson or two。就算是最浅显的。

由希腊神话、古典莎剧至恩怨江湖,一直亘古不变的主题——为父报仇,也终将在竞技场上苍白上演。阿波罗阵亡于擂台,造就了石敢当于敌人阵营的凯旋,竟也能在30年后为小儿Creed引路。悬在某处的什么总会回来haunt us。那是一场不该应允的战役,连石敢当也那么认为。

他没有什么可输的,而你所拥有的就此孤注一掷。
NO。
然而,Creed 若不一意孤行,成就不了这部戏。
拳王必须毫无招架之力,被痛殴、被击溃,身心俱裂。
首仗若不遭重挫,何有绝地再爬起?
那大概是最不人生的部分,却最激励人心。

Creed妈竟成电影的意外亮点。对于Creed的决定,那一句严厉回应:别把它说成那是因为我的缘故。是啊。是大人。陷入战败低潮,旁人能怎样?她给媳妇的忠告只能是:他必须由内心彻底痊愈,你能做的只有陪在他身边。

真正孤独的战役莫过于此。由自己的内心彻底痊愈。

以强大身躯、原始能量一一击倒敌手的卓格,严格说来,尚未臻有血有肉。但赋予历史伤痕,生活磨难,一路撑过来,内心企望的似乎只是一丁点母性温暖。严父以仇恨鞭策,最后他想当然沦为略带悲剧性的人物。

大概一直是对高科技体育训练有异议的分子,or 为制造感官与戏剧效果,石敢当/史泰龙的反击永远回归原始爆发的能量锻炼。带着Creed来到荒漠,与隐藏其中的强人一起奋力向前,终可成大器?带有近似向武林隐士取经的况味。

说这么多,电影到底怎样?非得直白地问这个,It’s for the old timers。倘若对看似毫无理性的搏斗兴致缺缺,这部电影,不是你的。于还在困顿为何而战的众生们,那是超越影像or语言的什么,非常抱歉,也没有答案。

 

 

Published on 7/12/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